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两百零九章 恐怖的天子龙气

第两百零九章 恐怖的天子龙气

    “砰”

    案几上笔墨纸砚齐飞,摔落在地,乌黑的墨汁打湿了地面,缓缓的流淌。

    “北地为何会突然降雪?你不是和本官保证三年大旱吗?三年大旱呢?”李阀中,一位中年男子怒视着身前的道袍男子:“北地之力不消耗掉,如何给突厥入关的机会?突厥不入关,本官如何借力!”

    “大人,三阳火符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如今塞外有大能强行逆转天时做法,一切还需下属亲自走一遭才能探明情况”男子压低嗓音道。

    听闻此言,中年男子面色稍霁,深吸一口气道:“北地涉及到本官布局的重要一环,万万不能有任何闪失!”

    “大人放心,三阳火符上引太阳之力,下沟地心岩浆,保证北地所有水汽都蒸发一空,消弱北地的力量”道袍男子陪着笑脸:“而且下官到要看看到底是何人能破得了我金顶观的三阳火符。”

    “你如今成了金顶观叛徒,一旦被人抓到……”男子面色犹豫。

    “大人放心,我出身于金顶观,对于金顶观的道法熟悉无比,想要抓到我简直是痴人说梦”男子嗤笑一声转身离去。

    瞧着道人走远,中年男子揉着额头:“果真够烦躁的了!”

    北地大雪,虽然是大雪,但众人却没有闲赋在家中,而是在山中开辟出一条条小路去摸兔子。

    这种天气人勉强能看到远处的情况,在雪地里露出一个脑袋,但兔子、袍子之类的就不行了,只能在雪地里没头苍蝇一般乱闯。

    上千只羊与牛的草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好在鱼俱罗、涿郡侯早有准备,都不是迂腐之辈,反正东西是朝廷的,给谁用不是用?

    不用张百仁开口,第二日天刚亮村口一阵吵闹,无数军士推着车子运来了一车车的草料。

    宋老生口中吆喝指挥众人将草料堆积起来,遥遥的见到张百仁顺着村中开辟出的小路走来,顿时眼睛眯起来:“我说小先生,你这回可是赚大发了,朝廷替你供养这数千只牛羊。”

    “别磨叽!说得好像你没偷过小爷的羊一般”张百仁翻了翻白眼。

    宋老生尴尬一笑,赶紧转移话题:“将军说要你有时间过去一趟,有些事情要亲自问你。”

    “镇龙钉的事?”张百仁略做沉思道。

    “八九不离十”宋老生点点头:“镇龙钉关乎甚大,不可小觑,任何疏忽都不能有。”

    张百仁听了心中有数,镇龙钉就在他背囊中呢,有什么好说的?

    “走吧,去见将军”张百仁看了忙碌的军士一眼,牵起马车向涿郡方向而去。

    自家在涿郡城南还有一处庄园,找个时间应该回去看看,免得那群混账欺上瞒下,做下什么不该做的事情!

    宋老生赶着马车,张百仁身裹熊皮坐在马车中,仿佛一个小熊瞎子。

    一路上颠簸不断,终于到了鱼俱罗的庄园。

    “小先生慢走,我去通传一声将军”宋老生在前面快走,张百仁慢悠悠的跟在后面。

    此时十几位看守大门的士兵看到张百仁呲牙一笑,露出满口大黄牙。

    走入正堂,鱼俱罗与宋老生已经等候,人未到就听见鱼俱罗豪迈的声音响起:“我说小先生,你这回闹腾出来的动静可不小!”

    “嗯?”张百仁眉毛挑了挑,走入大堂:“将军知道我的脾气,宁可直中取,不向曲中求,我这脾气就受不得那些门阀官宦的作风,若叫我委曲求全,还不如一刀杀了我!我等修士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够超脱生死,如今修得神通,理应不受世俗规矩约束!”

    直接坐在椅子上,有美貌的侍女端来茶水,看着身姿婀娜的侍女,张百仁点点头,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方才道:“大将军如今气色好了许多。”

    “确实是好了许多,因为最近放缓了武道修炼,分出营养滋补这具躯壳”鱼俱罗喝着茶水:“朝廷那边的事情小先生不必担忧,有皇后娘娘照应,本将军顶着,陛下可拉不下脸和你一个小孩子计较。陛下如今虽然容易燥怒,但也懂得爱惜羽毛,和一个六七岁小孩子计较,一旦被有心人抓住把柄,说成是心胸狭隘。”

    张百仁笑了笑,杨广的心胸不算是宽广,但也绝对不小。

    “此次事情起因乃是镇龙钉,小先生那日上书言镇龙钉丢失,莫非是捏造?钦差使可是说镇龙钉完好无损的保存在巡槽使手中呢”鱼俱罗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闻言眉毛一皱:“没有丢失?还在那钦差手中?”

    镇龙钉就在自己剑囊中呢,张百仁能说什么?

    镇龙钉这等宝物当然不能交出来,就算是交给朝廷,以那些门阀世家的手段,玩个调包谁能发现?

    与其便宜了那群朱门酒肉之徒,还不如留在自己手中,日后或许可以有大用。

    “镇龙钉丢失,乃是我亲眼所见!当时巡营校尉以及一干士兵亲眼见证,至于说镇龙钉为何没有丢失……要么是这些人找回了镇龙钉,要么就是伪造一个假的”张百仁不紧不慢,脸皮厚的可以,说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气不喘。

    “未尝没有这个可能,只是伪造镇龙钉,似乎有些不可能,谁敢这般糊弄陛下”鱼俱罗摇头否决了张百仁第二种看法,在这个皇权至高的时代,敢糊弄皇上的还真没有几个。

    但偏偏那巡河使不在此列,巡河使弄丢了镇龙钉,乃是抄家灭族的大罪,既然如此还不如搏一把,伪造一个镇龙钉。若被朝廷发现镇龙钉是假的,自己难逃一死,若是没有发现,侥幸逃得一命。不伪造镇龙钉马上死,必死无疑!伪造了镇龙钉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算了,朝廷的事情轮不到本官操心,陛下自然会派遣信任心腹之辈前去调查”鱼俱罗摇摇头:“今日小先生来此,可是有口福了。”

    “将军又弄到了什么好玩意?”张百仁砸吧着嘴。

    “这大雪天气,獾子忍不住出来觅食,结果撞到了本将军手上,这可是好东西!獾子油可以治疗各种烫伤、疤痕,肉食也是大补之物”鱼俱罗摸着下巴:“到了本将军这种境界,除了吃之外,就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了。”

    “听闻草原那边似乎鼓捣出不小动静,那些蛮子挖掘出了上古遗迹,似乎找到了上古宝物,草原上的突厥、韦室、契丹皆有武道高手准备最后突破,将军没有什么动作?”张百仁看着鱼俱罗。

    “有什么动作?有人突破了好啊!本将军就怕没人突破,至高武道太难,本将军勉强触及到门槛而已,一只脚才刚刚抬起,多有人能突破这个境界,大家还可以相互印证。而且若是异族没有高手出现,我大隋铁骑过处天下无敌,山河一统,本将军离死不远了”鱼俱罗面色平静,似乎早就看透了这一切。

    “将军已经突破至高武道,谁能杀得死将军?”张百仁一愣。

    “当今天子!你日后千万不要小瞧天子,陛下才是大隋内外第一人”鱼俱罗面色凝重道。

    张百仁愕然,杨广竟然有如此高的武道修为?也对,皇家宝库从来就不缺各种天才地宝,只是怎么看杨广都不像练武的料子。

    “天子龙气破灭万法,压制一切神通、武道,这其中的恐怖你根本就不知道,陛下即便只是易骨强者,那也是天地间第一高手,因为所有人在陛下面前都是普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