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两百六十二章 整理教义,信我者可得永生

第两百六十二章 整理教义,信我者可得永生

    张百仁虽然不是第一次和神祗打交道,但第一次在神祗的地盘上与神祗打起来,才晓得其中的厉害。

    这次宰杀的神祗并不是十分厉害,不过才有区区几万信众罢了,想想关内那些老牌神祗,十几万、几十万信众,简直强的可怕!就算是阳神真人也讨不到好处。

    纳兰静手中拿出洁白的布匹,将张百仁自己胡乱缠绕在腿上的布条扯下来,小心细致为其包扎好

    张百仁笑了笑,脑袋交叉在脑后,背靠躺椅坐在那里,瞧着纳兰静为自己包扎伤口,打趣道:“你这种大家小姐,也会为人做这种事情。”

    “礼下于士必然有求于人,小女子这不是想着与小先生一道去寻找楼兰古国,你要是拖个半残废身子,我也多个累赘。楼兰古国外暗中窥视的高手不知凡几,带个累赘可不安全”一边说着纳兰静站起身,替张百仁整理好衣袍:“你呀,就和我弟弟差不多,我八弟比你年纪还要大一岁。”

    张百仁摸了摸鼻子,纳兰静道:“有个礼物给你。”

    说着话纳兰静拍拍手,营帐外传来一阵推搡之音,一个身材干瘦的男子被推了进来,噗通一声跪倒在:“大小姐,求您饶了我吧!都是三公子指使小人这么做的。求大小姐开恩啊!”

    听着男子的话,张百仁看向纳兰静,纳兰静幽幽道:“每个家族总归有那么几个不求上进的败类,我三弟不知怎么居然和各大门阀勾搭上了,这一路上咱们的行程已经提前被人泄露出去,不然你以为沙匪来的会那般巧?”

    “这是你们纳兰氏族的家事,我不便开口”张百仁眯起眼睛。

    “此人泄露了行踪,叫小先生误入险境,差点丢掉性命,理应交给小先生处置”纳兰静道。

    看着面色惶恐,鼻涕眼泪一大把的男子,张百仁道:“家中兄弟几人?”

    “五人!家中兄弟五人!”男子连连磕头:“还请小先生开恩,饶了小人这一次,小人日后定然上刀山……。”

    “五人?那我心里就没有负担了,你若死了,家中父母自然还有其余兄弟孝敬”张百仁打断了男子的话,说完后对着纳兰静道:“罢了,给他个痛快。”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

    男子被拖拽出去,后果可想而知。

    “小先生下手倒是狠,小女子见小先生杀性这般大,似乎剑走偏锋了!”纳兰静道:“仙道贵生,无量度人。”

    张百仁闻言沉默一会,缓缓闭上眼睛,似乎陷入了沉睡,过一会才道:“还有多久才道目的地。”

    “怎么也要一两个月吧”纳兰静道。

    “那我潜修一两个月,中途没事莫要打扰我”说着话张百仁闭上眼睛。

    “小先生好生休息。”

    纳兰静走入大帐,张百仁眼睛慢慢睁开,只见一缕阳光射入,法明和尚掀开帐篷蹑手蹑脚的钻了进来。

    “小先生,这次动静不小啊”法明贼兮兮道。

    “路上多加小心,这些势力不会那般算了的”张百仁闭上眼睛:“你自己多留个心眼。”

    张百仁暗自观想着地图,一边不断测算坐标:“大概在走一个月的时间就差不多了,古国之前必然有一场龙争虎斗,你可别丢了性命。”

    “知道了!知道了!”法明和尚自怀中拿出了膏药:“这是秘制的金疮药,你自己找个时间贴上。”

    见到张百仁没有和自己继续闲聊的兴趣,法明和尚知趣立即起身告辞。

    瞧着法明和尚走出大帐,张百仁闭上眼睛不断感应着冥冥之中的那道剑气:“信我者可得永生,死者必定复活!”

    张百仁话语仿佛有一股魔力,不知为何这句话居然牢牢的烙印在村寨中众人的心里,一直挥之不去。

    长生是所有人的渴望,永生是何等诱惑?

    “信我者可得永生,死者必定复活”无数信徒的狂热信念向着雕像汇聚而去。

    张百仁能将神屠掉,自己取而代之,在众人心中留下了不可匹敌的影子。

    一个能屠掉神的人,岂不是比神还要厉害?

    信服强者是人之本能!

    一丝丝若有若无的传唱之声自雕像中透过剑气传来,甚至于张百仁能模糊的感应到村寨中的情况。

    信我者可得永生,死者必定复活!

    一股莫名之力向着张百仁汇聚,或者说是向着神道符诏汇聚,向着张百仁的剑意汇聚。

    “信仰的力量吗?这就是神祗的力量根本!”张百仁闭上眼睛。

    在二十一世纪一句信我者可得永生,为某教派收拢了无数的信徒。须知二十一世纪可是破除迷信的时代,即便如此尚且有庞大信众,更何况在愚昧的古代!

    尤其是这句‘信我者可得永生,死者必定复活’太顺口了,太有气势了,听了名字就感觉不一般。

    张百仁闭目回忆前世基督、天主等等各种西方教派的传教手段,在想想本土势力佛家的传教手段,道家的传教手段,心中暗自思索琢磨自己该如何传道。

    想要传道,必须要培育狂信徒,唯有狂信徒的力量才能将教派传递出去。

    “神爱世人,神度众生!”张百仁念动间,雕像中的诛仙剑气震动,一股波动散发而出,笼罩了整个庙宇。

    “我可以窃取西方教的教义、传教手段,来用作自己传道”张百仁面带笑容。

    “佛家的手段不适合我!都是一群男盗女娼之辈,不可取也!”张百仁嗤之以鼻:“佛家传道有两种,第一种是骗,第二种是恐吓。”

    意思是一手萝卜一手大棒,骗你忽悠你说佛家的种种美好、长生,勾起你的**。

    佛家说**不可取,但却偏偏说什么长生不死,当你一心想要长生不死之时,已经起了**,起了**如何成佛?

    当你知善恶、敬畏,跪倒在佛前之时,你已经失去了自由,堕入了五毒之中。

    天地众生既然人人平等,又何必跪拜?见到高僧又何必恭敬?

    神佛虚无缥缈,不知何人构造,这世上是否有佛祖,张百仁不可得知,更不知道这佛祖做了什么有利于众生之事值得跪拜,但道家的各大真君却是有迹可循,各路仙人俱都是真正得道之人。

    道家真意流乎其表,所谓的仙人乃是‘先人’是也,为人类祖先!

    有神如三皇五帝,嫘祖养蚕,等等,道家膜拜的神灵非是虚构,乃是当年有德行之人。

    什么得道?所谓的得道不如看作是‘德道’,行功德之道,自然与大道亲近,便会‘得到’。

    当然了,道家学说一开始是好的,只不过后来有人故意为了谄媚当朝统治者,将道家学说改的乱七八糟,还加入了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故弄玄虚,装神弄鬼乃是收集信仰的最佳手段。人往往就是犯贱,你直接告诉他事情本质,他会骂你是神经病,等你装神弄鬼模模糊糊的告诉他,他反而信以为真,坚信不疑”张百仁手指敲击着案几:“道家之人就是太诚实,结果被故弄玄虚,不知道拜了哪路木雕的佛家给压了一头。”

    张百仁快速梳理着自家的种种构建教义条例,他前世博览百家之长,汲取精华去其糟粕,在加入故弄玄虚的手段,张百仁的教义在缓缓搭建出框架。

    转眼已经夕阳西下,门外传来李茂的声音:“先生,咱们已经开始收拾帐篷,准备赶路了。”

    “知道了!”张百仁杵着拐棍,一瘸一拐走出大帐,看着忙碌的众人,摇了摇头。

    北斗七星高,夜色下沙漠赶路毫无影响,更不必担忧绊倒之类的事情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