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两百五十七章 在入敦煌

第两百五十七章 在入敦煌

    看着张百仁的背影,李茂眼中露出了敬畏之色。

    敬畏天地、敬畏雷电、敬畏日月,乃是人之本能。敬畏强者,也是留在基因中的一种。

    强者开创了人族的未来,强者披荆斩棘,镇压妖兽,自莽荒之中为人类开辟出了一线生机。

    直接汲取太阳之力,貌似唯有植物才能做到的吧?

    张百仁与纳兰静对面而坐,身前摆放着准备好的各种糕点。

    “不知先生修炼了何种神通正法,居然有如此异象,可以直接汲取天地太阳之力,简直是惊人至极,小女子心中骇然!”纳兰静一双大眼睛静静的看着张百仁。

    “异象惊人,唬人的玩意,不过花架子罢了!”张百仁嗤笑一声。

    确实是唬人的玩意,朝阳之力为人增加生机,修复破损、流逝的生命力,正阳之力浩荡,才有那么一点点可以伤人的力量。唯有到了夕阳之境,可以操控人的寿命,此境界方才可得见太阳之力的恐怖。

    眼下张百仁才刚刚迈步正阳之境,玩的当然都是花架子。

    瞧着张百仁,纳兰静掰开一块糕点,不急不忙的塞入嘴中,喝了一杯清水后才道:“小先生太谦虚了。”

    张百仁抬起头看了纳兰静一眼:“我这个人只会说实话,从来都不知道谦虚为何物。”

    说到这里顿了顿:“糕点很好吃。”

    纳兰静失笑,明白张百仁不想继续在这个事情上纠缠下去,不紧不慢的绕开了话题:“小先生此去敦煌,所为何事?”

    “宝藏!楼兰古国的宝藏”张百仁毫不避讳,这件事不是秘密,天下各大势力都已经差不多知道了。

    “楼兰古国?楼兰古国虚无缥缈,距离今朝已经过去了五百多载,即便小先生进入楼兰古国,里面的东西也都腐烂了,灵药早就化为灰灰,至于说普通金银,小先生缺钱吗?”纳兰静笑着道。

    “说得倒有些道理,但关于钱财没有人会嫌弃多,钱财之物多多益善”张百仁与纳兰静正在吃饭,忽然听得一阵吵闹,只听到一声惊呼:“刘京、刘京,你跑哪去了?”

    声音张百仁听着耳熟,是后上船的六个人之一。

    一阵呼喊,惊动了船舱里面的人,五个人纷纷跑出来开始在大船上喊叫,可是迟迟没有刘京的生息。

    “刘京哪去了?”

    “不知道啊,一大早起来就不见了。”

    “这小子跑哪去了?”

    五个人议论纷纷,然后脚步声向着纳兰静房间方向移动。

    “管事,刘京不见了!”一个中年道人开口,道人留着两行胡须,整个人仙风道骨,不过蜡黄的面孔、肌肤却出卖了他。

    道人得病了,而且病的很严重。

    “你家兄弟又不是小孩子,怎么会胡乱走动?没准你家兄弟中途跳船走了,你问我我问谁啊……”说着话刘茂对远处的小管事招招手:“来,带领几位大爷去搜查一番,看看他们的人还在不在船上。”

    张百仁在屋子里听的一清二楚,此时隔着一层墙壁开口道:“估计是自己不小心落入江中早已经喂了鱼虾,这年头做人最重要的就是守规矩,唯有守规矩的人才能活得久远。”

    张百仁的话叫外面五人面色一变,一个露着横肉的汉子怒气勃发,猛然推开了管事,推开门走入了船舱,看着端坐吃饭的张百仁与纳兰静,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小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若不守规矩,下一个被丢入河中喂鱼的就是你!这便是我的意思,你听懂了吗?”张百仁冷冷一笑,转过头不紧不慢继续吃着糕点。

    “好!好!好!天高水长,来日方长,日后定有计较!”说完后汉子转身就走了出去。

    清晨看到张百仁吞吐日光的那一幕,众人心中已经升起了浓浓忌惮,若无必要谁都不想这个时候与张百仁动手。

    张百仁冷冷一笑:“不知好歹,不过是几个小杂鱼罢了,懒得和他们计较。”

    “刘京是你杀的?”纳兰静一愣。

    “不是我杀的,难道他还会自己躲起来不成?”张百仁没好气的放下糕点:“算了,我还是努力去修炼吧,这世道没实力不行!到了张掖在叫我。”

    说完话不给纳兰静开口机会,转身走入了自家船舱,此时法明和尚喝着米粥,笑嘻嘻的看着张百仁:“唉,和尚真羡慕小先生,小小年纪本事了得,艳福不浅,和尚我白活了二十多年。”

    “我现在怀疑你到底是不是和尚……出家人不能吃肉,你吃了。出家人不许喝酒,你喝了。莫非你还要犯色戒不成?”张百仁看着法明和尚无语,盘坐在窗前,感受着和煦的眼光照射下来,微微眯起眼睛,掐了印诀。

    下一刻丹田中的三阳火符散发出一股强悍无匹的吸力,天空中光线扭曲,滚滚的太阳真火垂落,被张百仁丹田内正阳胚胎吸收。

    随着三阳火符的刺激,张百仁丹田中的大海居然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仿佛阴柔共济一般,太阳的强大刺激了‘海水’的强大。

    神胎悬浮在张百仁丹田中,陷入了沉睡状态,等待着最后的蜕变。

    这一路上再无任何意外,一行人很快就到了张掖。

    此时张百仁犹若是沐浴神光,静静的站在那里似乎成为了活着的神佛,周身散发肉眼可见的毫光。

    这一路上五个人见识到了张百仁的厉害,当然不敢随便动手。

    纳兰静站在张百仁身前,恬静的脸上满是笑容:“小先生是随我一路行走,还是自己前往大漠?”

    “当然随你一路行走,大漠渺无人迹,若是迷失其中,必然死得不能再死!而且这一路上沙匪横行,能跟着大商队总归少些麻烦”不等张百仁开口,法明和尚已经忝着脸凑了过来,替张百仁拿了主意。

    纳兰静看着张百仁:“小女子好奇,小先生怎么会和番僧搅合在一起。”

    “女施主,和尚不是番僧,而是中原的和尚”法明笑了笑。

    “自然要随你一路行走,我对这一片地人生地不熟,乱走只怕会有危险!只是……我如今的情况你应该知道,楼兰古国地图就在我身上,就怕会给商队带来麻烦。”

    张百仁略作迟疑道。

    沙漠荒无人烟,能随着商队走可以享受一番,省去了自己孤苦的跋涉。

    “无妨!纳兰家族能立足与中原,可从来都不是怕事的人!”纳兰静笑了笑道。

    正说着,只见五个探子走来,路过众人,一双眼睛狠狠的盯着张百仁,转身走下了船。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古人果不欺我”瞧着那远去的五人,张百仁叹了一口气。

    “小先生莫要多想,咱们准备一番就上路吧”纳兰静把玩着手串。

    纳兰家族行商一趟可不是儿戏,一次足足有十几船的东西,若换算成马车,要有上百辆马车,这可绝对不是小数目,一眼望去仿佛是是一条长龙。

    再加上一路上众人的口粮,马匹、骆驼的草料,不知道要装多少车。

    装车就装了三个时辰,纳兰静招呼一声,众人才开始上路。

    坐在马车上,纳兰静与张百仁同坐一辆马车,柔软的黄沙如履平地,没有丝毫的颠簸,确实是一种享受。

    “猜测这一路我们会遭遇什么?”张百仁看着纳兰静。

    纳兰静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遭遇什么都不可怕,小女子觉得小先生需要一个帮手。”

    ps:最近准备加更,多加点……等我考完试,调整状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