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两百零六章 小资生活

第两百零六章 小资生活

    杀了水鬼,退走男子,这一路上在无人骚扰,张百仁一行人北上涿郡。

    “砰”

    江都,杨广猛地一掌落在案几上,奏折、笔墨纷纷跳跃,摔在了案几上。

    “竖子无礼!说弃官便弃官,将我大隋当成什么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端的不当人子!居然敢打伤钦差,目无王法!朕就知道,这些方外之人虽然表面恭敬,但却从未将朝廷看在眼中,自以为修行长生,高人一等,却不知在朕眼中还不同样是蝼蚁一只”杨广面带怒色。

    “陛下息怒,方外之人的德行您又不是不知道,何时将朝廷法度看在眼中?张百仁小小年纪便道行深厚,神通了得,身后必然有一位道家大高手,这等人才陛下还需拉拢才是”裴仁基在下首苦苦劝慰,心中暗道:“张百仁啊,老夫算是对得起你了!”

    张百仁没有将自己被人绿的事情说出去,裴仁基很满意张百仁的做法,投桃报李这是古时候常用的手段。

    杨广闻言深吸一口气:“算了,区区竖子罢了,一个六七岁的小娃娃知道什么,与其计较反而显得朕小肚鸡肠。”

    “钦差大人说通济渠那边似乎有龙族插手……”裴仁基略带措词。

    “皇莆议呢?叫皇莆议给朕滚去查看情况”杨广不耐烦道:“还有,朕要启程前往洛阳,在江都玩最后一个月,尔等莫要拿这些破烂琐事搅扰朕。”

    水路的速度很快,张百仁一行人不过半个月已经顺利进入涿郡地盘,打发了众位侍卫后张百仁向着家中赶去。

    “娘!丽华!我回来了”张百仁站在门外喊了一声。

    一阵急促的小跑声传来,吱呀一声大门打开,张丽华俏生生的看着张百仁:“小先生回来了,这次倒是很快,夫人在屋子里等着你呢。”

    张百仁点点头,攥住了张丽华的手:“回来的时候发生了点事,没来得及给你带礼物,这蝴蝶发饰就送给你了。”

    张百仁拿出一只蝴蝶簪子,插在了张丽华一袭乌黑亮丽的头发上,犹若缎子一般乌黑喜人。

    “小先生回来就好,还带什么礼物”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张丽华眼睛里全是笑容。

    张百仁拉住张丽华的手,向着正堂走去,此时张母已经站在大堂中不断观望。

    见到张百仁后赶紧走过来:“算你小子还有良心,知道回来看老娘。”

    张百仁讪笑:“娘,这是我给你买的发饰。”

    张百仁递过盒子,张母看也不看一巴掌落在张百仁脑袋上:“什么时候走?”

    “不知道,既然回来就要在家多待几天”张百仁笑着道。

    “那就好!那就好!”张母点点头。

    三人说了一会话,张丽华与张母去准备午饭,张百仁一个人坐在大堂中,看着大堂中的布置,眼中满是笑容:“一股大家风范油然而来。”

    没让张百仁等多久,一顿丰盛的午饭准备好,吃过午饭张百仁来到书房,张丽华跟随在张百仁身后,笑眯眯的坐在椅子上。

    张百仁经常不在家,这书房就是张丽华私人之物,整个书房中多了一股女人的气机,或者说是女人的软腻。

    “丽华,看看这个喜不喜欢”张百仁自怀中掏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玉盒,递到了张丽华身前。

    “这是什么?”张丽华疑惑道。

    “打开看看”张百仁道。

    张丽华闻言面带疑惑的打开玉盒,看着鸽子蛋大小,散发着幽蓝之光的珠子,露出疑惑之色:“妾身见过的明珠不少,但这般奇怪的明珠还是第一次见到。”

    “此物称之为北海明珠,只要吞下或者是贴身存放,便可青春永驻,容颜不老”张百仁看着张丽华:“喜不喜欢?”

    “当真?”张丽华闻言顿时眼睛亮了,满面欢喜的看着张百仁,一只手掌攥住玉盒,指节发白。

    “自然当真,真的不能在真,你迟迟不能入道,本公子思来想去,这颗北海明珠给你正合适”张百仁笑眯眯道。

    “啪嗒”张丽华一把抱住张百仁,在其额头狠狠亲了一口,随即却面露犹豫之色:“北海明珠之名,妾身也有所耳闻,这等异宝理应先给主母,日后小先生在寻到明珠,送我也不迟。”

    “你放心,明珠送给你了,母亲那里我自有安排”张百仁拿出玉盒里北海明珠,瞧着张丽华:“你想佩戴在哪里?”

    张丽华一笑:“小先生等着。”

    说完后张丽华跑到床头边拿出丝线,手指纤细快速舞动,不多时一个拇指大小的锦囊缝制好,拿过张百仁手里北海明珠塞入其中,将其封死在里面,然后不知哪里来的红绳将北海明珠的锦囊缝制好,挂在了脖子上,落在双乳之间,瞧得张百仁有些头晕。

    香囊细巧很好看,仿佛装饰品般,谁能想到小小香囊中居然隐藏着一颗天下少有的北海明珠?

    “主母哪里……”张丽华面露迟疑之色。

    “母亲哪里你放心好了,我自然有打算”张百仁轻轻敲击手中的书卷,拍打着手心:“这香囊精巧,还需缝制的结实一些,免得弄丢了。”

    “那是自然”张丽华笑容满面的回到床前,也不理会张百仁,自顾自的开始缝制香囊。

    张百仁看着手中书籍,心中却在思考着以后的路。

    涿郡

    鱼俱罗放下手中的书信,再看看面前的左丘无忌,露出苦笑之色:“小先生可真是能惹麻烦!天子这回气的不轻,直接免了小先生所有官职。”

    “大人,小先生免了官职,我等兄弟何去何从?”左丘无忌面色迟疑。

    “本将军醉心武道,日后朝堂之中少有露面,你等都是跟在本将军身边的老人,本将军要为各位兄弟安排一个出路”鱼俱罗摸着下巴:“我家兄弟也好,儿子也罢!都是不成器之辈,你以后就老老实实跟在小先生身边,将小先生的话视作本将军的命令,小先生前途广大,本官绝不会看错,你小子抓住机会啊!”

    鱼俱罗拿住书卷抽了左丘无忌脑袋一下:“日后本将军遭遇不测,你便跟着小先生,这是本将军的命令。”

    左丘无忌低下头,苦笑道:“是!”

    “去请小先生入府一述”鱼俱罗道。

    看着左丘无忌走远,鱼俱罗眉头皱起:“镇龙钉!小先生所言镇龙钉丢失,绝对不会是无故放矢,看来大隋已经开始埋下隐患了,万世基业岂是那么容易创造的!外有突厥、契丹等异族虎视眈眈,内有门阀世家暗自推波助澜,北地大旱几十万流民成为了牺牲品,门阀!”

    鱼俱罗咬着鸡腿:“破局难啊!双拳难敌四手,陛下操之过急了。”

    张百仁如今的生活绝对是有滋有味,娇妻美妾有了,日日伙**细,各种金银财宝无数,牛羊成群,良田万亩,这绝对妥妥大地主生活。

    再加上以往搜刮的宝物,足够张百仁安然度过一生,要不是为了对付即将到来的乱世,张百仁也不会到处乱跑和稀泥,说起来大隋还是稳定下来对于张百仁来说更有利。

    但有的时候天不遂人愿,杨广自诩要比肩秦皇汉武,结果步子迈的太大,扯到蛋了。

    杨广也是够憋屈的了,居然被自己表亲推翻统治,还有比这更憋屈的吗?

    李阀绝对是深得杨广器重,李家深得信任,作为天下间超级门阀的杨家,手下自然要有一些小弟。

    像是独孤、宇文、河东裴氏等等,唯有李阀最得杨广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