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两百二十六章 强大的鱼俱罗!

第两百二十六章 强大的鱼俱罗!

    ,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鱼俱罗刚刚突破的时候,骨瘦如柴,皮包骨头,甚至于透过肌肤都可以模糊看到其体内的内脏器官。

    突厥祭祀比鱼俱罗更惨,整个人真的成了一具骷髅,就连皮肤都似乎融入了骨头之中。

    此时猛地吸气鼓胀,就仿佛是一只充了气的皮球,双方碰撞在一起,拳**接,卷起阵阵砂石,山头被不断削掉,颇为唬人。

    “嘭!”

    这一战直至日落西山,才见鱼俱罗纵身一跃,跳开了战圈,感受着空中观战的阳神,鱼俱罗身上白袍已经寸寸炸裂:“老不死的,你说本将军想要击败你,需要几招?今日一战畅快淋漓,自从本将军突破以后,从未这般畅快过。”

    “至高武道,并非各大门阀世家想象的那么简单,自楚汉之争,项羽后再无至高武道强者,这些人并未真正突破,如何知道至高武道的威能!”鱼俱罗嘴角翘起:“你我只是踏入了至高武道的门槛而已,真正的至高武道距离此境界尚且有十万八千里!须知汉末之时可不缺上古灵物,为何却偏偏只有楚霸王一个人为至高武道强者?”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突厥武士顿时变了颜色。

    “世人对于至高武道的认知太模糊,我等不过才刚刚踏上门槛罢了,临门一脚都没迈过去!”鱼俱罗这话是说给对面突厥武士听的,更是说给天空中暗自观战的阳神真人听的。

    “唉,至高武道没那么容易突破,需要的条件太苛刻!但在至高武道前进的道路上每蜕变一寸肌肤、一块骨骼,那都是天地云泥之别!”鱼俱罗满面感慨。

    “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么说?”突厥武士一愣。

    “和你说这么多是想告诉你,告诉突厥!以后别老想着打关内的主意,我比你走得远,岂止是一块骨骼的差距!想要击败你,十招足矣!安心的滚回塞北潜修吧!”

    说完后鱼俱罗一掌拍出,犹若惊雷,空气都为之凝固。

    “砰!”

    “砰!”

    “砰!”

    一连串的交手根本就看不清人影,在睁眼时突厥武士已经倒飞出去,撞入了山石中,激起一片尘埃。

    “你败了!”说完后鱼俱罗二话不说突破音速返回了城头。

    亲卫递过衣衫,鱼俱罗换了衣衫,看向下方的大军:“拓跋愚,之前承诺的话可别失信!”

    “怎么会!怎么会败得这么干脆利落!”拓跋愚没有理会鱼俱罗的话,而是一双眼睛看向灰尘弥漫的山头,眼中满是难以置信。

    “大将军之前在山顶说得可是真的?”张百仁露出好奇之色。

    “半真半假!”鱼俱罗苦笑:“至高武道艰难无比,没有上古至高武道强者留下的只言片语,我又如何知道?未来的路全靠猜测,全靠自己摸索!”

    张百仁闻言了然,至高武道若是那么容易突破,也不会自秦朝之后只有西楚霸王一个人。

    其实门阀世家弄混淆了一个概念,神物只是相助武者打开至道枷锁,突破见神不坏的临界点而已,真正能不能突破至高武道,还要看一个人的机缘、运气。

    不过张百仁认为鱼俱罗突破的希望比任何人都要大,天生双瞳血脉不凡,若论至高武道,当世唯有鱼俱罗最有希望突破。

    自古以来重瞳者无不能成就一番大事业,似乎老天特别偏爱这些重瞳者。

    “拓跋愚,五千人头留下!”张百仁踩在了椅子上,对下方突厥阵营喊了一声。

    “轰!”

    远处山石崩开,突厥武士自乱世中飞射出来,站在山顶许久无语。

    “控弦”拓跋愚一声呵斥,无数突厥武士开弓拉箭,将矛头对准了之前韦云起突袭契丹之时,搜刮来的五千俘虏。

    “你们走出去,与大隋决一死战!”拓跋愚面无表情的坐在自家异兽上。

    五千契丹人面若死灰,面对着无数寒光闪烁箭矢,脚步僵硬的走出队伍,战意全无的站在城楼下,眼中满是颓败。

    “小子,五千人头就在这里,有本事你尽管自己取就是了!”拓跋愚阴阳怪气道:“早就看这些家伙不顺眼了,整日里还要加以防备,今日赠送给尔等,也算去了一块心病!”

    “杀了!放箭杀了!”张百仁瞧着下方的契丹士兵,眉毛抖动犹若利剑,稚嫩的脸上满是狠辣,怪异无比。

    一边的鱼俱罗一愣,听着身边的控弦之声,连忙高呼:“住手!都暂且住手!”

    说完后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瞧得张百仁面色发毛:“我说小先生,你现在有些不对劲啊!”

    “不对劲?没有啊!有什么不对劲的?”张百仁一愣。

    “你的杀意怎么比本将军还要大?这可是五千条人命,本将军虽然战场上杀戮无数,但对于俘虏可从未下过毒手!小先生的杀意当真是惊人!”鱼俱罗面色凝重道:“小先生还是沐浴戒斋一段时间吧!”

    “有吗?”张百仁细嫩的手指摸了摸眉毛。

    “有!”鱼俱罗很肯定的点点头。

    说完后瞧着下面精神紧张的五千契丹士兵,声如惊雷:“尔等放下武器,可以饶尔等一命!”

    “叮叮当当”

    铁器落地之音响个不停。

    鱼俱罗拍拍张百仁的肩膀:“这些契丹人俘虏了之后观察一段时间,是可以编入我大隋军队的,这些家伙都是蛮夷之辈,哪里懂得什么忠君爱国,只知道胜者为王!这些家伙用起来,比自己人都要叫人省心!”

    说完后鱼俱罗拿起张百仁腰间的长剑,只听得鱼俱罗一声闷哼,面露惊容:“好厉害的剑意!”

    说着话扯下一边破碎的衣袍,缓缓撕成布条将长剑包裹住:“小先生理应封剑一段时间,小先生的剑太危险!”

    “不必了,追回边关地图要紧!当年五胡乱华之时,外族人屠杀我汉家同袍,致使我汉家差点亡族灭种,看我汉家与畜类无异!对于这些畜生,贫道可从来都不会心慈手软!”张百仁拿过了鱼俱罗手中的长剑。

    “你太极端!”鱼俱罗轻轻一叹。

    “非血无以洗刷罪孽!”张百仁将长剑放在腰间:“剑走偏锋?未必吧!”

    瞧着张百仁远去,再看看下方收拢的契丹士兵,鱼俱罗深吸一口气:“去给城南张家送信,此事只能请张母出面了,这小子是不是受到了什么刺激?怎么这般大的杀性!对于其日后道功可是有害无益。”

    只要真正读过历史的人都知道,异族是何等的残暴,二十一世纪尚且有新疆达赖作乱,更何况是古代?

    而且此等异端都是胆小、怯懦无能之辈,只会拿普通无辜的民众去下手,伤害无辜!这等人的血液是罪血,很难想象这种人若育有子孙,在这种人性格的影响下,会不会正常!

    每个人都是有本性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就是如此!

    除非是情绪特别激动,受到极大刺而激犯罪的人除外。其余主动犯罪的人,只要是出了监狱依旧还会重蹈覆辙!有的人会说监狱里没有教会这些犯罪分子一技之长,因为活不下去所以才会继续犯罪!在二十一世纪,苦力多得是,何须一技之长?只要吃苦总归是饿不死!

    借口怎么说都有,也不想想,给犯罪分子培育一技之长,用的是普通上班族纳税人的钱!等犯罪分子出来后还会与你竞争职位,加大你的就业压力!简直是给自己找麻烦!

    “极端?有吗?”张百仁怀抱长剑,独自走在大街上,眼中满是思索。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