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惊天大阴谋,门阀的大计

第一百七十七章 惊天大阴谋,门阀的大计

    想要削弱门阀世家的力量没错,但是那几十万征夫何辜?

    不都一样是大隋子民,汉家的力量。

    关外突厥、韦室、契丹虎视眈眈,这般消弱门阀世家力量方法是小道,增强自己的力量才是大道!

    只要朝廷强盛起来,各大门阀世家自然也就消停了。若是一味地窝里斗,想着各种办法不断去削弱门阀、世家力量,朝廷的力量在压制不断损耗,一旦外族入关,到时候下场比家族作乱还要惨。

    说来说去,还不都是百姓受苦!天下兴亡之事,与百姓的关系真不大,百姓只是负责纳税,求一口饭吃,得一个安宁罢了。

    杨素看了皇莆议一眼,转身拂袖走出大殿。

    皇莆议这般做法深得圣心,当今天子明显在偏帮,他又能有什么办法?

    驿站

    张百仁听着骁龙的禀告,眼点点冷光流转:“当今天子未免太过于心胸狭隘。”

    如今天色渐暗,早朝之事到了傍晚才传入西苑。

    “行了,此事本官心有谱了,大家各自安歇吧”张百仁站起身走上楼阁,风雨雷电四人正在跟先生识断字。

    走入自家屋子,凭栏而立,张百仁轻轻一叹,瞧着逐渐阴沉的暮色,月亮慢慢升起,无数的乞丐、流民仿佛是猪一般挤在墙角取暖。

    张百仁感觉自己此刻陷入了万丈红尘这张大网之,周边俱都是一层层的束缚,不断将自己捆束住,就像是落入了蜘蛛网的猎物,等着蜘蛛将自己杀死、吃掉。

    陷仙剑意在缓缓增长,陷的意境确实是很难体悟,不陷入某一种境界,是绝对难以体悟那种无助。

    “铛!”

    “铛!”

    “铛!”

    时间在缓缓流逝,只听得一连串叮叮当当作响,一阵兵器撞击声将张百仁惊醒,嘈杂的喊叫传遍整个街巷。

    不知不觉已经是深夜,瞧着黑暗的火把,一群士兵惊醒了沉睡的夜,惊动了无数沉睡的流民。

    瞧着下方吵吵闹闹的士兵,骁龙走出驿站左右打量,然后关上门继续睡觉。

    就在这时,一股血腥味顺着空气在张百仁鼻尖萦绕,张百仁瞳孔一缩,掌不动声色缓缓抚摸住了腰间的剑柄,声音温润:“阁下不请自来,外面士兵追寻的人是你吧。”

    张百仁没有转过身,一双眼睛看着下面不断巡视的火把。

    “好小子,你是怎么发现我的!”一道气十足的声音极力压抑着嗓子,声音充斥一股河南味道。

    “这么大的血腥,我若闻不到,肯定是鼻子坏了,恰恰我鼻子好得很”张百仁缓缓转过身,却见自己身后步之外站着一个身穿粗布麻衣面容粗糙的大汉,胸口处血渍流淌。

    显然这大汉之前想要来到张百仁身后将其打晕,但不曾想居然被张百仁给识破了踪迹,干脆住看着张百仁,瞧着那张稚嫩的脸蛋,大汉面色凶狠:“我若是你,就乖乖的关上窗子,然后老老实实坐在床上,等我走了之后在开口。”

    “看阁下面相,带着一股子豪迈劲,显然不是犯奸做科之辈,他们为何缉捕你?”张百仁松开剑柄,走到床头坐下,有困仙绳护体,这大汉休想要了自己的命。

    “哼,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你一个小孩子知道什么叫做善恶”大汉不耐烦道。

    “我那个背篓有止血药物”张百仁指了指自家的背篓。

    大汉闻言走过去,翻开背篓一阵打量,露出好奇之色:“你小子居然是道士?家当到齐全,不过年纪太小。”

    大汉翻出金疮药,扯开胸口衣衫,露出狰狞的疤痕,差点开膛破肚,要了性命。

    “阁下在易骨境界上火候可不浅”张百仁看着大汉不断紧缩的伤口。

    壮汉摇摇头:“武道只是自保罢了,又有什么用。”

    “听阁下口音是河南人”张百仁转移话题。

    “你小子倒有些见识,小小年纪实在难得”壮汉赞了一声。

    “不知外面的人为何追捕你,你要是不介意就和我说说,省得你万一死了,这秘密就陪着你埋葬了,你岂不是死不瞑目”张百仁似笑非笑。

    大汉一愣,一双眼睛左右打量,过了一会才看着张百仁:“你不怕我?”

    “为何要怕你?”张百仁嗤笑一声:“长夜漫漫,总不能就这么干坐着,说说你的事情,咱们也有点意思。”

    “老子是上京告御状的,谁知道御状没告成,居然差点陷进去!这洛阳城狼虫虎豹蛇鼠一窝,官官相护都没有什么好鸟,地方权贵互相勾结,端的可恨!可恨!”壮汉咬牙切齿。

    张百仁露出好奇之色:“为何告御状?”

    壮汉看着张百仁,面带恐吓之色:“小子,知道老子的消息,可要掉脑袋的!说不得被人杀了灭口。”

    “你看我像是怕麻烦的人吗?”张百仁不屑一笑。

    壮汉闻言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目光忽然认真起来:“这里是官家驿站,你小小年纪住在这里,显然身后是有些背景的……”

    沉默了一会,壮汉擦好了金疮药:“也罢,我就和你说说,明日我若是横尸街头,这个阴谋也不会彻底被埋葬,我只怕将你置于险境!牵连到家族老。”

    “忒的啰嗦,这世上叫我害怕的人还没诞生呢,便是当今天子也不行!”张百仁呵斥了一声:“你这汉子太磨叽,瞧你是个爽利的人,说起话来怎么吞吞吐吐。”

    “好,你既然想听,那我就告诉你,只是你还需守口如瓶”汉子低声道。

    “你且说吧!”张百仁抱着臂。

    汉子压低嗓子道:“之前老子在北方做生意,无意撞破了门阀的阴谋,去年北地大旱,其实是琅琊王家为主牵扯了李阀等各大门阀故意为之。”

    “什么!”张百仁一愣,满面愕然。

    “不错,去年北地大旱,乃是门阀故意为之!各大门阀派遣阳神真人,勾结各地道观故意做法叫北方干旱,颗粒无收!”壮汉咬牙切齿。

    “胡说八道!北地干旱,对门阀世家有什么好处”张百仁嗤之以鼻。

    “哼,你听我说完,你便知道好处在哪里了!”壮汉眼冷光闪烁:“不单单是北地,如今南方有水妖作乱,肆意摧毁农田,都是门阀世家暗出。”

    张百仁把玩着真水钵,细细的听着,这绝对是惊天大秘密,怪不得这厮会被人追杀。

    “你如何知道的?这些门阀、道观目的何在?”张百仁道。

    “我随着老爷去北地经商,借宿道观之时,说来也是我不老实,无意乱串,撞破了阴谋!河南、淮北各大门阀世家不想消弱自家的实力,不愿自家势力范围内的民众被朝廷征调,于是便做法北方,致使流民南下来到洛阳,这些家族不断暗散播消息说洛阳可以吃饱饭,有皇仓开放粮食,于是那些北地难民就来了,然后被当今尚书右丞皇莆议抓住去凑人数,抓壮丁开运河。甚至于那门阀世家想要将北地几十万流民埋葬于运河之,坏了大隋的气数,使得大隋运河化为霉运之河!”壮汉拳头紧握,呲目欲裂:“可惜我主家商队百多口人,都被抽魂炼魄了,要不是我还有点本事,只怕也栽了。”

    张百仁闻言汗毛颤栗,悚然一惊猛站起身:“此言当真?这些门阀世家好大的胆子!如此做也不怕遭天谴吗?”

    “哼,天谴?别开玩笑了”壮汉冷冷一笑。

    “这些混账,视人命如蝼蚁,简直该千刀万剐”张百仁恶狠狠道。

    ps:和大家说一句抱歉,昨天的章节如果看不懂很正常,刷新一下就好了……超尴尬!

    还有,谢谢大家的打赏支持,大家别打赏了,订阅就行了了,九命已经很满足了,这真不是客套……毕竟这世道赚钱真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