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一百九十四章 望气术

第一百九十四章 望气术

    大隋毕竟是官方,号召力、响应力度、守信力度不是门阀世家可比的,如果说有人要选择一方投靠的话,官方一定是首选。

    过去了七八日,陆陆续续来了三四十位道家、儒家、兵家之人,再算上上次洛水大战并未离去之人,加起来也有七八十位了。

    宽大的大帐,大帐是特制的,莫说七八十人,便是百人也装得开。

    “各位都是洛阳周边附近的有道高真,或道门、或上古传承,都有真本事”张百仁端坐在主位,虽然年幼,但配合着一袭紫色的衣衫,颇显得华贵。

    紫色的衣衫用的是上好布料,雕刻着狮子、老虎、云纹,飞禽走兽,颇为华贵。

    “如今有要人作乱大隋,阻挡我大隋开运河,各位来到这里几日,夜晚景象想来也亲眼看到,如今运河人心惶惶,役夫便算是被打死,也绝不敢在开垦一块土地,长久下去人心涣散,只怕大事不妙啊!”顿了顿,张百仁一双眼睛中精光闪烁,扫过了整个大帐:“不知众位有何可以教我?”

    “督尉,贫道昨夜见到百鬼夜嚎,趁机作乱,将大营化作了人间鬼蜮,心中忽然起了一个念头”有一位五六十岁,满脸褶子的道人抚摸着整齐的胡须:“这非是寻常术法,到有几分像传说中的百鬼夜行大阵。”

    此道人虽然修为不够,但见识却不凡。

    “大师既然知道百鬼夜行大阵,不知可有对策?”张百仁眼睛一亮。

    “大人,百鬼夜行大阵一旦布下,便无可破解。唯一破阵的办法便是斩杀了施法之人,收了对方的阵图!”道人面色沉重:“此事怕是难了!”

    “找人?”张百仁眉头皱起,若能找到人张百仁早就将对方给杀了,岂还用在召集众人?

    “众位大师,可有办法找到施展术法之人?”张百仁瞧着众人。

    这就是道士的难缠之处,隔着很远的地方施法,你如何与对方争斗?

    莫说是张百仁,鱼俱罗在这里也只能干瞪眼!

    “墨家机关擅长气机追踪,不置可否顺着百鬼来的路径,归去的方向追踪而至”张百仁看向了澹台英。

    澹台英摇摇头:“怕是不行,机关术没有百鬼跑得快。”

    “各位大师可有精通雷法之人?”张百仁再次开口。

    雷法为众神通、术法之首,能掌握雷法者莫不是万中无一的天骄人物,修炼界浩瀚,道士不知凡几,但懂得雷法的却寥寥无闻。

    众人齐齐低下头,忽然一个身穿胡求的汉子道:“大人,小的练就了望气术,方圆几十里内气数尽数能收之于眼底,不知可否试一试?”

    望气术?

    望气术与法眼绝对不是一个概念,法眼法查大千破伪存真,望气术能观天下时运,众生气数。知顺逆,明晓阴阳数理。

    望气术为上古异术,早就失传了,不曾想此人居然会望气术。

    场中众人纷纷侧目,张百仁嘴角微微翘起:“还请大师上前说话。”

    道人闻言走上前,说是道人也不正确,反而不如说成异人的好。

    汉子三十多岁,满面络腮胡子,一双眼睛中饱经沧桑。

    身上的道袍洗了不知道多少次,已经开始掉浆了,脚下布鞋露出脚趾,混的也够惨的了。

    “道人看我气运如何?”张百仁看着眼前的大汉。

    大汉闻言眼睛居然变成了纯白色,似乎眼白慢慢的吞噬了黑色的瞳孔,只看一眼就见大汉泪流满面,许久睁不开眼,仿佛碰到了什么伤心事一般。

    “为何流泪?”张百仁愕然。

    “大人之气犹若九天浩日,常人被太阳晃了眼睛也是泪流满面,为太阳灼伤!大人之气犹若九天浩日,贵不可言!”道人心中震惊至极,自己观看大隋国运都不曾发生这种事,此时看着眼前这小小督尉居然会被晃了眼睛,简直有些令人不敢置信。

    “来人,将本官精心配制的药膏拿来,给这位大师涂抹上”张百仁打量着道人:“大师望气术果真非同寻常,若能真个找到妖道所在,我大隋军机秘府必然有道长一席之地。”

    “多谢大人厚爱!多谢大人!”道人顾不得刺痛的眼睛,连连鞠躬道谢。

    道人不过是半路出家,得到一本道书之后胡乱练习,不曾想居然真的被其炼出了一些门道。

    只可惜这异术太过于鸡肋,杀不得妖魔,护持不得性命,唯一能做的便是知天下兴衰,趋福避祸,所以道人屡次投靠各大世家却被人给赶了出来。

    毕竟望气术无凭无据,谁会相信你满口胡诌?

    道人打开双眼查看自己之时,张百仁心有感应,神胎震动,晓得道人异术确实是不凡,有真本事。

    之所以流泪,不过是被神胎反噬罢了!神祗之威,岂容凡人直视?

    这望气术简直就是大挂,一眼睁开便知天下兴衰,若是能利用得当,可成一番事业。

    不过对于有的人来说,望气术是鸡肋,对于有的人来说却为至宝。

    休息了一番,涂抹了药膏,道人带着卫兵打开天眼开始在大营周边寻找。

    大营周边绝对不是一个小面积,足足过了三日,才见男子走入大帐,对着张百仁道:“大人,目标似乎在洛水之中。”

    “洛水?”张百仁闻言心中一动,豁然道:“本督尉知道这混账躲在哪里了,上次大战死伤无数,就没有比这个地方更适合藏人的了。”

    说完后张百仁看着道人:“百鬼夜行大阵不着急,若能找到道人的肉身,本督尉记你一笔功劳,不知道长姓甚名谁?”

    “小道姓刘,刘安”道人毕恭毕敬道。

    瞧着道人面黄肌瘦的脸,张百仁忽然心有所动,道人修炼神通、术法,并不是所有的神通都善于杀敌,也不是所有的道人都能混的都很好,就比如说眼前这位,望气术有什么用?有没有根本就没区别嘛。

    难道说就因为你运气强盛,我就不杀你了?

    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并不会因为对方的强弱而有所改变。

    “去召集众位道长前来议事”张百仁对着身边的熊力宝道。

    众位道士在军营里混吃混喝,总比平日到处行医看病讨生活好。

    这天下间除了有名的道观之外,其余散客日子过得都是紧巴巴。

    能在此地混吃混喝,再好不过了。能混一天便是一天,多混一天赚到了。

    “各位,需要大家出力的时候到了,本督尉已经确定施法之人就隐藏在上次洛水大战的战场,还要众位道友自四面八方包围而去,将那道人围困住,莫要叫其跑了”张百仁敲了敲案几。

    “我等谨遵大人吩咐”

    众位道士齐齐一礼。

    张百仁点点头:“二十人一组,各位按照自家的术法神通,自愿组队自四面八方包围过去,本督尉等候各位的好消息。”

    将众位道人打发,白云一双眼睛看向张百仁:“你小子怎么不出手?”

    “这道人走得歪门邪道,功高也不过是一个散客罢了,修为难以踏入玉液还丹门槛,终究还是凡俗之人,一旦被人发现真身,必然死无葬身之地”张百仁摇摇头:“等着好消息就是了。”

    听了张百仁的话,白云点点头:“不错,此人心性已经坏,顶多大周天圆满罢了,除非有特殊的术法,不然与普通凡人没什么差别,这伙人足够了!”

    “千万不要小瞧了这些游方道士”张百仁手指拿着水母把玩:“左丘无忌,你带领十个兄弟去暗中照看一下,本督尉对洛水水神不放心。”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