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两百零四章 挂印而去

第两百零四章 挂印而去

    寒冷的北风呼啸,虽然及不上北风的寒冷,但也绝对不暖和。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左丘无忌压制不住心中怒火:“大人!”

    “看来门阀世家的力量果真是大得惊人”张百仁轻轻的出了一口气,哈气瞬间在空气中卷起阵阵白雾:“走吧,对方既然有意折辱咱们,继续留在这里除了自取其辱外被人看低,没有任何好处!反而被人看不起。天下广大,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老子只要有真本事,不一定非要为朝廷效命,到哪里不能建功立业混口饭吃。”

    张百仁的话有些大逆不道,但听起来却叫人热血沸腾。

    不错,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大家都有真本事在身,何必在你这里受尽折辱?

    张百仁转身就走,众人毫不迟疑紧随张百仁脚步。

    船头上的将领看到这一幕,顿时一愣,疾步走入船舱中:“大人,那小子果真心高气傲受不得折辱,已经转身离去了!”

    “呵呵,本官正要削了他威风!”赵大人站起身走出船舱,看着远去的人影,高声呼喝:“给本官站住。”

    张百仁等人理也不理,脚步毫无停顿,钦差顿时大怒:“将他给本官拦住!反天了!”

    船舱上一群士兵哗啦啦的跑下来,大概有数百之众,身披盔甲,挡在了众人身前。

    钦差与刘丙烯缓步下船,来到张百仁身前:“督尉哪里去?为何不尊本官号令?”

    瞧着那钦差,张百仁冷冷一笑:“尔等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之辈,本官不屑为伍!”

    说完后张百仁去了皮裘,直接将身上官服在寒冷的北风中褪下:“杨广识人不明,朝中多你等奸佞之臣,大隋若不灭亡,简直是没有天理!”

    说完后张百仁将衣袍、官印、腰牌扔在地上:“老子不做官了,这大隋满朝上下多有尸位素餐之辈,老子受不了了!”说完后背上剑囊,披着熊皮转身便走。

    看到张百仁远去,钦差倒是一愣,没想到张百仁居然这般果决,说辞官就辞官,毫无迟疑之色。

    须知大隋才开科举几年?想要当官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多少人为了当官各种送礼、送人情,却难得一官半职,这小子将其视作草芥,反而叫人不适应。

    “站住,本官叫你走了吗?”钦差回过神来怒喝一声,这可是自己选好的黑锅,怎么能叫其这么走了。

    “嗖”

    张百仁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只神机弩,只听得空气爆鸣,瞬间将钦差头顶上的乌纱帽射掉,满头长发散乱,在寒风中飘扬,犹若疯子一般。

    “你这狗官别欺人太甚,惹得小爷我心中不爽,现在就取了你狗命。你虽然是天子钦差,但天高皇帝远,老子往塞外一钻,那个能找到我?”说完后张百仁转身离去。

    钦差此时已经被吓傻了,感觉到凉飕飕的头皮,话都说不出口。

    “混账!反了你了!来人,这小子蓄意杀官造反,还不速速将其给我拿下”钦差回过神来暴跳如雷。

    “嗖”张百仁手中绳索猛然飞出,缠绕住了钦差的脖子,使劲拉扯,却见钦差步了李喜泽的后尘。

    “大胆张百仁,你居然敢以下犯上,莫非想要造反不成!”护持钦差的将领一声怒喝。

    “你若再敢叫嚣,小爷干脆勒死他!”张百仁翻身上马,拖拽着绳索道:“左丘无忌,咱们回塞外!”

    “大人……这……”萧家兄弟傻眼了,不知道张百仁怎么会这般选择。

    张百仁又不傻,杨素也好鱼俱罗也罢,都曾提醒过他快点脱离此地泥潭漩涡,要不是实在找不到发作的借口,张百仁也不愿意和这钦差为难!毕竟代表的天子不是?

    “你等回去吧,日后道爷我不是你军机秘府的人,也不再效忠于大隋朝廷,咱们有缘再会!”张百仁策马狂奔,在地上卷起阵阵烟尘,钦差在地上被拖得血肉模糊。

    “放下大人!陛下会将你诛灭九族的”刘丙烯怒斥。

    “嗖”张百仁闯出大营,猛地一扯绳索将钦差扔入洛水之中,此时左丘无忌等五十名兄弟骑着马匹裹挟行囊紧跟张百仁身后,向着北方而去。

    顾不得追赶张百仁,众人手忙脚乱的跳入洛水将钦差捞出来。

    “噗”

    钦差一个哆嗦,口中喷出一口冷水:“不能叫其走了,给我追!”

    “大人,咱们这么做是不是太过分了?朝廷那边不会放过咱们吧!”左丘无忌面带忐忑。打了钦差,这可不是小罪名。

    “那钦差故意晾着咱们,已经表明是敌非友!钦差在这里一日,咱们兄弟就别想有好日子过,整日里被这狗官刁难折辱,你受得了?”张百仁策马疾驰。

    “下官受不了!”左丘无忌摇摇头。

    “那不就得了,既然如此倒不如早早脱身而去,咱们率先发难,打那老家伙一个措手不及!这老东西敢在北风中晾着我,不叫其吃顿刮落,小爷我心中怎么痛快”张百仁紧了紧身上的皮裘。

    “可是那毕竟是钦差,代表的是当今天子,打了钦差就等于打了当今天子的脸面,陛下不会善罢甘休的,一旦追究下来……”左丘无忌犹豫,古时候皇帝大于天,便是见神不坏武者也要心怀敬畏和孙子一样。

    “哈哈哈,涿郡是什么地方?那是咱们的地盘,涿郡侯可不是简单之辈,此人野心浓厚,未必会惧怕朝廷!而且大将军就坐镇涿郡,朝廷去涿郡要人?还不等进入涿郡地界就被路上剪径的强盗给咔嚓了!”张百仁露出冷笑:“大将军突破见神不坏,便是我等的靠山。”

    鱼俱罗又不是傻子,当然不会对大隋忠心耿耿,突破之前杨广对其忌惮,没有人比鱼俱罗更清楚。

    好在鱼俱罗遇见了张百仁,跑赢了时间,跑赢了杨广,不然鱼俱罗对自家日后的前途没有人比他自己更清楚。

    “见神不坏啊!”左丘无忌露出感叹之色。

    “反天了!反天了!本官一定要奏请陛下,将其抄家灭族”钦差疼的呲牙咧嘴,任凭侍卫给自己上药。

    “不错,这小子反天了,根本就不知朝廷纲纪为何物,理应将其抄家灭族”刘丙烯在一边添油加醋。

    “这是不将大人、不将当今天子放在眼中啊!”刘丙烯怒斥道。

    “是极!是极!端的不当人子,沿路传令各地官府,务必将其缉拿归案”钦差怒斥道,

    “这小子到真是胆大,年少不知天高地厚,就连朝廷的威信都敢挑衅”龙三太子站在江水中,将码头的事情看的是一清二楚。

    “初生牛犊不怕虎,没有敬畏之心,当然无所畏惧。哪里像是咱们,经过岁月的打磨摧残,早就没有了当年的锐气”吴江眼中满是回忆。

    “走吧,今夜便做法,将此地化为人间鬼蜮,助我成道!”吴江转身走入洛水深处。

    龙三太子紧紧的跟了上去:“我说道长,你这一手成不成?将自己练成僵尸,当真可以保持神智长生不死?”

    “我又没有真的成为僵尸,我怎么知道!”吴江翻了翻白眼:“若是失败,我上清便多了一具护法僵尸,我若能成功……上清必然一跃成为天地间最为顶尖的宗门,天宫也要有我上清一席之地。”

    “疯子!”龙三太子心中骂了一声:“道长,若是失败,你可能永世不得超生。”

    “长生之路牺牲者无数,我又算得了什么”吴江眼中满是感慨:“我这点牺牲又算得了什么?”

    二人沉默,似乎想起了什么一般,气氛瞬间沉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