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两百一十一章 身世成谜

第两百一十一章 身世成谜

    张百仁与道人大眼瞪小眼,过了一会才听道人打破沉寂:“你那玉佩借我看看,就一眼……又坏不了,怎么小小年纪这么小气。”

    “切,你这老儿想得太美,小爷的东西凭什么借你看”张百仁翻了翻白眼。

    说完后张百仁转过头看向了山下的羊群:“你这道士闲着没事做,别纠缠我行不行!”

    “唉!”道人叹了一声:“我这里有一卷道经,你且听仔细了。”

    说完后道人拄杖在地上转了转,开始背诵道经。

    张百仁表面听的漫不经心,但心中却是聚精会神的记着。

    过了一会,道人闭嘴,看着张百仁道:“可曾记住?”

    “我又不是神童,更不能过目不忘,道经冗长我如何记得住?”张百仁没好气道。

    “没关系,道人还要在此地呆几个月,咱们慢慢背诵,早晚你能背下来”说到这里,道人忽然转移话题:“你母亲还好吧?”

    张百仁闻言一个激灵,心中一动:“你母亲还好吧!”

    “竖子无礼,你敢骂我,当真大逆不道!”道人闻言顿时怒了。

    “你这道人一见面就问候人家母亲,端的不当人子,我骂你?我没抽你就不错了!”张百仁长剑向着道人刺去,唬得道人不敢硬接,瞬间退了开去。

    眼前道人能这般轻松无视自己剑道意志,修为高的有些出人预料,张百仁可不敢小觑。

    若不是涿郡有鱼俱罗这位大高手坐镇,张百仁还真要心里发毛,想着要不要搬家。

    “小子,你母亲是不是闺名带一个‘韵’字”道人站在远处道。

    “你识得我母亲?”张百仁一愣,能知道自家母亲的闺名,不说是熟人,也肯定认识。

    道人轻叹:“岂止是认得!孽缘啊!”

    道人感叹一句,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你小子剑道天资绝顶,可惜杀伐太重,我纯阳道观注重太阳正心,希望浩荡烈日可以免了你日后心灵被杀戮所蒙蔽,明日贫道继续在这里传授道经,你可莫要耽搁。”

    说完后道人居然直接化作了清风散开,张百仁瞳孔一缩:“阳神!不知道阳神真人和自己有什么牵扯,事情越来越有趣了!”

    张百仁扔掉树枝,拿起包裹裹上熊皮:“这道人好奇怪,修行法诀乃是不传之秘,居然随便传给我,只可惜我已经修炼了真水玉章,这太阳之力怕是修炼不得。”

    说完后张百仁转身下山,自家母亲太神秘了,神秘到张百仁有一种陌生感。

    “纯阳道观,那是什么地方?”张百仁心中疑惑。

    驱赶着羊群回到家中。

    母亲在绣花,张丽华缝制着荷包,院子里一片安静祥和。

    “娘,孩儿有事情要和您说一下”张百仁走入屋子里。

    张丽华一愣,诧异的看了张百仁背影一眼,张母愕然站起身:“什么事情,怎么这般郑重的!”

    “吱呀”

    张百仁关上屋门,一双眼睛看着张母:“娘,咱们是不是有什么仇家?”

    “没有啊,你我孤儿寡母,若有仇家岂还能活到现在”张母上前揉了揉张百仁脸蛋。

    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张母:“娘,若有仇家你可莫要隐瞒我,孩儿可不想日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张母闻言动作一僵,使劲的扯着张百仁耳朵:“你这孩子胡思乱想什么!”

    张百仁伸手拿出腰间的玉佩,一双眼睛看着张母:“那请母亲告诉我,这块玉佩有什么意义,纯阳道观又是什么来历?和这玉佩有什么牵扯!”

    张母闻言面色一僵,动作一滞,嘴唇颤抖,过了许久才颓然放下手臂,瘫软在椅子上,整个人似乎失去了灵魂一般。

    “纯阳道观找上你了?”张母目光空荡荡的看着张百仁。

    “今日有个纯阳道观的道士恰巧遇见了孩儿”张百仁面色沉重。

    “这些道士都是坑蒙拐骗、装神弄鬼之辈,你日后遇见道人,尽管打出去就是,千万莫要和那些神棍搅合在一起”张母目光瞬间冷了下来:“那些道士都没有一个好东西!”

    “娘,你到底瞒着我什么事?”张百仁看着张母。

    “小小年纪翅膀硬了是不是,居然敢教训起母亲来了!”张母猛地站起身,对着张百仁屁股就是两巴掌:“以后不该问的别问,遇见那群神棍都给我宰了!”

    张百仁苦笑:“娘!娘!你别打了,孩儿知道错了!”

    “哼,你小子记住了,道士没一个好东西就是了”张母气呼呼的走出屋子,留下张百仁在原地发愣。

    “早知道就是这样,只要一提起道士,自家母亲即开始狂躁起来”张百仁苦笑,走出了屋子。

    “小先生”张丽华俏生生道。

    “丽华啊”张百仁嘴唇动了动,坐在椅子上,裹起熊皮晒着太阳。

    “妾身看夫人似乎很不高兴”张丽华坐在张百仁身边,直接钻入了熊皮中将张百仁抱住,拖在了怀中。

    软玉温香,最能令人放松。

    “我母亲最恨道士!也不知到道士怎么招惹到她了!”张百仁苦笑,面对着自家母亲,自己又能说什么?

    “纯阳道观”张百仁摸着下巴:“有意思了!”

    “砰”

    “砰”

    “砰”

    屋子里传来阵阵摔东西的声音,张百仁苦笑:“这日子!”

    “夫人从未发过这么大的火”张丽华低声在张百仁耳边轻语,红唇摩擦格外诱人。

    张百仁苦笑:“不去管她,以前也有过这种情况,一碰到道士就气得不行。”

    正说着,一阵敲门声响起,张大叔粗狂的声音在大门外传来:“百仁,听说你小子回来了。”

    “张大叔!”张百仁自张丽华怀中溜出来,张丽华站起身给张百仁裹了熊皮,起身去了屋子里。

    打开大门,却见这满脸憨厚的汉子挠着脑袋:“你小子这次回来的倒是早,我且问你,可曾听到小草的消息?”

    原来为了这事!

    “大叔快进来”张百仁将张大叔请进来,然后道:“天下广大,大小道观无数,想要找起来不下于大海捞针,大叔放心,我尽快就是了。”

    张大叔轻轻一叹,随着张百仁来到客厅,张百仁砌了茶水:“小草之事急不来,日后只要小草下山走动,小侄必然会探听到风吹草动。”

    细细打量着张大叔的脸,整个人似乎苍老了许多。

    “大叔放心吧!”张百仁拍了拍张大叔肩膀。

    张大叔勉强一笑,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你小子啊,是我看着长大的,没想到转眼间五年就过去了。”

    张百仁忽然心中一动,当年自己刚刚降临此方世界,前两年因为先天神胎的原因,没有打破盘中之谜,等自己恢复记忆之后,已经来到了这塞外之地。

    “大叔,你对我母亲知道多少?”张百仁道。

    “你母亲啊……似乎是江南一家大户人家的女子,但不知为何却独自孤身一人来到了塞外,这一路不知道遭受了多少觊觎,不过还好都平安无事度了过来”张大叔看着张百仁:“你如今能够出人头地,定要好好报答你母亲。”

    古时候对孝道看的最重要,忠君是明面上的,那是糊弄人玩意,大家嘴上说说就行,孝道才是真正看出一个人品行的所在。

    在古时候孝道乃是一个人的品行证明。

    张百仁抚摸着真水钵:“在之前呢?大叔可知我母亲来自江南哪里?”

    张大叔摇摇头:“不知道!你母亲从未对人提起。”

    张百仁闻言一阵失望。

    ps:求一下订阅吧,最近没时间加更,下个月静下来会多更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