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两百零三章 钦差的下马威

第两百零三章 钦差的下马威

    “魂飞魄散!”陈满一愣:“大人赎罪,小的无能,居然被魂魄走脱了,这附近似乎笼罩了一股奇异的力量,所有魂魄一出现便瞬间消失无踪。”

    听闻此言,巡槽使道:“无所谓,将手脚抹干净就行!先把新来的钦差应付过去再说。”

    “大人,只怕督尉那边未必会叫大人如意啊,说不得暗中使小绊子”陈满压低嗓子。

    “谁见过镇龙钉什么样?此地唯有咱们两个人见过真正镇龙钉,本官说这镇龙钉是真的,那这镇龙钉便是真的!哪个敢说假的?”巡槽使阴冷一笑。

    “是极!是极!咱们说这镇龙钉是真就是真的,就算是假的,那也是真的”陈满附和道。

    “这两个蠢货,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李昞站在空中,瞧着身前铁炉铁液翻滚,露出了难看之色:“混账!混账至极!居然有人先我一步收走了魂魄,只怕会漏下把柄啊!”

    李昞亲眼见到陈满将墨家弟子推入铁炉之中活生生的炼死,正要收取魂魄,却见一阵轻微波动,魂魄不见了踪迹。

    李昞面色阴沉,深吸一口气:“周遭笼罩着一股奇怪的力场,莫非是百鬼夜行阵图的力量?若魂魄落入龙三太子手中,我李阀少不得又要大出血了。”

    洛水之地。

    “太子,有收获。李昞那老东西居然想着收取这道魂魄,却被贫道捷足先登了,也不知道这魂魄牵扯着什么隐秘”吴江缓步走入大殿,水晶盒子中装着一道略显虚幻的影子。

    “李昞?这老家伙也来此地凑热闹了?”龙三太子闻言一愣,猛地坐起身。

    吴江点点头,将瓶子放在桌子上。

    “值得李昞杀人灭口,甚至于不惜驱散魂魄,看来有大料啊!道长精通控鬼之术,难道不能夺取这瓶子里魂魄的记忆?”龙三太子把玩着玉瓶。

    “非是不能,而是不敢!贫道作恶多端,一旦将其记忆掠夺,只怕会遭受天谴”吴江摇摇头:“贫道亲自出手与使用百鬼阵图是两个概念,百鬼阵图可以为我挡住怨气,而且有了怨气之后百鬼阵图会越加强大,而我自己出手却不然,本身修炼僵尸之术已经遭了天地忌讳,若再敢胡乱动手,只怕天劫落下就是死翘翘的下场”吴江连连摇头。

    这天罚可不是天宫的雷公电母,而是真正天地间闪电。

    死阴之气本身就如天地间的负极场,很容易遭雷劈的!其实作恶之时会染上死气、怨气,当死气怨气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后,自己就会形成阴力场,惹来天地间雷电轰顶。

    也就是俗话说的作恶多端天打五雷轰!

    龙三太子嘴角翘起:“好生设计一番,或许凭借这条魂魄能拿捏李阀一番,道长的资源可都出来了。”

    洛水之地

    经过张百仁一番折腾,巡槽使倒是老实了,也不再胡闹,一行人等着钦差的到来。

    此次因为有天子关注,那钦差不敢怠慢,一路上直接南下,不敢有丝毫耽搁,不过几日已经来到了通济渠开凿之处。

    “尔等速去通传,就说钦差到了,叫此地官差前来接驾!”有身穿铠甲的士兵站在船上吆喝了一声。

    霎时间大帐沸腾,钦差到来惹得无数人争先奔走观望,汇聚成人山人海。

    张百仁抚摸着真水钵,端坐在大帐内不语。

    “大人,钦差来了,咱们要去迎接吗?”左丘无忌道。

    “钦差代表的是陛下脸面,不好不去,免得给人发难借口”张百仁站起身背上剑囊:“咱们走吧。”

    “钦差大人到了?”巡槽使猛然站起身:“来得好!来得好!正要这小子知道厉害。”

    一行人迎着冷风来到码头,瞧着大花船,花船上彩旗招展,张百仁眼睛眯起来。

    “我等已经到来,不知钦差大人何在?”张百仁站在船舱下,周身裹着厚厚的熊皮,在古时候天气没有温室效应,南方虽然比北方暖和,但依旧很冷。

    “休要啰嗦,就你废话多,钦差大人正在小憩,等大人醒来之后在接见你等,尔等在此地候着吧”船头的将领冷冷呵斥一句。

    “你……”左丘无忌面带怒容,却被张百仁挥手压下。

    “哟,钦差大人好大的架子,这是在给咱们下马威呢!”张百仁冷冷一笑,不动声色的站在那里,官大一级压死人,此次来的最少是四品大员,才有资格代表陛下巡视。

    “小子,你莫非很不服气”将领将目光看向了张百仁。

    “狗仗人势的玩意”张百仁嘀咕一声,继续站在北风中等候。

    过了一个时辰,才听侍卫开口:“巡槽使何在,我家大人叫你进去问话。”

    “下官在”巡槽使转过身对着张百仁挤眉弄眼,压低嗓子道:“小子,想要和门阀做对,你差的太远了。”

    “这老王八”萧家兄弟面色不好看:“大人,咱们是军机秘府的人,不遵朝廷法令,何必在这里委曲求全,叫人家给难堪!”

    “无妨,官场有官场的规矩,我虽然是军机秘府校尉,但如今身为巡河都督,对方又有陛下圣旨,且看这老小子玩什么把戏”张百仁眯着眼睛,将整个人都缩在了熊皮中。

    “大人,您可来了”巡槽使一进入船舱,看了坐在首位的男子一眼,顿时面带狂喜笑容,对着男子恭敬一礼。

    男子大概五十多岁,对于巡槽使的讨好却并不领情,反而冷冷道:“要不是你废柴,办事不利,将咱们陷入被动,本官怎么会大老远跑到这里随你折腾。”

    巡槽使闻言讪讪一笑,钦差不紧不慢道:“我说刘丙烯,你也年岁不小了,难道一辈子就想混个从五品小官?这么简单的事情都被你办砸了,上面对你很失望。”

    说完后钦差道:“听人说你将镇龙钉弄丢了?是也不是?”

    “大人莫要听那些混账胡言乱语,镇龙钉何等珍贵,下官将其看得比自己性命还重要,怎么敢弄丢了!就算是下官丢了脑袋也不能丢了镇龙钉啊”刘丙烯苦笑。

    “谅你也不敢,去将镇龙钉拿来给我看看,本官也好安安心”钦差道。

    “赵大人请看,宝物下官随身带着呢”刘丙烯在袖子里掏出了木盒,恭敬的递过去。

    赵姓钦差拿出一张图纸,然后打开木盒,看了许久后才道:“果真是镇龙钉,没有弄丢就好。”

    说完后赵姓钦差道:“镇龙钉关乎重大,不单单钉的是龙族、天下水脉,更是大隋的七寸逆鳞,只要这镇龙钉扎下去,管叫大隋气运迅速衰败,这次任务马虎不得!”

    刘丙烯闻言苦笑,他能说什么?只希望能尽快将真的镇龙钉找回来,然后糊弄过去。

    “大人,会不会有危险啊!大隋各路强者不是吃素的,无数奇门修士时刻盯着大隋国运,一旦咱们做了手脚,只怕大业未成,咱们先掉脑袋了”刘丙烯哭笑连连。

    刘姓钦差面色瞬间阴沉下来,过了一会才道:“不是有背锅羊吗?”

    “若是出了什么事,你我齐口同心将所有罪责都推到那小子身上,就说他年幼不拘管教,坏了大事!”赵姓钦差阴冷一笑:“到时候推得一干二净,还有咱们什么事情。”

    “来,咱们先下一盘棋,晾一晾那小子,叫其知道什么叫做纲纪、尊卑,好歹你也是与本官同一条战线上的人,吃了亏就要找回来,不然以后还有何脸面在朝中做事”赵姓钦差笑眯眯道。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