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两百四十四章 袖里乾坤短

第两百四十四章 袖里乾坤短

    袖里乾坤短,壶中日月长!

    从某一方面来说,袖里乾坤确实是及不上壶中日月。

    空间之力就像是气球,在其上点了一个小点,只要吹气扭曲,随着气球的膨胀,小点就会变大。

    袖里乾坤就是这种原理,将袖子变大,仿佛真的有一方天地一般,将收取的物品变小,仿佛是一粒沙弥。

    张百仁开始扭曲空间,以小撬大,以小气泡来撬动拉伸右手袖子里的空间,过了一会后睁开眼,露出奇怪之色:“拉伸是完成了,但如何将这拉伸成的空间稳定下来?”

    就像是皮球,你将其吹大,需要把口袋扎住,不能跑气一般。

    这倒也好办,张百仁以神性调动小气泡,灵魂之力遍布肉身的每一寸肌肤,无所不在。

    张百仁直接以小气泡的力量当成是绳子束缚住扭曲的空间就好了。

    只要日子长久,张百仁对于空间之力的领悟、构建加深,早晚有朝一日会在袖子里放下一个个芯骨,将袖子给支撑起来。

    想要气球时刻都撑开,还不能绑住出气口,最好的办法是什么?

    当然是往气球里面填装骨架将其给撑起来。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张百仁精气神虽然消耗得厉害,但却前所未有的好。

    眼见着东边一缕紫色之气迸射,一夜时间转瞬即过,张百仁缓缓闭上眼睛,开始打坐修炼三阳大法。

    待到太阳的灼热度已经超出了张百仁的承受能力,才见张百仁站起身,喂了喂马匹,吃了一块黄精,正要起身赶路,远处一阵马匹嘶鸣之声打破了清晨的沉寂。

    “嗯?追来了?好快的速度!”张百仁背上剑囊,漫不经心的站起身,站在黄沙上等着突厥武士的到来。

    雏默身后跟着五十位突厥武士,远远的骑着马在几十步外停下,瞬间弯弓控弦。

    “不对头啊!怎么玩起了弓箭?”张百仁愕然,自家的半吊子剑术自己还是清楚的,近战他不怕,但远战他真不在行。

    “张百仁,你杀我兄弟,今日便叫你血债血偿!”雏默手中大弓慢慢拉开,话语犹若惊雷在空中炸响。

    张百仁眼底目光一变,猛地翻身上马,一阵急速奔驰。

    他又不是傻子,一个道士居然和人家硬拼。

    弓箭的射程远远超出了炼剑成丝的范围,张百仁一把长剑绝对挡不住五十把硬弓,在这个医药落后的时空,张百仁可不想枉死在此地。

    腰间的长剑是累赘,早就被张百仁塞入了袖子里,至于说身后的剑囊,里面四把长剑需要张百仁时刻不断与之祭炼交感,还需分秒不离的背负。

    “跑?跑得了吗?”雏默冷冷一笑。

    “嗯?”跑了几十步,张百仁面色一变,自家脚下的十几匹马居然陷入了黄沙之中,一条条恶心的肉体在黄沙中若隐若现。

    “流沙!沙虫!”张百仁纵身跃起,袖里乾坤使出,只见空间一阵扭曲,牵动了阵阵狂风,十几匹马瞬间没入袖子里,不见了踪迹。

    “该死的沙虫!”张百仁一剑挥出,土黄色血液喷溅,趁着袖里乾坤惹来的狂风卷起风沙,继续向前奔驰。

    风沙散尽,马匹不见,突厥人也不以为意,只以为马匹已经被沙虫吞了。

    “跑得了吗!”

    后方传来阵阵冷笑,只见黄沙不断起伏,一条条巴掌大小的虫子在泥土里钻洞,对着张百仁弹射而来。

    “唰!”张百仁身形急速后退,长剑塞入腰间,困仙绳拿在手中,龙威迸射而出,居然叫那虫海一阵瑟瑟发抖,来自于血脉上的威压,叫人心惊胆颤。

    面对着困仙绳在手的张百仁,群虫居然雌伏在地,不敢动弹,任凭张百仁冲出了虫海。

    “怎么可能!”雏默眉头一皱,五十位武士也是骇然失色。

    岂止骇然失色,简直是懵在马上了,自家手段怎么没用上?

    “追!”愣了愣,雏默猛然策马向着张百仁追去。

    瞧着远处的雏默,张百仁冷冷一笑,大袖一浮,却见一匹健硕的马儿懵懂的站在沙漠中,似乎不明白为何眼前变来变去。

    张百仁不管那么多,直接策马奔驰,鞭子落下一路急行。

    “娘嘞,我是不是看花眼了!”雏默坐在马上,看着前方策马疾驰的身影,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跑了半个时辰,当五十位突厥武士见到张百仁再次换了一匹马之后,心中顿时一沉,乌云密布起来。

    “停马!”雏默停下。

    “大人!”五十位突厥武士开口。

    “这是传说中的袖里乾坤,以前只听人说过,没想到今个见识到了,这小子袖子里不知道有多少马,和你们说你们也不明白,咱们马匹已经疲劳,他却不断换乘,咱们追不上!不用白费力气了!”雏默脸上满是震惊:“袖里乾坤只是听人说过,不曾想世上居然真的有这等神通,日后还需小心点好。”

    一边武士闻言嘀咕了一声:“以前咱们大家还不曾听闻将军的遁地术呢,如今不也是见识到了!”

    遁地术不也是一种传说吗?

    “这不一样!”雏默摇了摇头:“想要追赶这小子,只能乘坐飞鹰,但咱们的飞鹰队伍不在附近,继续慢慢追吧!”

    “袖里乾坤!”雏默眼中满是贪婪:“自己若能学得这一手,日后种族大战起来,这神通可是偷袭的好手段。”

    张百仁袖子里空间扭曲,十几匹马化为了米粒大小,不断在袖子里不安的来回走动,但见空间不断扭曲变换,却始终走不出尽头。

    “妙!果真妙!也算这几个家伙得了便宜,若是叫我近身施展袖里乾坤将其都收摄起来,定叫其好看”张百仁策马见到突厥人停止了追赶,也开始逐渐减缓速度。

    面对着箭矢,张百仁也想试试袖里乾坤的手段,可惜张百仁不敢!

    自家袖里乾坤才刚刚开始运用,远不能应心得手,一不小心挂了彩,可就亏大发了!

    张百仁策马奔驰了一会,经过一夜赶路,此时已经到了张掖地界,算是进入了大隋领土,黄沙尽头已经远远在望。

    绕过了边城的守卫,张百仁直接进入关内腹部,向着涿郡方向而去。

    此行收获颇丰,不说楼兰古国地图,就是破解了真水钵中的空间之秘,修炼出了属于自己的袖里乾坤,对与张百仁的助力不可谓不大。

    十几匹马在张百仁的袖子里仿佛没有丝毫重量,全都被空间之力给抵消了。

    张百仁不知道袖里乾坤的极限在哪里,日后有机会到可以试试。

    入了关内,换洗了一袭衣衫之后,瞧着岸边的码头,人群滚滚数不胜数,热闹非凡。

    “可有去涿郡船队,能否稍带贫道一路”张百仁站在码头上喊了一声。

    周边商队闻言你看我我看你,众人看着一袭粗布麻衣的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诧异,随即摇摇头,不曾理会。

    “有,你这小子是道士?怎么不见你穿道袍?”一个粗矿声音在张百仁身边响起。

    好一条大汉,三十多岁年纪,古铜色肌肤,肌肉线条清晰,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

    “这位壮士,可否稍带贫道一行?”张百仁笑着道。

    打量着这张稚嫩的脸,壮汉笑了笑:“你家人呢?”

    “小道一个人独自外出,家人尚且在涿郡”张百仁笑了笑。

    听着张百仁的话,壮汉叹了一口气:“你一个人来边城做什么?”

    “为了夺宝!”张百仁甜甜一笑,好一个粉嫩正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