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二百三十一章 龙门客栈

第二百三十一章 龙门客栈

    张百仁心里开始嘀咕,若是按照自己的猜测,完全可行!而且很符合后世历史的发展进程。

    “本公子最讨厌和尚!”张百仁瞧着法明,给了对方一鞭子,抽的法明呲牙咧嘴:“施主,我可没有得罪你,和尚怎么你了,你恨和尚!”

    “本公子就是恨,没由来的恨!”张百仁撇了撇嘴:“恨一个东西不需要理由。”

    法明无奈,只能闷闷的坐在那里,仿佛受伤小兽,不敢反驳张百仁的话。

    张百仁坐在沙地想着心思,眼见天色渐暗,方才站起身:“走吧!本公子对于哥舒翼好奇得很!”

    说着话张百仁翻身上马,大漠落日长河景象确实是美的令人陶醉。

    金黄色砂砾此时渲染成了靓丽的紫色,美得令人心神不能自拔!

    一步迈出,似乎踩在了彩虹中,迈步于地毯之上。

    随着走进,张百仁终于看清龙门客栈的样子,龙门客栈之所以叫龙门客栈,是因为此地称之为龙门。

    此时无数商贾在清点着货物,密密麻麻的车队、货物排出了里许。

    一连串灯笼挂在了门前的杆子上,随风飘舞。大红灯笼饱经风霜,颜色逐渐变得暗淡。

    客栈中气氛火爆,嘈杂之音响个不停,仿佛刹那进入了蚊子窝一样。

    “哟,客官几位?”一个略带肥胖,气喘吁吁的小二跑了过来,牵住张百仁手中的缰绳。

    “两位!”张百仁此时一双眼睛全都用来打量客栈,没时间理会眼前的小二。

    “好说,二位打尖还是住店?”小二殷勤道。

    “住店!”张百仁收回目光,客栈饱经风霜,已经变得老旧,但却依旧可以在细微之处看得出当年的气势。

    “客观是常客还是第一次来?”店小二道。

    张百仁闻言眉头皱起:“你这家伙怎么尽是废话,若爷我经常来,你会不认得我?”

    小二讨了个没趣,讪讪一笑:“二位爷,我们这里的住宿费可不便宜,一日五两银子。”

    “拿去”张百仁手掌一抛,一块沉甸甸官银抛入小二手中:“要最好的客房,最好的美食!多退少补!”

    “好嘞爷,您二位随我来”小二将马匹交给一位汉子,领着张百仁与法明做了登记,来到了后院住处:“怎么样,二位爷还满意吗?”

    “虽然简陋,但也不错了”法明和尚点点头:“值五两银子。”

    张百仁转身下楼,向着前院走去:“去招呼后厨,好酒好菜尽管上。”

    不过一走入大堂,张百仁却是面色一变,此时大堂中气氛怪异,虽然表面和谐,但却说不出的别扭。

    大堂很大,能容纳百人以上。

    此时在大堂的东南角一群熟悉衣衫映入眼帘。

    军机秘府!

    “军机秘府的人怎么会来到这里?”张百仁不动声色的缓步走入大堂,军机秘府的人座靠东南,无形中看死了门户。

    在大堂中的西北角落坐着一群周身笼罩在黑袍中的人影,在大厅中央与东北、西南方向坐着的是各路游散商客。

    张百仁与法明迈步走入大堂,刹那间不知道吸引了多少目光。

    二人年纪都不大,尤其是张百仁造型怪异,背着一把比自己大了些许的剑囊,看起来当真怪异到了极点。

    法明喧了一声佛号,对着大厅中人行了一礼,张百仁缓步而行,瞧着那一道道锋锐的目光,冷冷一哼:“在看就将尔等那一双招子挖下来喂狗!”

    “小子,好狂的口气,不知道你本事有没有你的口气大!”西北角黑袍人中,一人忍不住开口。

    “老三!”其中一人拍在了男子的肩膀上:“别惹事!”

    “你是在和我说话?”对方想要息事宁人,张百仁却不乐意。

    瞧着张百仁的动作,法明苦笑,没有跟过去。

    这小爷绝对不是省油的灯,自己一路上可是吃尽了苦头。

    张百仁缓步来到男子身边,男子周身笼罩在黑袍中,看不清表情,就连头上都带着一个连衣帽子,脸隐藏在阴影之中。

    “老三!”见到老三要发作,之前的汉子再次一掌拍在了老三的胸口。

    “小兄弟,之前是老三不对,本人在这里给你陪个罪”男子站起身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张百仁看着那黑袍人,法明走了过来:“还没找到目标,莫要弄出动静打草惊蛇。”

    张百仁点点头:“老三是吧,本公子记住你了!”

    说完后转身来到了东北角,找到一张靠边的桌子坐下。

    “施主,你小小年纪戾气太重了”法明苦笑。

    “戾气重?你不是第一个这么和我说的人,鱼俱罗大将军也曾和我说过”张百仁端起酒杯,看着摆在桌子上的小菜,露出了笑容。

    “小先生,你这样绝对无法步入玉液还丹之境”法明道。

    “嗯?你又不是我,你怎么晓得我不能步入玉液还丹境界!”张百仁瞧着大堂:“你说我戾气重,但你看着大堂,能走丝绸之路这条线的,哪个是身家清白之辈?手上没有血腥的人,早就被沙匪给吃得骨头都不剩,埋骨于黄沙之中。”

    “这大堂之中都为商贾,或为各大势力做事,手下岂能不沾染血腥?”张百仁一阵感慨,时代决定了心态,在这个弱肉强食的时代,就已经注定了商贾多为为富不仁之辈。

    说得也是,人家自家辛辛苦苦赚来的钱,凭什么分给那些穷苦卑贱胚子?

    有钱人那个不玩几出强抢民女,那还叫有钱人吗?

    二十一世纪尚且屡见不鲜,强拆之事明目张胆,更何况是官官相护门阀世家连成一片的古代?

    强抢民女并不是真的强抢,大家都是要脸面之人,强抢民女传出去太败坏名声,而是使出某一种手段叫你家破人亡,或者是栽赃陷害叫你进入牢狱,到时候你不得不自己主动送上门来。

    这样一来官面上也抓不到把柄,大家你情我愿,你好我好大家好。

    张百仁喝着酒水,这世道有几个好人?

    当然了,真正有良心的商贾不是没有,而是太少!

    世人都说士农工商,有的人说是地位排序,其实并不是这样。

    并不是农民的身份就在商人的头上,恰恰相反!

    所谓的士农工商,是按照古时候生产力与需求力、重要性排序的。

    士大夫一族高高在上,身份地位自然不用说。

    农民,在古时候是农耕时期,没有人种田可不行!

    士大夫是统治者,将自己排在第一位,将农民的重要性排在了第二位。

    至于说工人与商人,也就是那回事吧。不管在那个时代,有钱的人都是大爷,钱是万能的。

    士农工商并不是地位排序,而是在一个体系中的重要性排序。

    农民最多,也最不值钱!受到的压榨也最多!

    张百仁的强势霸道,叫大堂中众人拐弯抹角频频侧目,张百仁不紧不慢的喝着酒水,军机秘府侍卫一双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西北角落里的黑衣人,一点顾忌都没有。

    “大人,楼兰古国地图就在这伙人身上吗?”一个军机秘府的百人长低声道。

    “**不离十,大家都给我盯紧了!只要这伙人敢出客栈,全部格杀勿论!这些混账居然盗取了太子的楼兰古国地图,当真是活腻味了!”千人长气得咬牙切齿:“谁给他们的狗胆。”

    “若能将这些家伙格杀,咱们在太子面前可是大大的长了脸”百人长嘿嘿一笑。

    “太子?”张百仁一愣,他若是没记错的话,太子今年该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