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两百六十六章 夕阳夺命

第两百六十六章 夕阳夺命

    烈日灼灼,似乎一块烙铁在不断烫烙自己的魂魄,周边入眼处一片血红色弥漫天地,自己处于一个大蒸笼里,根本就喘不过气来。

    “热!好热!热死我了!”汉子不断在沙漠中扯去衣服,一路奔驰寻找着清风中的一丝丝凉意。

    张百仁一行人扎了营帐,就那般慢慢的等候众人挖掘。

    “咦,独孤盛,你怎么回来了?”绿洲中有独孤家探子看着疯疯癫癫的独孤盛,眼中露出愕然之色。

    “闪开!”独孤盛推开同伴,直接冲入后院‘噗通’一声跳入了池塘之中。

    “独孤盛,你怎么了?”后院独孤家探子听到动静纷纷围了过来。

    独孤盛此时身上燥热略去,浸泡在水中道:“一时不慎,遭了暗算!还请各位去寻找高道长前来为我诊断,破解了邪术!”

    “快去请高阳道长!”看着水池中的独孤盛,众位侍卫纷纷开口。

    过了盏茶时间,一位衣衫邋遢的道人走入后院,瞧着水池中面容狼狈的独孤盛,瓮声瓮气道:“独孤小子,听人说你遭了暗算?”

    “高阳道长救我,小子要被热死了!”独孤盛猛地扯开胸口衣衫,一轮红色的烈日在其胸口栩栩如生。

    “咦,这你这刺青不错啊,这功夫绝对是大师级别”高道长抓了抓头发,虱子啪嗒一声掉在地上,只见土地瞬间染成了绿色,不过是几个呼吸,方圆米许寸草不生化为了绝地。

    这一幕看得众侍卫眼皮子直跳,一个汉子道:“大师,您看独孤盛这小子怎么了?”

    “没怎么啊?生机旺盛挺健康的!”高道长站在水池边缘,看着池塘中的独孤盛,眼中满是不解:“你怎么中了暗算?老道没看出你身上有什么不适啊?”

    “道长,小子遭人在胸口打了一掌,便留下这个印记”独孤盛话语中带着烦躁:“热!小子只觉得周身燥热,恨不得立即钻入冰窟才好。”

    高道长闻言面色一怔,低下头仔细打量着独孤盛胸口的太阳,伸出手摸了摸:“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你的体温也正常?怎么会感觉热呢?”

    “大师,莫非这邪法直接作用在灵魂上不成?”一个独孤家探子开口。

    高道长闻言若有所思:“也未尝不可!这手段老夫看不出半点异常!”

    说到这里,高道长身手塞入裤子里,在裤裆中掏了许久,才见黑兮兮的手上拿出一只拇指大小,周身晶莹透的蟾蜍,轻轻将蟾蜍放在了水中,动作温柔无比,似乎在抚慰自家情人一般。

    蟾蜍入水,整个水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结了一层寒冰,独孤盛肉身冻僵,眉毛、发梢都染了寒霜,肉身打着哆嗦,但却依旧在叫热。

    “热!好热啊!还请大师救救我!”独孤盛在水池中哀嚎。

    高道长面色终于严肃下来,只见那蟾蜍在水中跳跃,落在了独孤盛的胸口,只见独孤盛周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冻结,面色变得铁青,似乎要昏厥过去,但却依旧口中喊热。

    “呱~”

    “呱~”

    蟾蜍在独孤盛胸口的红太阳上张开大嘴准备吸食,但见一缕红色雾气升腾,蟾蜍整个晶莹的身子沾染了红色。

    “轰!”

    忽然间红色夕阳化为了金黄色,浩荡太阳真火之气迸射,只听得蟾蜍惨叫一声仿佛箭矢般退去,自高道长裤脚钻入了大腿里。

    蟾蜍退去,金黄色的夕阳再次缓缓化为了血红色,殷红无比,仿佛能滴出血水来。

    “这……”高道长见到这一幕一愣。

    “道长,怎么样啊?”有人低声呼唤。

    “道长,能不能行啊!”侍卫在一边焦急道。

    “老夫自从得到雪月蟾蜍后,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事情。雪月蟾蜍蕴含着寒毒,其毒性剧烈无比,肉身、神魂俱都可伤,今日这般情况还是第一次见到!”高道长揉着鼻子:“事情麻烦了!大条了!”

    “这血色太阳也不知是何种邪术,蕴含的力量居然叫雪月蟾蜍都为之退避”高道长拿住独孤盛脉搏,脸上表情越加凝重,过了许久才眉头皱起,闭目不语。

    “大师?怎么样了?”有侍卫忍不住问了一声。

    “我要先观察三天!”高道长睁开眼:“好霸道的力量,我若是能掌握这种力量,再配合上毒术,便是见神不坏也敢坑害一把。”

    时间悠悠

    张百仁一群人挖了三日的泥土,高道长花了三日时间观察独孤盛的伤势。

    第三日夕阳西下,高道长把住独孤盛的脉搏,面色凝重道:“好霸道的力量,居然在不断燃烧你的生命力!说是燃烧也不对劲,似乎在以一种很诡异的方式夺取着你的生命力!一日一年,你大概还有两个月的寿命!”

    高道长话语落下,场中侍卫霎时间变了颜色,水池里的独孤盛面色惨白:“真的!这是真的!当时那小子便和我说只有两个月的寿命!”

    说完后急切的看向高道长:“大师,难道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高道长苦笑:“办法倒是有,找个至阴或者是至阳的妖兽,助你磨去这股力量,你自然可以解脱出来。老夫对于施展神通之人好奇得很,不知何人居然修炼出这等异术,竟然可以掠夺人的生机。”

    “张百仁!”独孤盛咬牙切齿道。

    “是他”高道长一愣,张百仁的大名他早有耳闻。

    “送他回中原交代后事,或许中原高手有办法克制这邪术”高道长看着水池里的独孤盛,无奈一叹:“老夫无能为力!”

    “呼!”独孤盛钻入水池中不语,整个人闭气沉浸于其中。

    众侍卫立即准备马车,有人寻找商队托付对方将独孤盛带出西域。

    十天过后,独孤盛耳边发丝出现了苍白,二十天后肌肤出现了褶皱,三十天后满头银发。

    走出敦煌,一行人快马加鞭又是十七八日来到独孤家大本营,此时的独孤盛已经是垂垂老矣,脸上布满了老人斑,目光开始浑浊。

    “快带独孤盛去见自己的妻儿老小!我去禀告家主!”

    随行的独孤家侍卫一路上亲眼见证了独孤盛的变化,一个青年小伙一个多月已经是朝如青丝暮成雪,由青年化作了垂垂老矣的老者。若不是有易骨境界的修为吊着,独孤盛已经死了!活活的老死!

    此事在独孤家一石激起千层浪,无数独孤家高层前来前来查看。

    瞧着坐在椅子上,垂垂老矣齿发脱落的独孤盛,一群哭哭啼啼的孩童与妻妾,独孤家主面色难看的瞧着自家阳神境界老祖:“老祖,这是什么手段,老祖也没办法吗?”

    独孤家老祖摇摇头,看着独孤盛胸口处的血色烈日,一根手指点了出去。

    过了许久后才面待难看收回手指:“好诡异的神通!我也无能为力,张百仁好厉害的手段。世人都说张百仁剑意锋锐,我看其术法神通也是一等一的强,老夫妄为阳神高手,居然连一点端倪都看不出来,更何谈施救?日后独孤家的人与此子发生冲突,务必小心!中了这小子的手段唯有死路一条。”

    “老祖,小子……死不足……惜,还请家……族照……顾我老……小妻……儿”独孤盛气喘吁吁道,声音都说不全。

    “你放心吧!你为家族牺牲,家族必然叫你后代无忧!”独孤家阳神老祖面色凝重道。

    “那就……多……谢老……祖了!”独孤盛缓缓闭上眼睛,气机衰弱至极。

    ps:书荒的同学可以看九命老书《申公豹传承》,嘿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