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两百三十六章 摸乃杀

第两百三十六章 摸乃杀

    易骨强者已经是非人的存在,生命力之强令人触目惊心。

    即便此时大出血,这家伙依旧活蹦乱跳,没有丝毫死去的样子。

    瞅瞅地图,张百仁看向了身边的蔡炯:“你为太子办事,见过楼兰古国地图吗?”

    蔡炯摇摇头:“楼兰古国地图何其珍贵,下官哪里有机会一睹真容。”

    张百仁看着大头领:“威胁我?我这个人最讨厌别人威胁!你出刀的速速再快,能将地图砍几刀?”

    “若是识相,就乖乖的将地图交给我,给你一条生路也未尝可知”张百仁伸出手掌:“地图给我!”

    “放了我兄弟!”

    大头领气喘吁吁,咆哮着道。

    “好一出兄弟情深!”张百仁转头对一边的侍卫道:“来,拉出一个乱党。”

    两位侍卫走出,推着一位叛党来到近前。

    “唰!”张百仁手掌伸出,抓住军机秘府侍卫腰间的长刀,刹那一股匹练闪烁惊艳当场,只听得一阵惨叫,血光迸射而出,乱党双臂齐根而断。

    “混账!我和你拼了!”大头领长刀瞬间飞起,向着手中的地图砍来。

    “嗖”此时蔡炯出手,大头领对于蔡炯的长刀不管不顾,直接一刀劈砍再了地图上。

    “噗嗤!”

    血液喷溅,大头领双手齐根而断,仿佛没有感到疼痛一般,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跌落在地的地图,满面不解:“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地图没有被切开!”

    “蠢货!楼兰古国距今接近五百多年的历史,几乎可以追溯到三国时代,这么久的时间想要将地图保存起来,若不用特殊材料,真的很难做到”张百仁嗤笑一声,缓缓弯腰踩住了掉在地上的那只手臂,将黑色地图自手掌中拿出来,看也不看直接塞入怀中,来到了大头领身前,掀开了对方的衣衫!

    “不是中原人,之前听此人口齿伶俐,本座还以为是中原人!”张百仁扫过一群黑衣人:“将黑袍都扯下来。”

    众侍卫闻言纷纷将黑袍人帽子扯下来,瞧着那一张张风格怪异的面孔,在其中居然看到了一张汉人的脸。

    此时这汉人身子瑟瑟发抖,面色苍白至极。

    “叛徒!”蔡炯怒骂了一声,疾步上前狠狠一巴掌抽了下去:“太子待你不薄,为何盗取古国地图?为什么?”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男子‘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连连哀求:“非下官所愿,而是这些人绑架了下官的家中老***得下官不得不作为啊。”

    “是嘛!逼你出手!”蔡炯拿着长刀拍了拍男子脸蛋:“之前与我等刀兵相向,可没见你手下留情。”

    “大人饶命,都是他们逼得!都是他们逼得啊!”男子苦苦哀求。

    “拖出去凌迟了!太子仁慈,说只要你肯认错,便饶你一命!但我们这些跟着太子混的人却不行,太子可以饶了你,我等不能饶了你!太子身后有那么多兄弟盯着呢,岂能给你活路?如何体现太子威严?”蔡炯冷声道。

    说完后来到张百仁身前:“叫大人见笑了,不知这群俘虏如何处置?”

    “你随便就好!”张百仁摆摆手。

    就在此时,客栈外一只雄鹰扑闪着飞了进来,落在蔡炯的肩膀上。

    拿下鹰腿上的书信,蔡炯面色一变,对着张百仁道:“大人,太子急召我等前往长安护驾,太子即将启程前往洛阳。”

    张百仁心中一动,但随即摇摇头,想要借助这伙人找到边防地图的念头打消了,客栈中这么多人,若是一一搜寻起来,没有一日时间难以完成。

    蔡炯此人对太子忠心耿耿,可不会为自己耽搁一日的时间。

    “自去吧!”张百仁摆摆手。

    “多谢大人体谅!”说完后高声道:“将这些汉子都杀了,路上带这么多累赘作甚!”

    蔡炯开始处置乱党,张百仁一双眼睛扫过大堂,起身来到后院瞧了瞧法明的大门:“法明,事情有变,朝廷的人要立即撤退!现在寻找那五个突厥人最好的办法便是你的天耳通,经过这么长时间耽搁,本座的老鼠已经失去了作用,你的天耳通不是说可遍查万物吗?别告诉我你找不到这伙突厥人!”

    张百仁推开门,法明端坐在桌子前,此时正在念经。

    “和尚是真不知道!这里人多嘈杂,一点线索都没有,如何去辨听?”法明苦笑着睁开眼:“我虽然不知道,但有一个人一定知道。”

    “谁?”张百仁眼中剑意流转,瞧得法明一个激灵:“客栈的地头蛇!”

    “不早说!”

    张百仁走出去,打开自家的屋门,转身插上了门插,掀开帷帐揭开被子,却见女掌柜双目喷火的瞪着自己。

    前院的动静瞒不过女掌柜,虽然力量被封,但耳力还在。

    “掌柜的,你也别瞪我,我也不想为难你,只要你肯乖乖配合,明日之后你我江湖路远不会再见”张百仁手指落在掌柜咽喉处,一根银针被逼了出来。

    “要我配合?你如今已经制住了我,叫我如何配合?”掌柜眼中满是冷光,如果目光能杀人,张百仁肯定死了不知道多少次。

    “昨天来的五个突厥人在那个客房?虽然对方带了人皮面具,但绝对瞒不过你”张百仁站在床头看着掌柜。

    掌柜冷冷一哼,嗤之以鼻的闭上眼睛。

    “不肯说?”张百仁摇摇头,男人对付女人的办法太多。

    掀开被子,张百仁的手掌仿佛灵蛇一般钻了进去,顺着衣襟缓缓向着女掌柜的小腹摸去。

    “混账!你敢非礼老娘!”女掌柜呲目欲裂,怒火迸发。

    张百仁不为所动,手掌继续上移,摸过了肚脐,来到了双峰之下。

    眼见着一只手掌就要攀登上高峰,女掌柜怒斥道:“混账,我说!我说!我说!”

    “那你说吧”张百仁手掌停住,丝毫没有抽出去的样子。

    “我若是说出来,你决不能在为难我”女掌柜咬牙切齿,胸口气的不断鼓动。

    “没事我为难你做什么!你看我这麽小,对于女色也是有心无力”张百仁缓缓回出手掌,在掌柜软绵的小肚上画了一个圈圈,惹得掌柜顿时一片怒火冲天:“天字号丙丁房,赶紧抽出你的脏手。”

    张百仁闻言果真不在戏弄,抽回了手掌后,似乎萦绕着一丝丝怪异的香气,下意识放在鼻尖嗅了嗅,惹得掌柜面色羞红,怒火喷涌,眼睛都红了。

    “唰”

    张百仁一拉被子,将其脸蒙上,放下帷幕转身向着天字号丙丁房而去。

    房间中气机软绵,张百仁的脚步声传出,顿时叫房中的呼吸瞬间屏住。

    “外面那么热闹,几位兄台怎么不去凑凑热闹”张百仁站在门外漫不经心道。

    “外面刀光剑影,若不小心被误伤,可没地方说理去!你是谁家小娃娃,现在客栈乱的很,没事别乱跑”屋子里传来一阵关心之声。

    “多谢大叔关心,小子这就回去睡觉”张百仁脚步往外走,听着张百仁脚步逐渐远去,屋中众人松了一口气。

    就在此时,忽然一道绳索猛然抽开大门,窜入了屋中,劈头盖脸向着众人打去。

    “不好,被盯上了!”屋中五人晓得暴漏,一声声怒喝,瞬间拿着弯刀冲了出来,对着张百仁当头劈砍而来。

    “砰!”其中一人被鞭子抽飞,失去了力量跌倒在屋子里,剩下四人拿住弯刀向张百仁劈砍而来。

    此时几人易了容,也分辨不出样子,更不知道谁掌握了遁术,没得选择只能速战速决,困仙绳犹若蛟龙,连连爆开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