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两百四十七章 杀戮

第两百四十七章 杀戮

    “这些礼物既然送给了大人,岂有收回来的道理!”管家确实会做人,县官不如现管,直接将手中的托盘推了回去。

    “这怎么好意思!”嘴上虽然说着不好意思,但王将军手上可没有客气的意思,将所有宝物都收了下来。

    庄园外

    看着门前的两尊石狮子,张百仁露出会心笑容。

    石狮子确实非同寻常,乃是镇压风水、煞气的必备之物,有镇邪、驱阴之妙用。

    见到张百仁,看守大门的家丁立即凑上来,恭敬一礼:“见过小老爷!”

    张百仁点点头:“庄园内一切可否安好?”

    “安好!庄园内一切都安生”家丁连忙回答了一句。

    张百仁起身走入大门,瞧着庄园中平整土地,修饰路面的园丁,一路上来到后院,丫鬟婆子纷纷问好。

    “娘,我回来了”张百仁站在院子里喊了一声。

    “你这孩子,怎么才回来!”屋门吱呀一声打开,张母从主房中走出来,张丽华跟在后面。

    “是孩儿不对,外面有些事情耽搁了!”

    张母上下打量张百仁,抚摸着张百仁的额头:“你呀,娘就知道,你小子最不让人省心,天天到处乱跑。”

    张百仁讪笑,三人谈了一会话,张百仁方才退出大院,来到自家的院子,突然想到袖子里还有十几匹马,赶紧去马房将马匹放出来,才转身回到院子里。

    一阵香气袭来,张丽华自屋子里走出来,一袭缎子般的衣衫看起来颇为令人迷醉,在微风中起伏。

    “外面多冷,小先生还不快点进来坐”张丽华开口。

    张百仁笑着走进屋,屋里点着火盆,整个屋子暖和无比。

    到了大庄园,张百仁与张丽华依旧是住在一个屋子,双方之间隔着一道屏风,不过屏风就是摆设罢了,根本就没有任何用处,张丽华的床榻可从来都没有人睡过。

    书房就在卧室外面,坐在老爷椅上,张百仁仰躺着:“还是家里舒服,轻松自在。”

    张丽华笑了笑:“那还用说,小先生一走便是一个半月,叫人好生担心。”

    “这次走的太远,谁想到居然去了敦煌”张百仁苦笑。

    张丽华坐在张百仁身边,纤细的手指揉捏着张百仁大腿,顿时叫张百仁一阵舒服,差点呻吟出声。

    “丽华,你道功进境如何了?”张百仁道。

    张丽华闻言动作一顿,苦笑道:“能如何,还不是老样子。”

    张百仁闻言沉默,过了一会才道:“稍后我去一遭大将军的庄园,看看是否有什么武道秘术适合你修炼。”

    张丽华闻言乖巧的点点头,眼中满是可怜兮兮的目光:“叫小先生失望了呢!”

    “天赋而已”张百仁揉了揉张丽华的脑袋,这一幕看起来极为违和,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被一个七八岁男子宠溺的揉着脑袋,这是何等令人讶然。

    吃了午饭,在庄园中与张丽华腻味一会,张百仁起身向着涿郡侯府而去。

    “小先生来了!”听闻张百仁到来,涿郡侯的脸上满是喜色,亲自出来迎接。

    “幸不辱命”张百仁将手中的地图扔出去,递给了涿郡侯:“边防地图在此。”

    “天见可怜,找回来就好!找回来就好!”涿郡侯打量一眼地图,交给了一边侍女:“小先生请上座,如今看小先生似乎精神不错。”

    “此去塞外略有收获!”张百仁笑了笑。

    “听人说楼兰古国地图落在了小先生手中?”涿郡侯压低嗓子道。

    “谁说的?”张百仁愕然,没想到消息传的这么快。

    “小先生太小瞧咱们了是不是,楼兰古国地图那么大事情,太子府的人想瞒也瞒不住啊!”涿郡侯道。

    “侯爷对楼兰古国感兴趣?”张百仁端起茶水,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

    “不单单是我,只怕天下各大势力都有兴趣”涿郡侯道:“小先生和我说说,此次敦煌之行吧。”

    一卷狂风吹遍沙漠,一道模糊影子孤单的在沙漠中行走,说来也奇怪,此人一步迈出,便跨越是十里地界,不过是几个呼吸间已经到了龙门客栈遗址。

    龙门客栈被沉入了沙漠之中,永世不可得见天日。

    龙门客栈已经被彻底自沙漠上抹去,此地黄沙与别处黄沙并无区别。

    “多少年了!多少年了!敢对龙门客栈动手的人,终于又出现了!”男子站在黄沙上,只见其一掌伸出,脚下黄沙翻滚,仿佛是沸水一般,时光在此时似乎逆转,沙土震动,沙漠地面节节拔高,在令人震撼的目光中,龙门客栈缓缓自沙土中钻了出来。

    死气冲天,难闻的气味瞬间扩散开来,男子大袖一扶,龙门客栈再次重见天日。

    缓步走入客栈中,一具具面容狰狞的尸体倒在地上,有男子、女子、老人、小孩。

    “塔蒙蒙”男子轻轻呼出一口气:“多少人年了,好久都没有人敢触我龙门客栈虎须了,便是西域诸国都不敢,不过是区区突厥一个部落罢了!”

    “天理迢迢,自然会有报应!”说完后男子身形散开,消失在风中。

    突厥

    塔蒙蒙部族

    这一次塔蒙蒙大获全胜,虽然走漏了风声,但那又如何?

    自己等人在突厥的领土,自家的领地上,怯懦的中原人敢来报复吗?

    这一次的劫掠,足够整个部族生存十几年!

    塔蒙蒙部族的人不多,但也绝对不少,足足有两万人。

    巨大的篝火冲天而起,烧烤的味道远远传开。

    “怎么了,不开心啊?”大头领来到雏默身边。

    灯火阑珊之处,雏默坐在那里不语,瞧着舞动的人群,丝毫没有打算加入其中的意思。

    听了大统领的话,雏默沉默一会,才开口道:“属下是在担心!”

    “担心,有什么担心的!”大头领拿出一个木头签子,上面串了一大串蝎子,已经烤熟了散发着喷喷香气:“别愁眉苦脸的,拿过去吃吧。”

    “龙门客栈并没有那么简单!我怕会惹来中原高手的报复!”雏默无意识的吃了一口。

    “报复?怕什么!这里是我突厥的地盘,中原高手敢来,会惹得整个突厥高手围攻”大统领一双眼睛看向火堆边缘处欢呼的女子,儿童,好些年没有见到大家这么开心了。

    大家整日里为了生计发愁,如今获得足够物资,当然是放下心中负担,可以尽情欢呼。

    “防备确实该有,与其防备中原报复,倒不如防备其余部族来抢东西”大统领拍了拍雏默肩膀,冲入了欢乐的人群中歌舞。

    “父亲!父亲!”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子拿着烤肉扑过来,撞入雏默怀中:“爸爸,族人都说你是大英雄,说你是我塔蒙蒙族的勇士,为我塔蒙蒙部族带来了丰富的食物,他们说你是大英雄!”

    雏默笑了笑,将自家孩子搂在怀中,接过半生不熟的烤肉,虽然味道叫人不敢恭维,但却是儿子给自己烤的,雏默选择了吃下去。

    “孩儿长大以后一定要做一个像父亲一样的大英雄,一定要叫我塔蒙蒙部族成为突厥的王者”小男孩面色潮红,青涩的脸上满是激动,布满了红晕。

    “咕噜噜乖,咕噜噜长大以后一定是我突厥最强大的武士,你将是我突厥人新的见神不坏强者”得到远古传承,没有人会比雏默更加清楚的知道,武道突破究竟有多难!尤其是从易骨大成到见神不坏,那是从人到神的蜕变。

    不过小小年纪树立起目标,总归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