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两百七十三章 三阳初聚

第两百七十三章 三阳初聚

    经过一夜的折腾,张百仁与纳兰静出来后天色已经泛白。

    遥遥的看着天边一缕紫气冲腾而起,远处一群暗探趴在沙漠中呼呼大睡,一个个裹着胡裘大衣。

    沙漠中的夜晚并不能让人多么愉快,沙子热得快,凉的也快,所以睡觉的时候要裹上胡裘。

    二人在坑洞中爬出来,没有惊动任何人,悄悄走到了一边,纳兰静裹着胡裘坐下,张百仁盘膝坐好,看着天边的那一缕东来紫气,整个人缩在了黑袍中,所有异象都被黑袍遮掩。但莫名的是附近方圆几十丈内光线黯淡了许多,似乎来到了黑夜一般。

    三阳火符的本质是什么张百仁不知道,他唯一知道的是有了三阳火符在身,自己修炼三阳金乌大法进境速度快了不止一筹,而是成千上万倍的增幅,自己仿佛成为了太阳之子,时刻都有太阳之力加持。

    不过是短短一年的时间不到,张百仁居然将三阳金乌大法的三阳汇聚圆满,这消息若是传出去,必然会震死金顶观不知道多少前辈。

    三阳金乌大法一直被束之高阁,乃金顶观最为奇特的法门之一。

    非是不肯给后辈弟子炼,而是这三阳金乌大法叫人摸不着头脑。

    人类如何可以吸收太阳之力?

    这三阳金乌大法就是给妖兽创造的法诀!唯有妖兽才能修炼日月之力,而且还不是所有的妖兽都能吸收日月之力。

    后辈也曾经有金顶观天资赫赫之辈准备修炼大法,甚至于引动了太阳之力,最后结果不但没有贮存下太阳之力,反而伤了自家经脉、根基,险些坏了道途,不知浪费了多少灵药才修复好。

    所以金顶观将三阳金乌大法束之高阁,唯有阳神真人方可阅览,只可惜阳神真人也难以触及三阳大法的门槛。

    也不知道日后被金顶观发现张百仁练成了三阳大法会有什么反应!

    瞧着那天边的紫色涛涛之力,张百仁丹田中无尽的真气海洋里也有一道道浩然紫气开始升腾,冲破了天际,冲出海面。

    张百仁能看到自家修炼的小太阳里三道泾渭分明的三团太阳之力。

    三阳既然已经圆满,接下来的一步便是利用妙诀,将三阳融合为一体,真正的融合为一体,形成真真正正的太阳之力。

    太者乃大,阳者乃刚!故其沛莫能挡,无坚不摧!至刚至阳!

    三阳一旦融合化为太阳之力,又是一次的蜕变,质的变化!

    这种蜕变一旦完成,三阳不分彼此,化为了太阳,而太阳中却又随时可以调动出属于三阳的力量。

    张百仁手中掐诀,丹田中的朝阳与正阳缓缓靠近,不论是朝阳也好、正阳也罢,本质都脱不开太阳之力,太阳之力乃是三阳的融合点,是其中的锲机所在。

    随着时间的缓缓流逝,朝阳与正阳融合的顺利出乎想象,然后在融合夕阳之力,更是毫无阻碍。

    日上三竿,朝阳之力消退,此时张百仁体内的朝阳之力与正阳之力彻底融合完毕,张百仁发现了法诀的不同之处,明明处于正阳阶段,但自己却能在正阳之中汲取到源源不断的朝阳之力,不过朝阳之力一落入胚胎,瞬间被已经融合了正阳与朝阳形成的胚胎吸收,化为了一种既不是朝阳、也不是正阳的力量。

    正阳胚胎消失,张百仁虽然依旧可以吸纳正阳之力,但正阳之力一入胚胎,就会立即被转化。

    此时众位暗探醒过来,看着天空中高悬的太阳,赶紧褪下衣衫,找了个帐篷歇息。

    待看到坐在沙漠中的张百仁后,众人俱都是一愣:“这小子怎么出来了?”

    纳兰静打着油纸伞坐在太阳下替张百仁护道,免得有人惊动了他。

    法明和尚屁颠颠的跑过来:“你们怎么出来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五鬼搬运大法练成,自然就出来了!小先生在练功,你莫要惊扰到他”纳兰静看了一眼法明和尚,然后转过头看向了张百仁。

    法明和尚抓抓光头,在太阳下油光铮亮:“唉!先生小小年纪有如此实力,起初和尚我还心中嫉妒、羡慕,颇感不平衡,可是看到小先生日夜用功,和尚心中的那点嫉妒之心全部消失,只剩下愧疚。我若是有小先生的这般执着,早就已经金刚不坏神功大成了。”

    听着法明和尚的话,纳兰静眼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羡慕:“和尚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得到佛家的真传大法却不知珍惜。我等野路子散修想要修炼,却无真传点化,不知从何下手,老天果真不公平,你这种人居然给你这般待遇,而我等努力、殚精竭虑之辈却不得门路,果真造化弄人。”

    听着纳兰静的话,法明和尚摇摇头:“你说的轻松,你若是想要佛家正法,只要你肯拜入我师父门下,我师父很乐意接受你这种人才。你只看到我得到真传,却不知我身上背负了什么!若有选择我宁愿当一个散修。可惜我没有选择的机会,一切都已经定格!什么道统之争,要我和一群没有见过面的家伙去做生死搏杀,简直是脑袋烧坏了!佛家的复兴大业落在了我们这一代人身上,这是何等沉重的压力!明镜蒙尘,道心难彻啊!”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难处,法明和尚也好,道家的各路道观真传弟子也罢,虽然有着直达天仙的法门,但却不得不承受各家道观先辈留下来的恩怨。

    这便是因果,没得选择!

    散修反而好一些,虽然没有妙诀,但也没有那么多纷纷扰扰。

    法明看着远处的张百仁:“先生小小年纪,剑道之精粹乃我生平仅见,如此剑道天赋,只要不夭折,日后必然为大隋内外天下第一人,威压异族几十年,为我中原换得安宁!就怕有人不愿意他成长下去,也不知道他师傅又是哪路高人,小小年纪便可助其搬运河车!那些各大门阀世家之所以不敢对小先生下黑手,一则忌惮大将军鱼俱罗,二者是忌惮小先生从未见过面的师傅,估计是某个老家伙!等到众人摸清底细,未必会这般客气,明面上不敢动手,下黑手还是可以的。”

    纳兰静抚摸着手中玉珠,过了一会才笑笑,她想起了张百仁改良的五神御鬼大法,当真惊天地啼鬼神,逆天至极。

    “你不知道小先生的厉害之处,所以你才会这么说。小先生的资质乃我生平仅见,比之那些道家高真大师也未必会弱上多少,小先生的天资、悟性你不懂!你永远也不懂!以前我也以为小先生剑走偏锋,如今看来只是我眼界太狭隘,不知小先生的伟略,所以才妄自下断言”纳兰静看着张百仁,眼中满是崇拜。

    法明和尚一愣,怪异的看着纳兰静:“你被灌迷魂汤了?怎么对这小子如此推崇!”

    纳兰静闻言不语,只是静静的看着张百仁。

    一日过去,眼见夕阳西下,忽然间天边火红色的夕阳之力迸射而出,此时张百仁体内半成品的太阳胚胎经过一日修炼似乎积蓄了足够的能量,只见半成品的胚胎缓缓向着夕阳胚胎靠近而去。

    随着时间推移,当天边最后一缕夕阳之力消失在地平线上,张百仁体内三阳胚胎初步融合,化为了太阳之力。

    不过还需一段时间的磨合!

    这就像三杯颜色不同的水,虽然已经将其倒在一起,但却还需要摇晃搅拌才能混合均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