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二百二十八章 法明和尚

第二百二十八章 法明和尚

    去涿郡偷东西,能不提前做好情报工作吗?

    对于涿郡的权贵、势力、强者,男子可谓是如数家珍,比之涿郡的主人涿郡侯还要熟悉。

    “风沙来的怪异,想来是有人想延误咱们行程,这风沙席卷方圆几十里,这可不是小手段!”领头男子背对着风沙,露出了单薄的身子。

    “大人,那咱们现在怎么办?”一个侍卫道。

    “继续赶路,昼夜兼程的赶路,风沙大也要赶路!对方越想叫咱们停下,咱们就越要赶路!”说完后男子迎着风沙,步履蹒跚的向着西方继续走去。

    此时众人已经自东突厥进入了敦煌境内,绕了一大圈,怪异至极!

    “唰”

    旋风坍塌,张百仁看着眼前的一小堆沙土,露了无奈之色:“这术法除了招来狂风之外,简直是鸡肋,什么作用都没有。”

    以张百仁的手段,不过是维持了一个时辰,便已经力气不支,散去了术法。

    盘坐在地上回复真气,张百仁揉了揉脑袋:“麻烦!此地应该是张掖,这些家伙跑到西域要做什么!脑袋抽筋了不成?”

    张百仁可以不用休息,但马匹不行、老鼠也不行,沙漠中风沙那么大,若是没有这只小老鼠的帮助,自己根本就无法追踪对方。

    “花费这么大劲就是为了转悠着玩,谁信啊!”张百仁撇了撇嘴,闭上眼睛躺在柔软的黄沙中继续歇息。

    事实证明,突厥人不是铁打的,这般疾驰赶路,也开始逐渐吃不消。尤其是顶着张百仁的狂风,更加的吃不消。

    “大哥,咱们与那小子差了半日路程,到了沙漠中马匹几乎失去了作用,这小子想要追上咱们,几乎不可能!要不咱们休息半日?”一个突厥武士苦笑。

    “不行,大家再忍忍,这条路上有不少土匪,专门打劫前往西域通商之人,知道这里是哪里吗?”领头之人不急不慢的走在前面,脸上丝毫不见疲惫。

    众人连连摇头,首领嗤笑:“叫你们平日看点书,多了解一下汉家文化,你们就是不听!”

    “大人,咱们兄弟整日里为了温饱发愁,习武也需要大量金钱,哪里还有时间去读书!而且汉字那么复杂,那个认得啊……”其中一人嘟囔着。

    首领披着斗笠,回过头停住脚步:“金刚,你说说!你自幼研究经书,识得天下地域风土人情,可知此地是哪里?”

    金刚,当是威猛无比,孔武有力!

    眼前的男子虽然一袭佛家衣衫,但却和威猛的金刚沾不上任何关系。

    “和尚若是没有猜错的的话,这里应该是黄金之路”和尚很儒雅,虽然面色苍白,但却风度翩翩。

    “不错,这里正是黄金之路,也是汉人所说的丝绸之路,虽然西域各国连年征战,沙匪横行,但这条路实在是令人眼红,那些商人逐利,这丝绸之路只要走上一遭,便足够活一辈子了!这些家伙各各见钱眼开,都是要钱不要命的主!丝绸之路虽然乱,但贪婪之辈、利欲熏心之人更多!”头领停下脚步。

    “噗通”一声,和尚居然直接栽倒在地。

    “法明,你没事吧!”有突厥汉子急忙上前扶住了和尚。

    法明摇摇头,嘴唇苍白,眼睛逐渐变得黯淡无光:“大头领!”

    “嗯!”头领应了一声。

    “我的金刚之身已经被破了,还请大统领就将我葬在这沙漠中吧!”法明面色苍白,丝毫没有死亡前的恐惧。

    “是我的错,要不是我遁术出了差错,你也不会被大隋高手围住”斗笠下,大头领的眼中闪过一抹悲痛:“你坚持一下,绝对不能死!听人说西域佛国无数,只要咱们进入西域,必然可以找到佛家大师为你续命!”

    法明摇摇头:“不可!大头领还是带着地图先回去吧,免得误了前途。”

    “前途?”首领闻言大笑,笑声肆无忌惮的传遍了荒漠:“前途?你师父待我如亲传弟子,授我武道,你是大师的唯一弟子,大师的全部希望都在你身上,你若是死了,我如何与大师交代?如何与大师交代?如今千里迢迢已经来到了西域,你只要在坚持下,便可得到治疗,但你现在却告诉我你坚持不下去了,你莫非在和我开玩笑?”

    大头领猛地抓住了法明的脖子:“我和你说,你必须要活下去!必须活下去!”

    法明深吸一口气:“后面的杀星不断追赶,若是再带着我,咱们谁都走不了,只能说是天亡我也!天亡我也!大头领还是去逃命吧!”

    “杀星!杀星!我倒要看看那杀星有多麽厉害,是不是拓跋愚吹出来的!”大头领猛地拔出弯刀,劈入了黄沙之中。

    法明苦笑着摇摇头:“不单单拓跋法师说的,更是我的直觉!咱们绝不是那杀星的对手,每一次探听那杀星的动静,和尚都觉得耳如针扎,这种感觉从未有过。”

    说完后,法明双手缓缓合十,闭上了眼睛。

    “你给我停下!”大头领一声怒喝,抓住了法明的肩膀,可惜此时法明早就没有了气息。

    “混账!”感受到法明心脏停止了跳动,大头领怒火冲天,猛地一脚将法明踢翻:“谁叫你死的!谁叫你死的!混蛋!”

    “大头领,法明已经死了,咱们如今怎么办?”一个侍卫压低嗓子道。

    “怎么办?当然是继续赶路!”大头领没好气道。

    “可是法明禅师都已经死了,咱们还去西域做什么”一个突厥武士疑惑道。

    “听人说西域有古国宝图出世,咱们若能将宝图夺取过来,武道大成就在眼前!本来想带着法明前去,天耳通有助于咱们夺宝,顺便将其伤势治好,不曾想这窝囊废居然死了!”大头领再次狠狠的踢了法明一脚:“咱们继续赶路,那小子在后面紧追,可千万不要被其追上。”

    说完后大头领当先而去,侍卫看着法明的尸体,略带犹豫,来不及挖坑将法明埋了,只是拿起外套将法明的尸体罩住:“法明禅师,等我们回来之后再将你火化了,还望勿怪!”

    说完后一行人远去,逐渐化为了黑点。

    第二日天刚亮,张百仁骑着马在沙漠中行走,远远的就看到了一个风度翩翩的和尚坐在那里。

    “那些人呢!”张百仁审视着和尚,记得那六张画像中就有这个和尚的影子。

    此时和尚面色苍白,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小友年纪轻轻,剑道通天彻地,和尚佩服,那些人已经走了,昨天半夜就走了。”

    张百仁骑在马上,打量着和尚:“他们怎么将你仍在这里了?”

    “和尚诈死”法明对着张百仁眨了眨眼睛。

    “你这和尚倒也有意思”张百仁骑着马围绕法明走了一圈,手中的困仙绳晃了晃:“我倒是好奇,你怎么不和这些家伙一起去?”

    “前方死路,我自然不会去”法明摇摇头。

    “他们自寻死路,你呢?你碰到了本少爷,不也是死路一条”张百仁打量着法明:“看你也是个汉人,咱们在域外相遇便算是有缘,你们这些和尚祸害塞外人倒也挺好。这样吧,只要你说出一个叫我不杀你的理由,本少爷就放你一条生路。”

    法明看着张百仁,一双眼睛眨啊眨,过了一会才道:“还请阁下开出条件!”

    “我开条件?”张百仁摸了摸剑囊,自背后的包袱中取出一块鸡腿:“我说和尚,都说出家人清规戒律,你将鸡腿吃了,我便放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