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两百四十章 流沙之力

第两百四十章 流沙之力

    能走丝绸之路这条线的,可都没有简单之辈!

    确实是如此,丝绸之路的艰险非常人所能了解。

    沙漠盗匪、大小国度的盘剥,部族压榨,若是没有过人手段,强硬的实力,怎么走得过去?早就交代在半路了!

    沙漠之中人气罕见,乃是妖兽的天堂,这里的妖兽可以说是比之海洋里面的妖兽也绝对不弱。

    海洋里面有龙王,沙漠里面也不会没有巨头。

    没有实力如何在群妖抓牙下保证自家的安危?

    今日放走了这群商贾,一旦被其回过气来,回到中原之后发动势力,这塔塔家族面临的必然是灭顶之灾。

    若能将其都留在这里,人走茶凉也不会有人替其复仇!

    张百仁抚摸着钵盂,此时其全部精气神都用来感知钵盂之中的那股玄妙波动,寻找那股玄妙波动的规律,至于说客栈众人的死活,和他关系不大!自己只需找个机会冲出去就好了!

    看着女掌柜下楼帮助众人击杀野兽,法明和尚走过来,劝了一句:“都是一条条活生生的生命啊!”

    “和尚心存慈悲,内有怜悯,你不妨出手救助”张百仁似笑非笑的看着法明和尚。

    法明和尚讪笑,默不作声的捻着念珠,张百仁道:“和尚,地图我已经找到,咱们就此分别各自逃命,你若能活着出去,就来涿郡找我。”

    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远处,他已经看到了远处有突厥法师在施法。

    “将客栈击沉,陷入黄沙之中,埋葬了客栈中的所有人!”突厥领头之人道。

    “大人,小的精通遁术,执掌土系神力,这等小事就交给小的吧!”大头领站出来面带笑容。

    听着大统领话语,骑在马背上的一位突厥人哈哈一笑:“雏默,你是我突厥的骄傲!是我塔塔家族的骄傲!我塔塔家族虽然在突厥中微不足道,但因为你的存在,我塔塔家族注定要崛起。”

    雏默闻言沉默,塔塔家族并不是突厥本部人马,而是在很远的塞外搬迁而来,臣服于突厥铁骑之下,成为了突厥的一份子。

    雏默便是那大统领,三十多岁的样子,下巴处靠近咽喉的地方有一道狰狞的刀疤,看起来殊为恐怖。

    雏默跳下马,只见土地一阵翻滚,所有毒虫瞬间被颠簸飞了出去。

    雏默拿起地上的一把黄沙,双手合十将黄沙夹在掌心,念动怪异的咒语。

    咒语声缓缓传出,在空中飘荡,似乎与冥冥中的自然伟力沟通,脚下黄沙在此时似乎活了过来,化为一张大口,欲要吞噬掉塞外沙地上的一切。

    看着那翻滚的流沙,客栈中众人猛然一惊,女掌柜惊呼:“不好,这群人居然想要沉没了客栈!将我等彻底埋葬于地底深处,大家冲出去!”

    “外面全是毒虫、妖兽,冲出去会死的!”一位商贾面色惨白。

    “嗖!”女掌柜不去管众人,直接卷起阵阵音爆冲了出去,懒得和众人磨叽。

    黄沙缓缓灌注到屋子里,此时商贾请来的侍卫也顾不得保护主家老板,这个时候逃命要紧,一个个纷纷窜了出去,向着外界冲去。

    流沙翻滚,易筋强者瞬间陷入其中,几个翻滚没了声息。

    易骨强者好一些,但流沙太软借不到力,不突破音爆,也只能步了后尘,被黄沙埋葬。

    这便是术法的威能,若众人一拥而上,雏默的力量再大,也绝对不是众人的对手,此时借助术法之威,活活埋葬了这么多武者。

    “李老三,老子花了十万两银子雇你保护我安全,你不能走啊!”一位商贾拽住自家易骨境界侍卫。

    “老板,如此状况,在下无能为力,老板自求多福吧!”侍卫猛地一甩,将老板甩了个趔趄,转身奔驰而去。

    “混账,你个狼心狗肺的玩意,你不守信用!”留下商贾在客栈中破口大骂。

    “松手!你给我松手啊!”侍卫使劲的拉扯着衣袖,那老板却迟迟不肯松手:“带我出去!带我出去!我给你一百万两银子!”

    “噗嗤”

    长刀出鞘,血光迸射,侍卫一刀斩断了雇主的手臂,面色狰狞道:“都快死了!要银子有什么用?你就算是给我一百万两黄金,花不出去又有什么用?”

    “爹!你和我一起走啊!”一位英武的年轻男子拖拽着一位老者。

    “啪!”老者手中鞭子扬起,在男子年轻的脸上留下一道血痕:“滚!滚!滚!别管我,你是易骨强者,你拜师湘南大家,突破了音爆,你还有逃生的希望,若是拉扯着我,咱们都要一起死!日后家中的一切都靠你了!”

    老者泪流满面,但却不得不拿起鞭子狠命的抽打着儿子。

    “爹!”青年悲啼。

    “走!快走!我打死你个不孝子!”老者眼含热泪,手中鞭子更加狠辣。

    “老爷,老爷,你莫要抛下我,你莫要抛下我啊!”如花美眷抱着自家老爷,满脸泪水。

    “滚开!”老爷一巴掌打的夫人晕头转向,然后突破音爆冲出了客栈。

    客栈沉没犹若世界末日,乃是阴阳两隔!

    人性的复杂此时显露无疑!

    或狠辣或多情!

    一切都为了一线生机!

    “该死!”女掌柜卷起滚滚音爆,头也不回的冲出了包围圈:“尔等蛮子等着报复吧!”

    话语落下人已经远去。

    突厥人没有追赶,只是静静看着黄沙中挣扎沉溺下去的武者。

    “大家小心,这流沙中有沙虫!”突然一个武者惊呼,水桶粗的沙虫从地里钻了出来,瞬间武者吞没。

    “杀!冲出去!一定要冲出去!”有武者惊呼。

    客栈在缓缓沉没,张百仁漫步流沙之上,流沙虽软,但却及不上溺水三千。

    在翻滚的流沙中,毒虫也在慌张后退,张百仁手中攥着困仙绳,一双眼睛犹自有空闲回过头去看向哭爹喊娘的人群,客栈中无数人在哭嚎奔走,从一楼冲向了二楼、三楼,然后缓缓陷入了流沙中,永世不可得见天日。

    瞧着那一张张狰狞、渴求的面孔,张百仁心跳突然加快了一下,动了动嘴唇:“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就算是军机秘府做事也不会如此决绝,可见种族之间的障碍无法化解。双方乃是死仇,都视对方为野兽,随手可杀!”

    说什么人人平等,说什么天下大同,这些异族就不能当成人看。

    中原人将异族当成人,异族将中原人当成了畜生!

    不然岂会有五胡乱华之祸?五胡乱华之事,是人能做得出来的吗?

    亦如二十一世界,南京大屠杀不也同样一个道理?那是人能做得出来的吗?

    所谓的民族、种族,在当权者眼中都不过是玩弄政治的把戏罢了!

    当权者天天跪舔外族人,说什么抵制各种货物,不过是政治游戏罢了,早就丧失了种族的耻辱感!

    饿国天天强硬态度,也没见世界大战!当权者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考虑,你以为他会为普通民众考虑吗?天天喊着收复弯弯,你怎么不说给国民放权啊,公产治国,国民监察。你要是肯放权,哪里还有这么多事情?说多了还不都是权利惹的祸!

    “我既然来了,当然不会叫汉家重蹈覆辙!”张百仁轻轻的摇了摇头,手中长鞭横扫,无数毒物化为血雾爆开。

    大地猛然掀开,一只沙虫钻了出来,流满口水的嘴向着张百仁恶狠狠的咬来,要将张百仁吞入肚子里。

    “找死!”鞭子炸开,犹若是阵阵惊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