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两百六十四章 正阳大成,三阳开泰

第两百六十四章 正阳大成,三阳开泰

    抢夺地图纯粹是费力不讨好的事情,而且各大家族在太子府也并非没有探子,当年太子召集各路人马、天下奇人异士研究古国地图之时,各大家族、道观研究了几年都没有发现半点端倪,这地图抢回去也不过废纸一张,要之何用?

    既然如此,又何必在做那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呢?

    听着纳兰家族要招收苦役,各大家族的探子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能被各大家族派出来,可都是精英中的精英,用来挖泥土犹若大炮打蚊子,简直是浪费啊。

    “五百人!纳兰家族要招收五百人!”

    管事喊了一声,纳兰家族确实是财大气粗,五百人一人半斗米,加起来就是二百五十斗米,一斗米二十文钱,自己算算吧。

    “不要抢!不要抢!大家登录名册,咱们后天就出发!”管事的高呼,看着下方涌动的人群落荒而逃。

    纳兰家庄园内,张百仁端坐盘膝,就这般坐在太阳下不语,从朝阳初升一直到烈日高悬,然后夕阳西下之时才睁开眼,二话不说简单的吃了一点东西后起身回屋子里休息。

    第二日同样如此,端坐在烈日下修炼,口鼻间一条白光组成的蟒蛇不断翻滚纠缠。

    法明和尚懒洋洋的坐在张百仁不远处晒着太阳。

    沙漠中的阳光毒辣,坐在张百仁身边不但没有热量,反而有一股清凉传来,简直是人造空调啊。

    太阳紫气东方升起,朝阳腾空,正阳高悬,眼见着夕阳西下,按照往日经验,张百仁这个时候应该醒来。谁知道张百仁将正阳的蟒蛇吞下之后,忽然猛地张嘴一吸,浩荡的天边夕阳之力仿佛血液,一条红色的绸带在张百仁口鼻之间交织,被其猛地一口吞了下去。

    瞧着这一幕,法明和尚一愣:“今个修炼时间怎么变长了?不知为何,看到那红色的绸带,忽然心中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丹田之中

    金乌高悬,最里层乃是三阳火符,三阳火符外包裹着一层紫光,紫色的东来紫气浩浩荡荡,组成了圆球。

    在圆球外,乃是亮白色或者说金黄色的大日正午颜色,亮的令人睁不开眼。

    此时那正阳之外一层红色缓缓铺盖上,轻柔的将太阳包裹,正阳虽然炙热,但却无法消融这一层血色的薄膜。

    朝阳、正阳、夕阳!

    瞧着夕阳缓缓陷入大海之中,张百仁没有醒来,甚至于连呼吸都微不可查的坐在那里,静静的坐软塌上一动不动。

    “怎么还不醒来啊,这小子练功不会是出了岔子吧!这混账剑走偏锋,谁又知道呢?你出岔子不要紧,关键是你先将楼兰古国的入口在哪里告诉我啊”夜色下,法明围绕着张百仁转悠了一圈,想要靠近将其叫醒,但想想还是算了,他可不敢惊扰,修行之中破关意外无处不在。

    第二日天边一缕紫气东升,张百仁丹田海洋之中一缕紫色光芒冲破了海面,一只紫色的太阳缓缓升空而起,太阳跃出海面后,张百仁可以清晰的看到自家丹田之中最里面紫色的光膜开始扩散延伸,居然透过正阳、夕阳来到了最外面,吸纳着天地间的浩然紫气。

    直至日上三竿,才见东来紫气收敛,紫色的光团开始收缩,中间一层光膜不断膨胀,几个呼吸间取代了朝阳之力,将夕阳笼罩在里面,整个太阳化为了金黄色。

    直至夕阳西下,才见正阳与夕阳缓缓交替,正阳被夕阳所取代。

    三层胎膜是不断变换的,随着天空中太阳时空的变换,三层胎膜也在不断变换。

    “如今终于开始修炼夕阳之力,待到夕阳之力大成,我便可以三阳合一,化为至高无上的太阳之力”张百仁想想就激动,太阳之力太玄妙、太霸道了,随着三阳**的修炼,张百仁越加觉得上古之时人的智慧简直超乎了自己的想象。

    张百仁沉浸在修炼中,外面的纳兰静以及法明和尚此时看着张百仁,却是急的团团转。

    之前约定说是第三日出发,可是此时见到张百仁依旧在修炼,二人岂能不着急?

    张百仁没有按照约定醒来,那肯定是道功运行出现问题了。

    尤其是张百仁身上紫光、金光、红光交织变换,骇人无比。

    大家都是修炼人,各个见多识广,可也没听人说修炼会有这种异象,而且异象还显露在外的。

    “和尚,你们佛宗多有诸般异术,可曾见过这种功法?”纳兰静看向了法明。

    “怪哉!若是说施展术法出现这种异象倒也可以理解,但你练功出现这种异象,就解释不通了”法明和尚摸着光秃秃的脑袋。

    “各大门阀世家的探子估计已经等不及了,今天已经拖延一日,明日小先生若再不醒来,只怕各大世家、门阀就坐不住了,定会趁机搞出一些小动作”纳兰静眉头皱起,静美的脸蛋上多了一丝丝担忧。

    “有劳二位担心,我已经醒了”张百仁缓缓睁开眼,眼中三色光华一闪即逝,虚空生电,院子刹那亮如白昼。

    “小先生道功深不可测,居然有如此异象,想来唯有那些阳神强者才能比肩”见到张百仁醒转,纳兰静眼睛顿时亮了。

    “小道罢了!”张百仁轻轻一叹:“为我寻一袭黑袍,明日咱们就出发寻宝。”

    “小先生多多休息,小女子已经准备好了伙食,稍后给你端来”纳兰静一笑,起身离去:“那些伙计我还要招待一番,免得各大世家暗中搞事情。”

    “怎么回事,那小子怎么没出现?纳兰家族当日说好了咱们今天去挖掘遗迹,怎么今天没有动静”有一个英武的汉子暗中质疑。

    “咱们不会被纳兰家族给耍了吧,这丫头故布疑阵,在这里拖住咱们,暗中已经前往遗址所在了!”有人提出质疑,将心比心,宝藏若在自己手里,大家谁都不想将利益划分出去。

    “有这个可能,纳兰家族说明日便可出发,明日还需试探一番,便可知真伪!”

    “真是混账,一不小心居然着了道,变得这么被动,谁知道这丫头居然还能玩这一手,不愧是纳兰家的大小姐!”一个中年汉子面色阴沉道。

    “明日一定要亲自见到那丫头、小子咱们才放心,不然只怕事情有变,咱们真的把事情办砸了,人被跟丢了,回去如何交待!”有探子苦笑。

    纳兰家族庄园

    张百仁吃了晚饭倒头便睡,到了他这种境界,已经踏入了玉液还丹门槛,行功根本就毫无长进,只能每日里习惯性的运功精粹一般罢了。

    等第二日天边一缕紫气升腾之后,法明和尚终于知道为什么张百仁昨夜叫大小姐为自己准备黑袍了。

    看着周身散发出紫色毫光的张百仁,法明和尚愣了愣,似乎还没有睡醒,以为自己做梦了。

    “看什么看,还不快去给我将黑袍找来!”张百仁恶狠狠道。

    这般上街要么被人当成怪物,要么被人当成神祗。

    不到三阳合一,异象便无法遮掩,走到哪里都是大灯泡。

    “哦”法明和尚下意识的应了一声,随即狂奔出去。

    不多时便听到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响起,瞧着纳兰静与法明和尚怪异的目光,张百仁无奈一叹,来到纳兰静身前扯过了黑袍,将自己包裹的密不透风。

    “小先生,小女子实在是太好奇了,你到底修炼的是什么功法!”纳兰静露出惊叹之色,她也终于知道昨晚为何这小子要黑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