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两百六十五章 挖掘古国

第两百六十五章 挖掘古国

    “想知道?”张百仁一边披着黑袍,转过头看向了纳兰静。

    “看到小先生练功的异象之后,很少有人会不想知道小先生修炼得是什么神通”纳兰静把玩着手腕的玉珠。

    “上古功法罢了!上古先辈观摩天地大道,对于天地大道的领悟非我等后辈能及,各种玄妙功法、神通、术法不计其数,五花八门千奇百怪,我这神通虽然奇怪,但也没有超出常理,不过是能量的一种应用罢了”张百仁将脑后披风连带的帽子缓缓拉起来,整个人都笼罩在披风中。

    披风质地不错,里面加入了银线、金丝,即便是风也不能将黑袍吹起来。

    说是披风,但却带有两个袖子,纳兰静确实对于张百仁的事情上心,昨晚连夜赶工才将张百仁的袍子制作出来。

    “走吧!那些探子估计已经等不及了!”张百仁没有多说,双手戴上一双鹿皮手套,率先走出庄园踏上了马车。

    醉花楼前,五百役夫汇聚,此时众人闲着无聊坐在醉花楼不远处嗑着瓜子。

    “你们说,咱们会不会真的中了纳兰静算计?”

    “这小妮子手段、心机素来都是一等一的厉害,纳兰家族能发展壮大少不了她出力,多少家族都想着将纳兰静娶回家中,若能将纳兰静娶回家中,自家必然更进一步。”

    “这小女子心机狡诈如狐,咱们不可不防,待到正午再不见正主露面,咱们便冲入纳兰家庄园试探一番”有人暗中开口。

    时间在一点点流逝,日上三竿不久,忽然有人高呼一声:“纳兰家的人来了。”

    听闻此言,人群顿时热闹起来,五百役夫瞬间站起身恭敬站好,瞧着远处缓缓驶来的两辆马车。

    朱红色的马车上雕刻着一朵怪异的花朵,那是纳兰家族的标志。

    马车停好,纳兰静自马车中走出来,扫视着五百役夫:“每人每日十文钱,之前耽搁了一日,修整了三日,每人先记下四十文钱!”

    “多谢大小姐!”

    “大小姐活菩萨!”

    “大小姐心地善良,日后必然长命百岁!”

    人群沸腾起来,纷纷道谢。

    听着众人言语,张百仁端坐在马车中,看着一袭翠绿衣衫的纳兰静,周身充满了浓郁的生机,仿佛是一个精灵。

    “大家随我走吧!”纳兰静说完后吩咐一声:“铁军带路,”

    马车辘轳,人群中探子瞧着行驶在前的马车顿时心中一惊:

    “怎么不见张百仁?”

    “张百仁没有出现,莫非纳兰家族当真是声东击西?”

    “张百仁才是大头,可以没有纳兰静出现,但一定要有张百仁身影!楼兰古国张百仁绝对不会放心的交给纳兰家族,定会亲自挖掘!张百仁没有出现,事情必然有变数!”

    “再等等,不着急试探!”

    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的出了绿洲,向着南方而去,张百仁坐在马车中不断测算着楼兰古国的入口所在。

    走了大半日,进入了沙漠深处后,张百仁顺着缝隙帘子抬头看外面的太阳,过了一会才道:“停下吧,大致就是这里!”

    “吁~”

    铁军拽住马车,掀开帘子,纳兰静下了马车,张百仁紧随其后。

    “楼兰古国的入口就这里吗?”纳兰静测过脸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心中默默推算地图的方位,过了许久才开口道:“不错,就是这里!”

    “这里?”纳兰静看着荒无人迹的沙漠,法明和尚也跳下车来到了场中,其余一干纳兰家族的高手也纷纷凑了上来。

    “就是这里,大家向着下面开挖,将沙土都给我挖开!”纳兰静对身后众人道。

    “大小姐有令,命尔等挖掘此地,各位赶紧动工吧!”铁军高呼。

    一声令下,五百人齐齐动作,手中木头做成的铁锹开始清理黄沙。

    张百仁扫视着一窝蜂的五百人,看了纳兰静一眼:“五百人里五分之三都是门阀世家的人!”

    “这么多?小先生怎么知道?”纳兰静一愣。

    “精!气!神!”张百仁简单说了三个字,就那般静静的站在一边看五百役夫挖掘沙土。

    “搞什么鬼?那个身披黑袍的小子是不是张百仁?”有人暗地里质疑了一声。

    “不清楚,谁知道是不是啊!没准是纳兰家找人代替,故意吸引咱们视线的!”

    “要不要找个人试试?”一个探子抡起铁锹,不断扬起阵阵沙土。

    “不亲眼看到这小子的脸,我心中难以安心啊”又有探子道。

    “听人说这小子不好惹,若真的是正主,一旦撞在对方手中,咱们可都吃不了兜着走!”有探子迟疑。

    “我去!一击不中立即远遁,也好过在这里做活计!”一个探子挖着沙子,脸上满是抱怨,好歹自己也是堂堂独孤阀精心培育出的探子,怎么来做这种苦鄙活计?

    “嗡!”男子在人群中穿梭,逐渐不着痕迹向张百仁靠近,眼见距离张百仁不足十步之时,忽然暴起发难,手中木锹卷着呼啸,裹挟阵阵音爆向着张百仁砸了过来。

    “嗯?”纳兰静与铁军面色一变,法明和尚迅速后退。

    “我来!”制止了纳兰静与铁军的援手,张百仁静静站在那里,盯着突破音爆的铁锨,诛仙剑意笼罩而出,延缓了武者的感知,时光在此时似乎扭曲,被无限拉长,一秒钟仿佛过了几年、十几年那么漫长。

    没有出剑,只是一只手掌带着鹿皮手套缓缓伸出,五指结出一道怪异的法印,小拇指以及拇指向着掌心收缩,指掌间血红色的夕阳之光蔓延,仿佛形成了一个奇怪的力场,在男子绝望的目光中,轻轻落在了对方的胸口。

    亦如无声惊雷,没有丝毫的异常。

    此时男子手中攻击紧随而至,虽然扭曲了对方的感知,但对方之前发力出手,在惯性作用下依旧威能不减来到张百仁近前。

    张百仁一个鸽子翻身避开,退出了场中,瞧着身前男子:“不管你是谁,胆敢袭击我都会不得好死!一日一年,你从现在开始仅仅只有几个月的寿命了!从这里到关内大概要浪费一个月的时间,再回到你的家族准备后事,又是一个月!本公子从不和死人计较,你速速回去准备后事吧!”

    “小子猖狂!”探子却是不信,手中棍棒扬起沙尘,样做攻击虚张声势了一下,趁机远遁而去。

    “就这么放他走了?”纳兰静疑惑道。

    “他只有两个半月的生命,何必与他计较!”张百仁嗤笑一下。

    “两个半月?”纳兰静一愣。

    张百仁没有解释,中了自己的夕阳印诀,每次夕阳西下之时,大日都会夺取他的生机,一日一年,就不知道这小子能扛多久。

    不过印诀给自己传来的感应只有两个半月,也就是说此人还有七十五年的寿命!

    张百仁轻描淡写的化解了武者袭击,场中众人愣了愣,虽然没有确定张百仁身份,但也心中安定了许多,声音确实是张百仁的。

    这般年纪便能搬运河车,与易骨强者对抗的也只有他!

    当然了

    这是在纳兰家族没有故弄玄虚的情况下,天下间精通口技之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但精通口技之人恰好是侏儒、又恰好在绿洲、又恰好是高手,这几率太低。

    却说那探子跑远,摸着自家胸口,只觉得一阵灼热传来,热的人心烦意乱,猛地扯开衣衫,男子瞳孔急剧缩了缩。

    一轮鸡蛋大小的太阳散发着红光,烙印在自己古铜色肌肤上。这绝对不是红肿,而是确确实实被烙印上了一枚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