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两百一十七章 一根发丝的威力

第两百一十七章 一根发丝的威力

    “逆子,我纯阳道观可有亏欠你之处,你居然盗取了我纯阳道观三阳火符与至宝寒玉叛逃下山,还打伤了两位同门师兄,致使其不得不兵解!你说,我纯阳观可有对不起你的地方”纯阳观阳神真人缓步自树林外走出,看也不看地上哀嚎的武者。

    阳神真人法天象地,有无穷之力,一大群武者居然被火焰灼烧毫无反抗之力,这简直是碾压性的优势!

    “三叔祖!”瞧着眼前的中年男子,纯阳道观叛徒自山洞中走出来声音都有些颤抖。

    门派之中规矩森严,这男子常年在纯阳道观中受到眼前老祖的威压,心中恐惧可想而知。

    随即却见男子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站直身子,身上恐惧尽数散去,拔直了身板道:“小子若没猜错的话,三叔祖应该是阳神出窍。”

    “是又如何?”三叔祖冷冷一笑:“临死前,贫道可以听听你解释。”

    “解释就不必了,弟子身上有寒玉护体,师叔祖虽为阳神真人,但太阳真火却伤不得我!”男子自怀中拿出一个玉盒,只见寒霜蔓延,干燥的空气中都卷起了阵阵雪花。

    “混账!”那老道气的咬牙切齿:“今日起,纯阳道观李偆被逐出纯阳道观,凡天下修士皆可追杀!”纯阳道观老祖眼中怒火闪烁,周身太阳真火熊熊,猛地向着对面李偆汇聚而去。

    火焰熊熊,终究是无根之源,尚未靠近便被寒玉的严寒之气给扑灭。

    “都说了,寒玉专门克制纯阳道观的功法,你杀不死我!”李偆不紧不慢的站在那里。

    “你……”纯阳观老祖气得身子哆嗦,元神颤抖,叛徒就在眼前却无可奈何,这种滋味绝对不好受。

    “老祖,我这也是无奈之举,你莫要恨我!弟子本来便是李家旁系族人,混入纯阳道观为的便是这三阳火符与寒玉。只要我李家大计得逞,这三阳火符与寒玉必然原物奉还,并且还会赦封老祖与纯阳道观为我朝廷正统”李偆摇头晃脑,脸上满是得意。

    “混账!我纯阳道观如何行事,还用你李家来教吗?”道人眼中怒火闪烁:“你若是交出寒玉,看在往日的情分上,老祖留你一命未尝不可。”

    “老祖莫要睁着眼睛说瞎话,本官的命就在这里,老祖若有本事尽管拿去好了!纯阳道观阳神真人下山又能如何?我有寒玉克制。普通弟子下山,又不是我对手,本官身边武者成群,纯阳道观培育了护法弟子,但未必是本官对手,纯阳道观又能奈我何?奈我何啊?”李偆仰头大笑:“哈哈哈,哈哈哈,你们纯阳道观的规矩该改改了!整理日墨守成规有什么意思?这花花世界风姿物语,又有几个人能忍受得住繁华世界无穷诱惑?金顶观中就有不少弟子心中蠢蠢欲动,不过畏惧门规不敢下山罢了。”

    “竖子!竖子!”阳神老祖喝骂两声,却拿此人无可奈何。

    “老祖若是没事,那本官可就走了”男子收起寒玉,眼中满是嘲弄。

    老道士气的面色一阵青一阵白,眼见着叛徒就在自己身前大摇大摆走过,自己却无可奈何,这种憋屈简直能让人疯掉。

    “我说老道士,你到底靠不靠谱啊!连清理门户都做不来,看来纯阳道观也不怎么样嘛!”就在此时密林中一道稚嫩的声音自远处传来,就见一只黑瞎子脚步迟缓的慢慢向着此地移动。

    到了近前众人才看清,眼前之物哪里是熊瞎子,分明是一位稚子!一位披着熊皮的稚子!

    “小子,你怎么来了,这些家伙人多势众,你还不赶紧跑”道人面色一变,声音中带着一抹焦虑。

    “呵呵,你这老道太废柴!连清理门户都做不来,本少爷在一边看不过去了,这不寻思着过来给你帮帮忙嘛”张百仁来到场中站定,打量着场中东倒西歪的众人,眼中带着点点怪异之色:“我这人虽不是什么好鸟,甚至于喜欢有事的时候闹事,没事的时候找事,但叛徒在我眼前还这么嚣张,本大爷就看不下去了。”

    “这小子是谁?”李偆看也不看张百仁,而是一双眼睛转向了纯阳道观的老祖。

    “你快走啊,这小子身上有东西克制老祖,老祖我也未必能护持得了你”道人在张百仁耳边低语。

    张百仁‘嗤笑’一声:“小爷我是替你清理门户的,这么一个废柴你都拿不下,亏你妄为阳神真人,你且退到一边,看我手段!”

    说完后张百仁自脑后扯下一截发丝,一双眼睛看着李偆:“小子,活该你倒霉,本来小爷是不想趟浑水的,但没奈何你小子居然姓李,姓李还不算,居然还是李家旁系族人,小爷我这辈子最恨姓李的,你小子想好怎么死了吗?”

    “小屁孩,口气倒不小!你胆敢折辱本官,今日即便是老祖在此,本官也要将你拿下”李偆眼中带着冷光。

    “你敢!你若敢伤他一根汗毛,老祖我与李家没完!李家虽然势大,但我纯阳道观绝不畏惧!寒玉只有一块,不知能护持住你李家几人!”纯阳道观老祖顿时急眼了,狠话想也不想的立即放了出来。

    李偆闻言一阵犹豫,纯阳道观虽然名声不显于世,但实力绝对不比当世任何一家道观差!一旦惹上绝对是大麻烦!

    “小子,算你走运,还不快滚!”李偆怒视着张百仁。

    “你这老道,自己废柴也就罢了,居然连累小爷我也跟着丢脸!区区一个叛徒罢了,一根发丝便可斩尽场中众人!”

    说着话,张百仁手中在北风里中飘荡的发丝居然瞬间崩得笔直,任凭北风呼啸却奈何不得这发丝分毫,此时此刻,一股令人心悸的锋芒自发丝中迸射而出。

    那不再是一根简简单单的发丝,而是一柄剑!一并可以杀人的剑!一并可以斩尽天下众生的剑!

    剑意浩荡苍茫,猛然弹出刺穿了北风,北风仿佛是一张纸,被发丝刺出了一个微不可查的小洞。

    柔软的发丝连纸都刺不破,但偏偏此时却成了杀人宝剑。

    “噗嗤”

    一颗斗大头颅冲天而起,侍卫弥漫的看着眼前空气,剑丝的速度太快,快到这侍卫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甚至于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嗤”

    一颗米粒大小的红点出现在一位侍卫额头眉心上,此时侍卫眼中满是迷茫,跌倒在地,脑浆被剑丝震乱,死的不能再死。

    人身上最坚硬的就是头骨,可是头骨在发丝之力下仿佛是豆腐脑。

    场中众人看不清发丝的动作,纯阳道观的老道士却看清了,此时阳神都在轻微颤抖,眼中满是潮红:“炼剑成丝!传说中的炼剑成丝!”

    “跑!”有武者的速度突破了音爆,张百仁无力追赶,发丝仅仅只是发丝而已,张百仁虽然有炼剑成丝加持,但却终究做不到造物主一般,改变发丝的本质。

    除了五位突破音爆的易骨武者逃出去,站在三十丈外惊悚的看着场中,此时场中只留下满地弥漫的尸体。

    “一根发丝能杀人?开什么玩笑!我一定是做梦了,一定有人将我拖入噩梦,故意在陷害我!要在梦中斩杀我的魂魄!快醒来,快给我醒来!”此时李偆眼中满是惊恐,脚踏罡斗,不断掐着印诀,似乎想要在梦中醒来。

    别说李偆,若不是纯阳道观的老祖见多识广,只怕也以为自己在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