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两百零一章 李代桃僵

第两百零一章 李代桃僵

    “站住!”

    见到校尉要走,只听巡槽使暴喝一声,唬得众人一愣,校尉脚步止住:“大人有什么吩咐吗?”

    “镇龙钉丢失,本官虽然有大罪,但你呢?你以为你能作壁上观吗?这里是哪里?这里是你的地盘,你负责此地的安全,如今有人盗取了本官的宝物,你理应负主责才是”巡槽使越说眼睛越亮:“不错,这里是你的地盘,你要负责!你要付主要责任!”

    “大人,您虽然品级比下官高,但也不能乱扣帽子啊,这里可不是大人一手遮天,督尉大人在一边看着呢。当日是你要本官撤离了下属,大帐安全由你自己人负责,如今出了事情就想将帽子扣在本官头上,恕下官不能奉陪,您老人家自己慢慢玩吧!”说完后校尉带领着手下转身离去。

    “砰”巡槽使颓然坐在那里,锦衣壮汉转身走出大帐包扎伤口,看着手中的一坨肉,面露悲愤之色:“别叫我知道是谁做的,不然非要你死于非命不可!”

    包扎好伤口,汉子走回大帐,此时大帐中众人已经散开,瞧着巡槽使呆愣愣的坐在那里,仿佛着了魔怔一般,壮汉一瘸一拐的走上前道:“大人!”

    “哦,陈满啊!你伤势如何了?”巡槽使回过神来站起身目光落在了壮汉两腿间。

    “小人还能撑得住”壮汉咬牙切齿:“若叫下官捉到那贼人,非将其大卸八块不可。”

    “你说是谁盗走了宝物?”巡槽使呆愣愣的坐在那里:“滔天之祸!滔天之祸啊!镇龙钉丢失,你我必然会被抄家灭族,日后永无超脱之机。”

    “谁都有可能盗走宝物,之前有人暗中释放了迷烟,此地有各路闲散修士无数,每个人都有两把刷子,任何人都有可能是盗宝贼。镇龙钉那么小,怎么去排查?”陈满额头青筋暴起:“下官倒是有个主意,或许可助大人避过祸患。”

    “哦,速速讲来”巡槽使闻言眼睛顿时一亮。

    陈满打量了一眼大帐周边,然后压低嗓子道:“找回真正镇龙钉,不是一时半会能做到的,此地人多眼杂,如何一一找起?下官的意思是,大人何不派人制作一枚假的镇龙钉,以假乱真消弭祸患?一来能完成李家的嘱咐,二来又避过了抄家灭族的大罪。”

    “假冒?”巡槽使闻言一个哆嗦:“若被陛下发现,下场会更惨!”

    “若陛下发现不了呢?镇龙钉的传说大家都知道,但谁知道其中的真伪呢?就算是运河建成,镇龙钉没有发挥作用,也可为大人延缓时间啊,想要修建运河没有几年休想完工,这么长时间大人足够找到镇龙钉的线索,然后悄悄将镇龙钉换回去。”

    “即便是假冒被发现,难道还会比丢了镇龙钉更惨?”

    “倒也是个法子”巡槽使闻言眼睛立即亮了,笑眯眯的眯起眼睛:“陈满,你做得不错,以前以为你只懂得动拳头,不曾想到居然也会动脑子。”

    “跟在大人身边,哪里需要小的动脑子,大人智慧小人难及万一,如何敢班门弄斧”陈满摇了摇头。

    “你挑选一个可信的亲信之人去打造镇龙钉,本官一定要将盗取镇龙钉之人找出来,这是在要本官的命啊!”巡槽使呲目欲裂。

    “大人,小人需要休养恢复一段时间”陈满面容扭曲:“真是混账!此人与我定然有仇,不然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咱们初来乍到,谁会与咱们有仇?”巡槽使摇了摇头:“贼人可有什么线索?”

    “大人,贼人必然是易骨大成武者,才能凭借一根鞭子将小人逼退!萧家兄弟便与我动过手……巡河督尉也与大人有仇!毕竟大人此来是故意找茬的!”陈满眼中闪过一抹狠辣。

    “你也说了是易骨大成武者,萧家兄弟合力虽然及得上大成武者,但那是两个人,抽你的是一个人。至于说张百仁,你不会以为这小娃娃已经修炼到易骨境界了吧?而且听人说这小子走的是剑仙之路,出手只会用剑而已,距离易骨大成更差了十万八千里!”巡槽使手指轻轻的敲击着案几:“事情有些出乎本官预料,要么军中隐藏着高人,要么就是那群修士动手,亦或者是军中之外的人,比如说洛水之中那群见不得人的家伙。”

    听闻此言,陈满抓了抓脑袋:“大人,这样一来调查范围就太大了,要查到猴年马月啊!”

    “咱们有得是时间,只要在运河建成之前找到真凶就好。即便是运河建成之后没有找到镇龙钉,也可以将事情推到门阀世家身上,就说他们暗中动手脚”巡槽使冷冷一笑:“推卸责任而已,只要老夫身后的靠山不倒,陛下又能奈我何?”

    巡槽使郁闷之气一扫而空,脸上满是得意:“本来李家就告诉我动手脚,咱们干脆将镇龙钉换了,行李代桃僵之法。到时候将李阀拖下水,李阀自然会护住咱们。”

    “只是可惜镇龙钉那般宝物,还不如自己留下,居然被人盗走了!”巡槽使眼中杀机缭绕:“查!一定要追查到底,即便不为门阀世家,为了宝物也要追查到底。”

    此时才五更天,众人回到大帐中继续睡觉,张百仁缩在熊皮中,拿出色泽乌黑的镇龙钉:“除了颜色深邃,能吸纳光线之外,没有别的特殊之处啊。”

    “镇龙钉?居然能定住天下水脉,真的假的?”张百仁默默把玩。

    外面众人折腾到日上一杆,张百仁收起镇龙钉,刚刚洗漱完毕就听左丘无忌的声音在大帐外响起:

    “大人,诸葛校尉求见。”

    “叫他进来吧”张百仁放下毛巾。

    话语落下就见大帐帘子掀开,昨夜值班的校尉走了进来,对着张百仁恭敬一礼:“下官见过大人。”

    “诸葛校尉来此,定然不是和本官客套的”张百仁直接开门见山。

    “大人!还请大人救我!”侍卫变成了苦瓜脸。

    “怎么说?”张百仁一愣。

    “巡槽使居然将镇龙钉丢失罪责推到我们兄弟身上,说我们兄弟看守大营不利。昨夜谁不知道是他们将我等赶到了一边,自己守夜!如今宝物丢失却将罪责扣在了下官头上,下官不能直达天听,就算是有理,陛下也听不到啊。还请大人为下官做主,日后下官唯大人马首是瞻”侍卫单膝跪倒在地。

    “起来!快起来!朝廷不是那老匹夫一个人的朝廷,运漕也不是那老匹夫一个人的运漕,何时成了他一家之堂?镇龙钉丢失乃是大罪,这老东西不死也要扒层皮,说不得九族都要被抄斩,还有时间打你主意?真是老混账,你莫要担心,本官这就修书一封传入朝堂,请人为我等做主”张百仁道。

    得,那边的巡槽使想着将事情给压下,暗中行李代桃僵偷天换日之事,不曾想张百仁居然在这里写起了奏折,要将事情捅出去。

    张百仁可不知道巡槽使的打算,写了一份书信用火漆封好,才对着大帐外的左丘无忌道:“将此书信连夜发放江都,交给杨素大人!只希望杨大人不曾离开江都。”

    “是”左丘无忌应了一声,恭敬离去。

    “风起云飞扬,运河水果真浑的很,怪不得许多人都提醒我及早抽身而退”张百仁抚摸着真水钵:“想要抽身而退,就看这书信能不能奏效了。”

    “走,咱们去吃早饭”张百仁回过神来看着校尉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