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两百五十五章 纳兰静

第两百五十五章 纳兰静

    “要不要和哪位小爷打声招呼?”李茂笑眯眯道。

    “不用刻意,送饭的时候暗中提示一下就行!小姐什么时候来?”铁军低声道。

    “快了!”李茂笑了笑:“说起来咱家小姐也是天才,小小年纪便道法有成,即便家里几位公子也比不得。只可惜这世上有规矩,传内不传外,传男不传女,小姐在有天资,日后也要嫁为人妇,早晚是别人家的人,继承不得我李家的家业。”

    “听人说敦煌那边出现烂账了,这事咱们可小心点,千万莫要牵扯到咱们身上”铁军抓了抓脑袋:“好在我只负责运输,不负责采买,所有事情想牵扯到我头上都难,你这个管家可不一样,最好小心些。”

    足足等了一个时辰,才见一辆马车自人群中驶来,二话不说直接驱赶着马匹上了甲板,来到船舱中,众人根本就见不到纳兰家小姐的面容。

    参悟了一会剑意,张百仁打开天窗看着空中的太阳,运转三阳**,下一刻却见天空中烈日滚滚,张百仁口鼻之间光线扭曲似乎化为了一条金黄色的绸带,整个船舱的温度在瞬间升高了不少,犹若自春天进入了酷热的夏季。

    “唉,我说老李,你有没有感觉船上的温度升高了?”铁军忽然开口。

    “确实是升高了!热得我身上的衣服都有些穿不下了”李茂摘下头上狐狸皮帽子。

    “走,去看看大小姐”铁军扯了扯衣衫。

    不远处船舱中

    一袭绿衣,手中拿着翠绿色玉石手串的纳兰家大小姐忽然睁开眼,感受到外面忽然升高的温度,过了一会道:“有些意思,似乎有金顶观的修士在修炼,不过这般气势可不是等闲之人能发出来的。”

    “大小姐!”

    李茂与铁军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原来是二位叔叔来了,进来吧!”女子声如黄鹂,悦耳动人。

    屋门转动,一位婢女打开屋门,看着二人道:“小姐有请。”

    铁军与李茂走入屋子,看着屋中翠绿的人影,连忙施礼:“见过小姐。”

    “二位叔叔都是我纳兰家的老人,敦煌这条线二位叔叔走了十几年,乃我纳兰家的支柱,咱们何必多礼”大小姐捻着玉串,一边侍女摆放好了茶盏。

    李茂与铁军恭敬坐下,大小姐才开口道:“这次敦煌那边出现烂账,还需二位叔叔助我。”

    “大小姐哪里话,此乃我兄弟二人分内之事。关于敦煌之事,我兄弟二人也有所耳闻,三爷这些年在外面花天酒地,银子来路不明,或许就出现在了敦煌这里”李茂拿出一个账本:“这是下属十年来整理的所有账目数据,想必对大小姐有所帮助。”

    瞧着巴掌厚的账本,大小姐眼睛亮了:“李叔不愧是家中的老人,做事就是滴水不漏。”

    说完后将账本小心收好,转移话题:“隔壁不远处船舱的是谁?”

    铁军闻言一愣:“是张先生,大小姐怎么问起这个?”

    “张先生?什么来历?”大小姐道。

    “没有人知道张先生的来历,只是晓得张先生是涿郡新兴权贵,在涿郡手眼通天,与大将军鱼俱罗关系莫逆,与涿郡侯关系交好,甚至于听人说张先生能手眼通天上达天听”铁军从关外回来后对于张百仁可是做足了功课。

    “交好大将军鱼俱罗!”大小姐手掌动作一顿:“这交情有多深?有多少水分?”

    “小人觉得,大将军与张先生的交情,可谓是比之亲弟弟鱼赞的感情还要深厚。鱼俱罗将自家南征北战积攒的家底都送给这小子做护卫了,那可是五十位易骨强者啊……”铁军说到这里感觉牙花子有些发凉:“而且每次这小子从外面回来,都会有大将军亲自下请帖,根据将军庄园内的仆人说,这小子与大将军同席而食,平等论交!为大将军所倚重!”

    “有这么夸张?”大小姐满面质疑,大将军好歹也是踏入至道门槛的大高手,出了当今天子那个能与其平辈论交?

    “绝无半点夸张”铁军连连摇头。

    “这可是条大鱼,千万莫要怠慢,本小姐欲要结识一番,还请二位叔叔代为引荐。”

    听了铁军的话,大小姐怦然心动,对方叫鱼俱罗这般重视,若能拉拢,就等于真的拉上了鱼俱罗这条线,贺兰家族面对着天下群雄的底气不知道强了多少,必然可以一举跃为大隋顶尖世家。

    毫无疑问,作为大隋第一位突破见神不坏,踏入至道门槛的鱼俱罗,绝对是各大势力争先巴结、拉拢的对象。

    鱼俱罗如今可不是随便一个人都能结交的,甚至于各大家族连鱼俱罗的面都见不到,所结交的不过是鱼家一些亲戚朋友罢了。

    鱼俱罗常年驻扎在涿郡,鱼家自家人想要见面都难,这其中的结交有多大水分,唯有众人自己知道。

    听闻眼前有一位和鱼俱罗相交密切之辈,贺兰家大小姐若能坐得住才怪了。

    听了大小姐此言,二人自然是乐得其见,铁军道:“大小姐稍后,我这就去为大小姐引荐一番,先生少年英才,大小姐见了之后必然会喜爱的。”

    瞧着铁军匆匆忙忙往外走,李茂轻轻一笑:“铁军就是急性子,不过对家族的忠心天地可鉴。”

    “铛!”

    “铛!”

    “铛!”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张百仁的修炼。

    “谁?”张百仁缓缓收功,运转朝阳之力滋润着自家经脉。

    铁军推门走进来:“嘿嘿,小先生,我家大小姐想要请你过去叙话。”

    “你家大小姐?”张百仁放下衣摆,走下了床榻:“走吧。”

    “小姐,张先生来了!”铁军在外面嚎了一嗓子。

    “见过……咦?”纳兰家大小姐刚刚站起身正要施礼,一双眼睛看着面容稚嫩的张百仁,动作顿时呆愣在哪里。

    “这便是张先生!”李茂暗道失误,居然忘了这茬,没和大小姐说小先生的年龄。

    好在大小姐就是大小姐,立即回过神来道:“小女子见到小先生面容这般年轻,却是被惊呆了,失礼之处还望小先生莫怪。”

    “哪里哪里,很多人见到我之后都是这幅表情,我已经习惯了”张百仁还了一礼,双方落座,李茂与铁军赶紧退了出去。

    “小女子纳兰静,见过张先生!”

    张百仁打量着大小姐,一张鹅脸蛋,眉毛不是寻常女子那种柳叶状,而是那种浓眉,五官精致至极,再加上白皙的皮肤,确实是一个大美女。

    “大小姐客气了,大小姐这般年纪还不曾出嫁,都要成老姑娘了”张百仁打趣了一句。

    纳兰静已经二十岁左右,在古时候可不是老姑娘了。

    “小先生想错了,小女子修炼道功,对于相夫教子可没兴趣,我倒是好奇小先生如此年幼是如何搬运河车的,之前船舱温度忽然升高,小先生神通厉害得紧”纳兰静一双眼睛犹若黑葡萄,转悠着看向张百仁。

    张百仁闻言不置可否:“小姐志气高大,以纳兰家族的财力,只要潜修必然有所成就。”

    “可惜了”纳兰静眼中闪过一抹落寞:“小女子身怀外族血脉,许多道观都不肯收我。”

    纳兰这个姓氏是外族姓氏!应该是蒙古族的血脉,也不知怎么混入中原,而且还成为了颇为有实力的财阀。

    “那倒是麻烦了,不过也有一些落魄道人,只要姑娘有心,总归可以找到名师”张百仁岔开话题。

    二人闲聊中,商队终于离开了码头,向着西域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