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两百八十三章 我杀了柴绍?

第两百八十三章 我杀了柴绍?

    “是谁?是谁盗走了本王的返阳花!是谁!是谁!”楼兰国君看着空荡荡的密室,不单单返阳花没了,就连灌溉返阳花的泉水都被连根拔起。

    “是谁!到底是谁!”古国国君眼中杀机冲天而起,周身死气浓郁,发丝道道冲天竖立,眼中杀机毫不掩饰。

    “是谁!到底是谁!”古国的君王猛然回过头盯着众位各路高手:“是不是你们?是不是你们!是不是你们盗取了朕的返阳花!快点交出来,不然朕要杀光你们!”

    不单单楼兰古国国王傻眼了,此时各路的修士也看呆了,瞧着地上依旧残存的生机,傻子也知道返阳花被盗走了!

    “是谁?到底是谁?究竟是谁?求求你们,求其你们将朕的返阳花交出来好不好,朕求你们了!只要你们将返阳花还给我,各种条件随便你们开”君王的眼中满是祈求、可怜,丝毫不见之前的霸气。

    返阳花不单单是返阳花,更是他逆转生死的机会,五百年的沉睡为得就是今朝。

    场中群雄无言,你看我我看你,眼中满是戒备!

    返阳花肯定不是虚构,楼兰古国里面一定有返阳花,只是不知被谁给盗走了。盗贼可以是场中的任何一个人,每个人都有可能。

    “怎么?没有人答应吗?”古国君王面色瞬间阴沉下来。

    “大王,这返阳花该不会是你自己藏起来了,故意演戏给我等看吧!”茅山道人冷声道,丝毫不遮掩自己眼中的质疑之色。

    “藏起来?朕会将自己的东西藏起来,你们未免太过于小瞧朕了。返阳花肯定被你们其中一个人给盗走了,今日若不给本王一个交代,你们谁都别想走!谁也别想活着离开!”

    “我们走不走,不是你这个亡国之君能说得算的。返阳花到底在哪里,你别卖关子了,不然咱们今日月缺难圆!”南天师道的修士冷冷道。

    “这句话正是朕想要说的,不交出返阳花,咱们月缺难圆!”君王一声咆哮,周身死气化为了蛟龙纵横九天,咆哮苍穹,瞬间地底密室天翻地覆,磅礴能量爆发开,将众位强者掀翻了出去。

    一场惊世大战就此爆发,上方受到地下震动,也是沟壑不断裂开,仿佛大地震一般,稍有不慎便会葬身于地底,不知多少干尸坠入坑中不见了踪迹。

    张百仁混在人群中,瞧着前方的大战,各路高手不断拥蜂涌入其中一间大殿,只见大殿中群雄正在厮杀,在大殿里一排排架子摆放整齐,架子上一个个檀香木打造成的盒子安静的摆放在哪里。

    血流成河,有人抢了宝物立即远遁,没抢到的依旧在厮杀。

    “嗖!”困仙绳飞出,瞬间卷住一个盒子飞了出来,被张百仁拿在手中。

    “小子,将宝物交出来!”身边抢红了眼的武者看着张百仁稚嫩面孔,手中钢刀竖劈而下,欲要将张百仁化为两半。

    “砰!”困仙绳一甩,壮汉胸口瞬间塌陷,五脏六腑被震碎,整个人倒飞出去,撞击在了远处的墙壁上,化为一堆肉泥。

    干净利落的杀了一位武者,顿时叫身边疯狂之人冷静下来,晓得张百仁也不是好惹的主,远远避开冲入了大殿之中。

    “嗖”

    张百仁纵身落在了大殿屋顶,手中困仙绳将房顶破开,卷起一个个黑色的盒子塞入包裹中。

    此地人多眼杂,不适合施展袖里乾坤。

    瞧着张百仁的动作,有使用鞭子的武者学得有样,也跟着纵身落在屋顶,用长鞭卷起架子上的木盒。

    上百个木盒不多时便被抢得一干二净,而张百仁的脚下木盒已经多了十几个。

    不急不慢的将木盒包裹起来,此时使用长鞭的各位汉子一双双眼睛死死盯着了张百仁脚下的包裹。

    每个人手中两个木盒,与张百仁手中十几个木盒相比,简直太寒酸。

    利益往往会叫人冲昏头脑,就比如说此时屋子顶上十几位使用长鞭的汉子,一双双眼睛看着张百仁,面露狰狞之色:“小子,你小小年纪,身子骨虚弱,一个人如何拿的了这么多盒子,不如老子帮你拿着如何?”

    “你若嫌累,我倒是不介意替你拿着”看着身前的刀疤脸汉子,胸口不知是谁喷溅上的白色脑浆流动,张百仁缓缓收了困仙绳,手指上缠绕一圈圈的发丝不安分游走着。

    “呦呵,这小子有些意思!”汉子冷冷一笑,脸上刀疤犹显得狰狞,手中长鞭毫无预兆化作了一道黑光,向着张百仁手中的包裹卷来。

    同一时间,十几道爆鸣之声传开,屋顶大汉齐齐出手,十几条鞭子纷纷向着张百仁手中包裹招呼来。

    “唰!”黑色的发丝快若闪电在空中游走,还不待几人反应过来,便已经失去了意识,甚至于连疼痛都没来得及感受,已经被剑气震碎了大脑。

    几个汉子想要张百仁手中包裹,但张百仁却要了几人的命!

    “人心不足蛇吞象,本来还寻思找个什么借口将你等宰了,没想到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张百仁将手中木盒收好,随意将几个大汉手中的木盒送入包裹,趁人不注意之时,悄悄的塞入了袖里乾坤之中,手中只留下两个木盒招摇过市。

    宝物虽然被分了,但事情却没有完,真正的夺宝大战才刚刚开始。

    没有宝物的想要宝物怎么办?

    当然是出手抢夺有宝物的,有宝物的人也不是傻子,自然不肯将宝物让出去。

    一时间腥风血雨卷起,只见一把长刀纵横,自地上蹿起向张百仁头颅砍来。

    长刀的主人面容年轻,不过二十岁,也不知道是那家门阀的公子。

    面对着那寒光闪烁的长刀,张百仁面不改色的坐在屋顶,仿佛被吓傻了一般,呆呆的看着长刀仿若九天银河垂落。

    “不要!”远处的女掌柜劈死身前一位武者,转过头恰好看到这惊魂的一幕,猛然惊呼出声。

    “砰!”

    尸体坠落,男子意识逐渐陷入黑暗中,光明退去,感知被黑暗吞噬。

    “你快醒醒!”女掌柜一步上前接住了坠落的尸体,双眼中满是惊慌,男子周身不见任何伤口,唯有眉心处一滴血液汇聚、凝固,化为了一个红点。

    “你杀了他!”女掌柜摸着男子脖颈间的脉搏,然后猛地抬头看向屋顶的张百仁。

    “你夫君啊!”张百仁漫不经心道:“对于想要杀我的人,我可从没有留手的习惯。”

    “你惹大麻烦了,你知道他是谁吗?”女掌柜一双眼睛看向张百仁,满是无奈之色。

    “我管他是谁,他就算是当今天子的儿子,也要讲道理!难道只许他杀我,不许我杀他?技不如人死了也是活该!”张百仁无所谓道。

    “此人乃是柴家的公子,你杀了他可是惹了马蜂窝!柴家富甲天下,门人高手无数,更有李阀在背后支持,你惹大祸了!”女掌柜放下了男子的尸体。

    “柴家公子?”张百仁闻言一愣:“那个柴家?”

    此时张百仁心中一惊,涌起一股不妙的感觉,这个被自己一个照面宰掉的家伙,该不会是柴绍那厮吧?

    “当然是河北柴家!”女掌柜道。

    听了这话,张百仁又是头皮麻了一下,虽然不介意改变历史,但若叫李秀宁守了活寡,那可是自己的不是。

    说实话,张百仁对于李秀宁倒是蛮好奇的,这绝对是隋唐年间的一个奇女子,为李阀立下了汗马功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