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两百八十五章 底牌!

第两百八十五章 底牌!

    确实是没有任何窒息之感,木箱之中空气虽然停止了与外界的气机交换,但空气中的氧气却在源源不断产生,当真是令人好生奇怪。

    “这便是小鱼人珠的功效吗?”女掌柜一双眼睛看着木箱里黄沙上的小鱼人珠。

    小鱼人珠散发出柔和的光芒,照亮了木箱中的两张面孔。

    张百仁点点头:“是极!亏我前日获得了小鱼人珠,不然咱们两个必然死于非命。”

    女掌柜亮晶晶的眼睛逐渐暗淡了下去:“有小鱼人珠又能如何?咱们不知深埋大地多少丈之下,永不得见天日,就算是不被空气窒息死亡,也要被饿死、渴死!”

    瞧着女掌柜颓然的表情,张百仁暗中笑了笑,难得这位仙子一般的人物居然也有如此无力的一面,若不是真到了绝境,在外面绝对难以看到这幅女儿样。

    看着女掌柜,张百仁笑了笑:“我都说了,咱们两个不会死!不但不会死,反而要活下去!活着出去。”

    “你有办法出去?”女掌柜看着张百仁,眼中满是期盼。

    张百仁摇摇头:“我是没有办法的……。”

    见到女掌柜目光逐渐暗淡,张百仁笑了笑:“但是你放心,只要时间到了,自然会有人来救咱们出去的。”

    “此地处于大地地底,谁能来救咱们出去?”女掌柜一愣。

    “天机不可泄露!”张百仁整理了一下衣衫,身上的沙土被抖落下去,然后袖里乾坤再次施展,又有一个大木箱出现在二人所处的木箱边缘,张百仁手中困仙绳猛然一抽,只听得咔嚓一声壁障破碎,两个木箱间壁障击碎,空间瞬间连接在一起,如此一来倒也宽敞了许多。

    “你是怎么做到的?”女掌柜眼中满是好奇,瞧着这一幕心中升起一抹生机。

    “我想做,自然就做到了!”张百仁拿起地上的包裹,里面有两个盒子,‘咔’的一声打开后张百仁面色一变,只见那盒子灰尘飞扬,灵药已然化为了齑粉。

    “哔了狗了!”张百仁不忿,再次打开第二个木盒,依旧是同样的场景,再次有烟尘卷起:“这些混账,没事收藏那么多灵药作甚!”

    瞧着张百仁吃瘪的样子,女掌柜捂嘴浅笑,眼中愁容略去,伸手打开自己包裹里的五个盒子。

    比张百仁好多了,出了一个不知是什么材料编织成的布娟,还有一个金黄色铃铛、一盏三尺长的油灯,剩下两个盒子都是已经化为了灰尘的灵药。

    看到这一幕,张百仁脸都绿了,好在自己袖里乾坤内有数不尽的宝物以及二十几个木盒,不然张百仁杀人夺宝的心都有了。

    “看上了那个?自己挑一件吧!都是要死的人了,宝物在多又有什么用?”女掌柜轻轻一叹。

    “真的?”张百仁眼睛亮了,闪过一抹奸诈之色。

    “当真!我还会骗你一个小孩子不成?”女掌柜瞪了张百仁一眼。

    张百仁嘿嘿一笑:“不反悔?”

    “你要是在啰嗦,一件宝物都不给你!”女掌柜眼中带着郁闷之色。

    “别!别!别!”张百仁在身前的三件物品上扫视一遍,拿起一边的明灯:“就这件了!”

    女掌柜点点头,将自家宝物收起来,张百仁拿住明灯后仔细打量一眼,没有多看,不着痕迹的塞入了袖里乾坤之内。

    “你说,如今咱们即将这般困死在此地,你想怎么死?”女掌柜转过头看着张百仁。

    “我不想死!我这么年轻,花花世界还没有享受,怎么可以去死!”张百仁嗤笑一声,调笑道:“若是死的话,无非是渴死、饿死,你说你想怎么死?”

    女掌柜一双眼睛看着光线柔和的小鱼人珠:“我还有妹妹等我供养,我若是死在这里,不知道小妹怎么在乱世中活下去。”

    说完后话语无力道:“你笑的这么没心没肺,难道就没有记挂的人吗?”

    “有啊!我有母亲,我自幼与母亲相依为命,我心里当然放心不下母亲!”张百仁轻轻一叹。

    女掌柜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然后闭上眼睛:“你也没有父亲吗?”

    “你也没有?”张百仁一愣。

    “嗯”女掌柜应了一声。

    “咱们也算是相识一场,到现在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只知道你是龙门客栈的掌柜”张百仁看着掌柜柔和的侧脸,鹅脸蛋格外好看。

    “都要成死人了,还问名字作甚!”女掌柜低沉道。

    外界

    涿郡

    鱼俱罗看着手中的书信,面色阴沉到了极点,瞧着下方的宋老生,面色深沉道:“楼兰古国沉没,可曾发现小先生的踪迹。”

    “探子回报,不曾见到小先生从楼兰古国中出来,只怕是……只怕是……”宋老生一双眼睛看着鱼俱罗,面带悲痛:“可惜一代天骄,天妒英才啊。”

    “他还没死!你悲痛什么!”鱼俱罗放下手中书信:“直觉告诉我,这小子还没死,不但没死反而活得很滋润,不必担忧!”

    “当真?”宋老生闻言面带喜色。

    “自然当真,自从老夫踏入至高武道以来,感知还没有过错误,小先生这次楼兰古国的收获远超想象,保护好张氏,千万不要在小先生离开期间出现什么岔子,到时候如何交代?你去给城南庄园传信,就说本将军相助小先生闭关修炼,勿要挂念!”鱼俱罗吩咐了一声。

    “是”宋老生闻言喜滋滋的走出大堂,瞧着宋老生远去的背影,鱼俱罗苦笑:“死虽然没死,但估计也是被困住了,这小子距离阳神只差一步,希望能渡过难关,借机破开壁障玉液还丹。”

    大隋皇宫

    萧皇后拿着手中的书信,眉头紧锁:“小先生不知所踪,叫钦天监测算小先生行踪。还有……返阳花既然出世,那必然不是空穴来风,所有进入楼兰古国的各大势力都要严密监测,务必找出返阳花所在。”

    “是”探子应了一声,转身急促离去。

    楼兰古国出世,虽然在大世界有些影响,但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有的世家门阀存在时间不比楼兰古国短,对于里面的东西也没有念想,不过返阳花的消息横空出世之后,顿时叫人心头震动,无数势力惊起,向着敦煌方向而去。

    敦煌

    一片黄沙无边无际,无数人马围绕在此地,纵使是楼兰古国沉没,也依旧不肯离去。

    纸钱满天飞,无数的武者、修士在祭奠着沉入古国中的亲人。

    雏默站在沙漠中,远远的避开了人群,手中拿着一个木简,露出了沉思之色。

    木简中至高至贵的气机无时不刻在提醒着雏默自己的存在,想要忽视忘记都不可能。

    “五神御鬼**,端的厉害法门。而且那股至高至贵的气机,叫人忍不住跪地膜拜,也不知道创造出五神御鬼**的前辈是何等人物,居然能造出如此违逆天理的法诀!”雏默认真的研读着法诀,不为其他,就为了那木简上至高之大的气机。

    “观想五神,然后以五神孕育五鬼。可五神是什么样子?”雏默看着木简,眼中带有些许迟疑,木简上并没有说五神是什么样子。

    将木简塞入袖子里,雏默闭上眼睛,开始按照法诀观想,只见木简中点点神祗气机升腾而起,进入了雏默的口鼻之中。

    “还好我当时兴起,想着暗算雏默这混账一把,没想到却给了自己活命之机,现在想想这一手牌打的太妙了!妙不可言!以后不管有事没事,多布局总归有用处,有备无患也是好的!”张百仁坐在木箱中,翻看着手中的灯火,感受到神道契机被吸收后,顿时心中大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