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两百二十四章 突厥的至高武道强者

第两百二十四章 突厥的至高武道强者

    身为道士,若不能长生不老,你丫的得意个什么劲啊!

    听着下方拓跋愚的话,张百仁莞尔:“老贼,你怎么说本少爷剑走偏锋,你又不修剑道,怎么知道我剑走偏锋!”

    “我!”拓跋愚被噎了一下,然后道:“自古以来,剑之正道浩荡堂皇,不战而屈人之兵,你小子小小年纪杀戮太深蒙蔽了心性,不得见神至道,如何长生?”

    “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不能得长生?你怎么知道我被蒙蔽了心性?”张百仁手中出现困仙绳,缠绕住了墙垛,顺着困仙绳下了城头,然后将困仙绳收起来:“拓跋愚,你我多有恩怨,今日两军阵前既然相遇,可敢与我决一死战?”

    “老夫又不是傻子,如何会与你决一死战!你是剑仙,老夫修炼术法,如何会与你决一死战”拓跋愚摇摇头,满眼鄙夷的看着张百仁:“果真年幼无知,不晓得忌讳二字。”

    “你这老家伙没事秀什么大道理!”张百仁止住步伐,因为他已经看到突厥将士举起了弓箭。

    “尔等几万突厥铁骑,那个敢和我一战?”张百仁一副七八岁的样子,背着剑囊站在北风中,话语顺着风声传出,突厥一片寂静。

    “我来!”

    两军阵前,大家都是刀头添血的大好男儿,如何受得了这般激将?区区一个孺童便敢两军叫阵,若无人应答只怕军心涣散。

    “杀!”拓跋愚冷冷一笑,一道乌光落入突厥武士背后,只见那突厥武士骑着马,疾如旋风当头一刀向张百仁劈砍而来,就像是在劈砍木桩一般,欲要将张百仁砍死。

    张百仁摇摇头,这一击力大无穷,又有马匹加持,自己剑意再厉害,也受不得这般力道撞击。

    “砰”

    张百仁手中困仙绳飞出,瞬间扯住了马前蹄,只听得一声惨叫,滚滚沙尘卷起,骑兵连带着马匹飞了出去,还不待张百仁出手,马上的骑兵已经栽倒在地,被马匹压在身下,令人毛骨悚然的筋骨断裂之声响遍全场,内脏被骨头茬子扎破,眼见着活不成了。

    “易筋强者罢了!”张百仁摇摇头。

    两军阵前霎时间鸦雀无声,隋朝这边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呐喊,突厥一方却是鸦雀无声,颜面无光。

    “我来!”又有突厥武士骑马奔驰,不蒸馒头争口气,就这样被一个稚子击败,大突厥武士的脸面还要不要了?传回去岂不是要成为突厥人的耻辱?

    这回突厥武士策马,但速度并不快,城墙上大隋士兵‘嘘’的一声叫突厥武士面色燥热,对付一个小娃娃还要骑马,简直丢人丢到了姥姥家。

    “啪”

    困仙绳在空气中抽出一道道响亮的爆鸣声,接着就见张百仁长鞭仿佛游蛇一般,猛地抽在了马匹的肚皮上。

    不管是什么动物,肚皮都是最脆弱的地方。

    马匹吃痛,瞬间失去了控制,开始暴躁乱跳,弄得马上突厥士兵不断抽打,但却是加重了马匹的躁动。

    “嗖”

    此时困仙绳突破音爆,卷起了阵阵的罡风,还不带马上突厥武士反应过来,已经被张百仁的困仙绳缠绕住脖子,猛地一扯抛飞而起。

    “砰!”

    大地卷起阵阵烟尘,突厥武士死得不能再死!

    拓跋愚面色难看,自怀中掏出了一个哨子,只听得一阵怪异声响,两位死去的突厥武士体内一个个大大小小的痘痘开始不断鼓起,接着破裂而出,无数黝黑的蜈蚣在北风中居然丝毫不惧,刹那间在地上密密麻麻的连成一片,向着张百仁席卷而来。

    “这一手妙!妙不可言!”张百仁纵身后退,手中长鞭扫过地面,所有拇指粗细的蜈蚣纷纷抛飞,然后坠落在地上,居然仿若没事一般,继续向着张百仁爬来。

    “剑意!”张百仁诛仙剑意迸射,虽然奈何不得满地蜈蚣的身体,但却直接诛杀了蜈蚣的灵魂。

    失去了灵魂的蜈蚣化为了‘植物人’一只只呆愣愣的停在地上,动也不动!

    “又是这一手!”拓跋愚面色难看,张百仁就是用这一手宰了自家的飞天蜈蚣。

    “不想出克制这一手的办法,日后见到这小子就要跑得远远的”拓跋愚心中打定了主意,要么驱赶大型野兽,要么就想办法克制了这小子的神通。

    “好东西啊!回去炮制药材可是好东西!”张百仁自背囊中拿出布匹,将地上的蜈蚣划拉在一起,打包装好。

    “我去!”

    又有突厥武士欲要骑马奔入场中,却被拓跋愚拦住:“都老老实实的呆着,区区一个稚子罢了!一群大人去欺负一个稚子,你们不要脸老夫还要脸呢。”

    这话说得漂亮,不愧是曾经在中原呆过的修士。既表达了对张百仁的鄙视,又给突厥武士找足了借口。

    张百仁无语,一双眼睛看着场中的众人嗤笑一声,转身困仙绳缠绕住墙头,爬了上去。

    “你小子,不愧是少年心性,喜欢出风头”鱼俱罗调笑着张百仁。

    张百仁摇摇头:“非是喜欢出风头,而是确定一件事情!”

    “什么事?”鱼俱罗一愣。

    “地图还在关内!我已经心中有了猜测!只待将军退了突厥强者,再去验证一番就知道了”张百仁坐在椅子上裹住熊皮开始沉思。

    日子一点点的流逝,突厥士兵不攻城,叫城头上的大隋士兵一阵欢快,闲着无聊双方开始打起了口水仗。

    虽然言语不通,但某些骂人的话还是能听得出一二的。

    于是乎双方从口水仗开始发展成了阵前斗将,双方不断出手争斗,互有输赢。

    转眼间过了六日,就在这一日正午之时,忽然间北地伸出一股气机冲天而起,就仿佛是油锅中泼入一盆冷水,整个大隋内外、吐蕃、突厥、韦室等等俱都有强者纷纷睁大眼睛,双目中满是震撼之色。

    东都洛阳

    钦天监

    钦天监司正一双眼睛瞧着北地冲天而起的气机,顿时面露骇然之色,惊得猛然倒退了一步,摔倒在地,撞得头破血流。

    顾不得伤势,胡乱擦拭了一把脸上的血液,钦天监司正着急忙慌向着永安宫跑去:

    “娘娘!娘娘!不好了!不好了!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报!”

    永安宫外传来一阵急促的禀告之声:“娘娘,钦天监司正大人有急事禀告。”

    “急事?叫他进来!”萧皇后正在用午膳,听了话放下筷子。

    过了片刻,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只见钦天监司正满面血了呼喇跑进大殿,扑通一声跪下:“娘娘,不好了,北地居然有武者突破了。”

    “有武者突破了?”萧皇后一愣,没反应过来,不知道有武者突破为什么值得大惊小怪。

    “娘娘!不是普通武者,是见神不坏的门槛!”见到萧皇后眼中疑惑弥漫,钦天监的官员解释了一声。

    “什么!”萧皇后惊得猛然站起身:“怎么会这么快!”

    钦天监司正摇摇头:“娘娘,如何是好?”

    “如何是好?已经突破了,又有什么办法?将消息传入东都,请陛下做主吧”萧皇后缓缓坐下身。

    某一处山头

    李昞面带狂喜之色:“哈哈哈,哈哈哈,天助我李家!天助我李家啊!鱼俱罗,看你这回还如何嚣张。”

    此时此刻,中土无数阳神高人纷纷驾驭流光向着北地而去,有见神不坏武者突破武道门槛,这可绝对不是小事情!

    “突破了?”契丹之中,大祭司顿时面色阴沉下来:“事情有些难办啊。”

    ps:今天四更,下午还有两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