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两百九十二章 你要我的宝物,我要你的命!

第两百九十二章 你要我的宝物,我要你的命!

    “你们想要我的宝物,我只能要你们的命!”瞧着躺在地上的六具尸体,风沙缓缓将尸体掩埋,张百仁背对着阳光远去。

    对方能找上自己,张百仁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反而觉得很正常。

    不论奇门测算也好,还是神祗搜寻也罢,甚至于一些怪异的手段叫你防不胜防。

    黄沙翻滚,雏默站在了不远处,挡住了张百仁的路。

    “你也想要九州鼎吗?”看着雏默,张百仁停下脚步。

    “不,我可以通过遁地术带你安全的离开敦煌,只要你肯传我袖里乾坤”雏默看着张百仁,眼中闪过一抹复杂难明的情绪。

    “哦?世人都想要我手中九州鼎,想要袖里乾坤的还是第一个”张百仁背负双手,细嫩的手指绞在一起:“袖里乾坤之术即便是我肯传给你,你也无法修行!”

    “这你就不必管了,只要你传我,以后终究是有机会尝试”雏默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

    “我若说不呢?”张百仁笑了笑,困仙绳蠢蠢欲动,作势待发。

    “你若是说不,那我会宰了你的!”雏默不紧不慢道:“你有时间考虑,这群人追上来需要时间。”

    “嗖”

    困仙绳已经告诉了雏默张百仁的选择。

    只见雏默沉入地下,下一刻无数流沙转动,张百仁豁然一惊,猛然几步跳出去,瞧着涌动的流沙,眼中震惊之色甚浓:“可以啊,居然将五鬼搬运**与你的神通结合,简直叫人防不胜防,只可惜你这五鬼搬运**对我无用。”

    “是吗?”雏默笑了笑,身形消失在黄沙中:“我会等你的!”

    见到雏默走远,张百仁笑了笑:“蠢货!”

    笑完后面色阴沉下来:“我讨厌道法的世界,想要隐匿踪迹都做不到!雏默的五鬼遍布天下,能发现我倒也罢了,但这群混账是如何这么快发现我踪迹的。”

    瞧着天边的道道黑点,张百仁不敢耽搁,立即起身向着走去。

    走了半日,张百仁蓦然停下脚步,看着天空中的烈日,眼底闪过一抹阴郁。

    自家丹田中的太阳都已经日落西山了,但眼下天空中的太阳依旧悬挂,散发着灼热的力量。

    相比于天空中的太阳,张百仁更相信自己的功法!

    眼下这种情况的唯一可能就是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陷入了阵法,或者幻境、神通之中。

    能叫自己悄无声息陷入其中的,唯有神符类的流派。

    比如说青羊宫的春阳道人,修炼的‘太上甲乙入木九氣班符’,简直叫人防不胜防,几乎再造乾坤,塑造了一方洞天福地。

    此类神通介乎于虚实之间,想要防备也无从下手。

    张百仁停下脚步,对方神通近乎于完美,若不是自己体内有三阳金乌**,估计要被困死在此地。

    “好厉害的神通,既然来了,那就出来见见面吧!想要我的袖里乾坤还是九州鼎”张百仁慢悠悠道。

    “咦!”一阵诧异声音传来,只见黄沙翻滚,一个身穿道袍的中年男子出现在张百仁身前:“好本事,居然看出了贫道的破绽,贫道不知自家神通哪里出现了破绽,还请阁下告知。”

    张百仁没有回答,选择了反问:“你是想要九州鼎还是袖里乾坤?”

    “贫道若是说都想要呢?”道人笑了笑。

    “贪心要不得,人最忌讳贪心!你这幻境着实玄妙,我居然被困其中找不到出路,你划下道来吧!”张百仁脚掌踩了踩黄沙,分不清脚下的黄沙是真实还是虚幻。

    “袖里乾坤与九州鼎,只要你交出来,我便放了你!”道人不紧不慢道。

    瞧着道人,张百仁摇摇头:“我若选择破阵呢?”

    “你破不开,这神通贫道修炼了二十多年,唯有阳神真人真人才可以坡得开,你差的太远!”男子嗤笑了一声:“还是交出宝物吧,我也不为难你,立即放你离去。”

    “是吗?”张百仁藏剑于袍子中,道人颇为机警,知道自己不是张百仁对手,绝对不给张百仁靠近自己的时间。

    “你能坚持多久?我虽然杀不死你,但却可以将你困在这里,让你活活饿死!”道人隐隐一笑。

    “废话太多!后面的追兵耽搁半日已经要赶过来,到时候各路高手齐聚,哪里还有你的机会”张百仁丹田中的神胎微微一震,下一刻只觉得视角一阵变换,那莫名扭曲在周身的磁场悄无声息间发生了翻转。

    “嗖!”

    天外飞仙

    仿佛天边最璀璨的一道流光,刹那芳华锁定了时空,凝固了灵魂,时间停止了流动,叫人逃无可逃。

    看着穿胸而过的长剑,道人口中咳血,一双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张百仁:“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会发现我的破绽!”

    “你还差了一点火候!”张百仁来到道人身前,拔出了长剑,道人魂魄已然泯灭,成为了过往,被四把法剑吸收。

    “神祗力量,超乎你想象!你的神通不错,但祭炼本命符箓的材质太差,承载不住神力的冲击”张百仁看着道人腰间破碎的玉牌,玉乃天地精粹,蕴含着无数的能量,以玉为材质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甚至于还可以得到玉石的增幅。

    只可惜玉石脆弱,虽然于修炼有助益,省下几年苦功,但材质上却落了下成,比不得雷击枣木以及金石。

    神通被破,玉石裂开,懒得搜寻道人身上的东西,张百仁继续赶路。

    耽搁半日时间,虽然有道人施展神通替自己打掩护,但不可避免的已经陷入极其危险的境地。

    神符类修士不可怕,可怕的是对方悄悄出手,叫你没有任何防备。

    张百仁刚走,雏默便从黄沙中钻了出来,看着黄沙上的尸体,轻轻一叹:“怪不得那小子口气这么大,本事确实了得。”

    “唳~”

    “唳~”

    嘹亮的啼叫震动长空,自远处飞了过来,只见两只大鸟落在地上。

    “是草原的高手到了,看这阵势应该是东突厥的家伙”张百仁脚步坚定,似乎没有什么可以阻挡自己前行的路。

    大鸟升空,两道人影挡在了张百仁身前。

    “小子,咱们兄弟早就听闻你的威名,今日特来见识一番袖里乾坤玄妙,不知你的剑术是否有那群废物传得那么夸张”一个周身黝黑,散发着金属光泽的汉子开口,声音里充斥着金铁交击之声。

    另外一人身穿祭祀的袍子,整个人隐藏在袍子中,默不作声的站在那里。

    抬头看了看天空中的雄鹰,妖气滚滚撼动长空,显然已经成了气候。

    “会跑的比不过会飞的,我最讨厌你们这些会飞的家伙了!”张百仁攥住了困仙绳:“你想要见识一下我的剑术,我偏偏不叫你如愿。”

    说着话张百仁手中困仙绳飞出,在空中带着呼啸向对面黑色人影抽打而去。

    “啪!”

    面对张百仁的困仙绳,汉子也不躲闪,硬生生的受了之后退后三步,眼中满是震惊:“好厉害,怪不得拓跋愚那老家伙将你吹得那么玄乎,不过任凭你再厉害,破不开我的玄铁真身,也是白搭!”

    说完后整个人突破音爆,向着张百仁抓了过来。

    看着眼前皮肤黝黑的男子,袖子里长剑瞬间出鞘,仿佛是无尽黑暗中的唯一之光,照亮了昏沉的混沌,这一抹光线乃是大道之光,笼罩时空死角。

    “铛!”

    张百仁面带骇然,屠龙剑出居然没有建功,这还是第一次。

    以往都是屠龙剑出无往不利,今个终于吃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