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一百九十章 运河图纸

第一百九十章 运河图纸

    “督尉莫要强词夺理,水妖确实是天牢诏狱之中的重犯,不知为何居然逃了出来,还请督尉网开一面,叫我等带着这水妖前往天牢问罪”领头的神将不卑不吭,态度到也还可以,张百仁见此反而不好意思为难人家了。

    从兜囊中掏出缩成一团的水母,张百仁看着神将:“瞧,如今水妖已经被本官束缚,与其到天牢中浪费粮食,还不如跟在本官身边赎罪!”

    张百仁如何肯将水母交出去,须知最弱的大妖都相当于易骨大成武者,甚至于有的大妖比之见神不坏强者也不弱分毫。

    这可是一个强有力的助手,张百仁除非脑袋坏了才会交给天宫。

    见此几位神将面色犹豫,一时间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大人!”神将苦笑。

    “本督尉的话你没听懂吗?到了本督尉手里的东西,岂能在交出去!你们回去吧,免得本官与你等翻脸,到时候大家都难做”张百仁嗤笑了一声,将水妖收起来。

    几位神将你看我我看你,张百仁冷然一笑:“天宫牢狱是何等重地,居然有水妖逃出来,尔等叫本督尉说你们什么好!定然是尔等玩忽职守,方才给了水妖可乘之机。”

    说完后张百仁看向老乌龟:“大总管,本督尉是为你洛水出力,此事你和这几位神将交代一番,莫要来打扰我,小心休怪本官翻脸不认人。”

    说完后张百仁转身离去,只留下神将哭丧着脸站在那里。要不是上次张百仁打出了威名,神将怎么会这么好说话,只怕早就一言不合动手开抢了。

    看着张百仁走远,神将目光看向老乌龟:“大总管……。”

    “别和我说,我洛水损失惨重,原来都是你等惹的祸,等到水神回来,必然到天宫要个交代,你们自己看着办吧”说完后老**也不回转身离去。

    瞧着老龟走远,众位神将你看我我看你,无奈之下只能返回天宫请罪。

    洛水水神他们得罪不起,张百仁更是得罪不起!

    他们到有办法将张百仁拿下,人海战术成群的堆上来,不到见神不坏管教你死翘翘。

    问题是,张百仁一旦死了,或者受到重创,若是引起鱼俱罗与天宫更大的冲突怎么办?到时候岂不要自己兄弟赔罪偿命?

    思来想去,水妖如今已经被张百仁降服,不会成造成太大危害,天帝想来也不会太过于苛责,自己还是去天宫请罪好划算。

    既然两面都惹不起,干脆老老实实装缩头乌龟吧。

    “道兄,且看本尊这次为你准备的大餐,你可还满意?”李昞站在远处山头,身边站着一位乌衣道人。

    “满意!满意!诸子百家的灵魂可都是精粹,再加上那些虾兵蟹将,老夫这些小宝贝可以美美的吃上一顿了”老道士眼圈乌黑,面孔发紫,似乎隐约中有一股脓血在流动。

    “道士替本尊办事,好处自然少不得你的!一个月的时间,你只要拖延一个月的时间。运河误工一个月,到时候彗星偏移,天数变迁,运河也被霉运一冲,管叫它大隋买下灭族之根”李昞冷冷一笑。

    “本来想着叫这几十万役夫枉死,助道兄一臂之力,谁知军机秘府的人居然横插一缸子,如今汝南、琅琊之地已经被朝廷盯上了,王家也不敢出头,都是一群缩头乌龟,总想着关键时刻摘桃子!”李昞冷冷一笑:“接下来的事情有劳道兄了。”

    “无妨!兄长尽管放心,定然叫那小儿命丧于此”道人嘎嘎一笑,黑兮兮的爪子摸着胡须,恐怖无比。

    “大人,骁龙求见!”门外大帐忽然传来骁虎的声音。

    “骁龙,他怎么来了?”张百仁一愣,骁虎不是替自己在洛阳镇守老宅吗?

    “快叫他进来,想必洛阳有什么大事发生”张百仁敲了敲案几,将手中的水母收起来。

    水母肉呼呼,凉汪汪的,玩起来颇为有肉感。

    “大人!”骁虎走进来,背着一个大盒子,对坐在上首的张百仁抱拳一礼。

    “免礼,坐下说话,你怎么来此?”张百仁好奇道。

    “大人请看,这是娘娘托我带给大人的”骁虎将身后一米长的盒子放下。

    “这是什么东西?”张百仁愕然。

    洛阳城

    永安宫

    “娘娘,钦天监的大人求见”小太监恭敬道。

    “叫他进来吧”萧皇后坐在那里,容颜端庄:“钦天监素来不出观天台重地,如今突然造访,想来是有重要的事情。”

    话语落下,不多时就听一阵急促脚步声传来,只见一位仪容端庄的中年男子快步走入,此男子眼圈发黑,面色发白,气血亏损的厉害,显然是身子骨虚弱的很。

    “娘娘,不好了!”中年男子递上一张图纸,上面点点星图缭绕,不断勾连。

    萧皇后不懂紫微斗数,自然看不懂星图:“什么事情,如此惊慌!”

    “娘娘,运河要出大问题了!”男子似乎也意识到萧皇后不懂这些事情,苦笑着道:“简答来说,就是运河大凶!”

    “这不可能!”萧皇后闻言断然否决:“运河开凿汇聚了我大隋所有天数高人,无数**师亲自测卜良辰吉日。开河的龙脉、运道俱都是无数大师精心推算而出的结果,恰好可以将我大隋国运勾连成铁板一块,循环往复不休,与天地同存,乃是万世之基石,怎么会出现差错。”

    “娘娘,大师们推算确实是没错,但若有人欲要故意改换龙脉,破坏气运,更改河道呢?”钦天监男子苦笑着道。

    “什么!”萧皇后凤目圆瞪:“找死!莫非在找死不成!何人胆敢动我大隋命脉!”

    “娘娘,下官说句不好听的,没有人希望看到铁打的王朝。一直以来都是铁打世家流水的王朝,大隋想要万世不倒,可惜有的人不同意啊!当年大秦不也是突然间衰落下去了吗?世家的力量娘娘可千万不要小瞧”钦天监的男子苦笑。

    萧皇后闻言沉默,过了一会才道:“这次事情很严重?”

    “前所未有的严重,若不是洛水有水妖作乱,臣暗中测算了一卦,未必能发现天机中的破绽,有人在暗中出手蒙蔽天机啊!”

    “该死的!立即飞书此事传往江都!”萧皇后咬牙切齿。

    “是”钦天监大臣领命而去。

    萧皇后端坐在座椅许久,过了一会才道:“叫骁虎进来见我。”

    “啪”

    张百仁打开盒子,看着盒子里一卷粗厚的卷轴,眼中闪过一抹愕然:“这是什么东西?”

    “大人小心,这可是运河图纸原版!”骁虎瞧着大帐,然后压低嗓子道。

    “什么?”张百仁一愣,一双眼睛怔怔的看着骁虎:“真的假的!”

    “真的!真得不能在真了!”骁虎抹着鼻子。

    “娘娘将运河图纸带出皇宫交到我手中,是什么意思?”张百仁苦笑:“运河图纸何等重要,此物只能束之高阁,放在我身边,怕是觉都睡不安稳!吃喝拉撒睡都要惦记着,生怕被人盗走,坏了朝廷气数。”

    “娘娘将图纸交给我,想来是有吩咐”张百仁盖上盒盖,不敢再看。

    “钦天监夜观天象,发现有人要对运河动手,于是便将运河图纸拿了过来,叫大人好生观摩,莫要给宵小之辈可乘之机”骁虎压低嗓子道。

    张百仁心中一惊,随即暗自思量:“怪哉!对运河动手,难道上次图纸失窃的后遗症发作了?”

    pa:欢迎大家关注本书微信公众账号“第九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