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两百九十一章 出名要趁早

第两百九十一章 出名要趁早

    张百仁出名了,很出名!

    自今日起,大隋内外,大小势力对其都有所耳闻。不但对其有所耳闻,而且还知之甚详。

    袖里乾坤伴随着当年大禹留下的禹王鼎,不论是那一样都可以叫张百仁名扬天下。

    袖里乾坤是传说中的神通,而禹王鼎更可以追溯到三皇五帝之时,乃是当年三皇五帝人类起始文明仅留下来的古物之一。

    禹王鼎象征着天下正统,人心所向。自秦朝之时,传国印玺取代了禹王鼎的位置,但并不是说禹王鼎没用了,只是因为禹王鼎失踪罢了,所以才不得不用传国印玺替代。

    张百仁独特的造型,天下间以稚子之年便能搬运河车的,唯有张百仁一人。

    张百仁对于很多人来说就是一个谜!

    以前是一个谜,如今是大谜团!

    张百仁的师傅是谁?没有人知道!

    但张百仁可以以稚子年龄搬运河车,开古之先河,绝对不简单。

    不说张百仁屠杀了龙王在前,如今忽然施展出传说中的袖里乾坤,简直是石破惊天,在伴随着禹王鼎发酵,张百仁彻底火了!

    “禹王鼎!”鱼俱罗惊得猛然站起身,看着身边的涿郡侯:“真的假的?还有人看到小先生亲自施展袖里乾坤之术,你莫要要骗我,袖里乾坤乃是传说而已,禹王鼎更是失踪了不知多少年,你可莫要开玩笑。”

    看着涿郡侯沉默的面孔,鱼俱罗缓缓坐下,他知道涿郡侯绝对没有开玩笑。

    “棘手!各大门阀世家对大隋忽视眈眈,只不过一时找不到机会罢了,如今禹王鼎忽然现世,这些家伙绝对不会错过!立即派人将张氏请入府中严加守护,只怕这些混账不守规矩,若是出了纰漏,咱们反而陷入被动”鱼俱罗面色阴沉道。

    “这禹王鼎关乎重大,咱们若能拿在手中……眼下大隋已经是风雨飘摇,若能得到禹王鼎……”涿郡侯面露心动之色。

    “你是嫌弃自己命长了!不论谁得到禹王鼎,都会成为陛下的眼中钉肉中刺,你要是觉得活够了,尽管拿刀抹了自己脖子!再说我已经突破门槛,禹王鼎于我来说没有什么用,皇权富贵不过过眼云烟,小先生与我有大恩,我岂能做出不仁不义之事?”鱼俱罗话语斩钉截铁:“任何人都不能伤害小先生半根毛发!包括你、陛下在内!”

    “咳咳,没那么严重吧,本侯不过是和你开个玩笑罢了,何必这般认真”涿郡侯苦笑,差点被自己的吐沫淹死,没想到张百仁与鱼俱罗关系好到了这种地步。

    “朝廷那边怎么说?发生这么大的事情,陛下与皇后娘娘坐得住才怪,九州鼎的出现已经对皇权正统产生了威胁”鱼俱罗手指敲击着案几。

    “朝廷传书,要接张氏入京!”涿郡侯拿出袖子里的书信。

    “回绝陛下,就说有本将军坐镇涿郡,这里比上京安全多了,接送入京太麻烦,反而会发生意外!”说完后高声道:“老生,你带人速去城南请张氏入我庄园暂住一些时日,等小先生回来在做计较。”

    “是!”屋子外宋老生应了一声,立即匆忙起身离去。

    “这般回绝陛下,未免不妥吧”涿郡侯略带迟疑。

    “别以为我不知道上京城中的那位打得什么主意,想要以张母为人质,若容忍这事若发生在本将军眼皮子底下,我还修什么武道!直接自尽好了!

    “可是……””鱼俱罗斩钉截铁:“不用可是了,照我说的做。天高皇帝远,陛下管不到涿郡!”

    上京城

    永安宫

    萧皇后与杨广坐在一起

    看着手中探子传来的密报,萧皇后面色凝重,杨广的脸上满是振奋:“九州鼎!九州鼎出世了!朕一定要得到九州鼎!”

    “九州鼎在西域,不在我大隋国土,此事还有一番周折”萧皇后放下手中书信。

    “张掖守将是谁?命令张掖守将即刻开动大军进入敦煌,九州鼎朕一定要得到!”杨广眼中满是兴奋:“若能得到九州鼎,朕必然民心所向,为天下正统。”

    “陛下,贸然发动大军进入敦煌不好吧”萧皇后迟疑道。

    杨广自兴奋中清醒过来:“确实是有些不妥,只怕各族见神不坏强者也会动身,想要弹压可不容易。”

    “要不然派遣杨素亲自走一遭?”杨广沉思了一会道。

    “上京城有陛下坐镇,杨素暂时离开倒也无妨,只怕杨素也弹压不住天下逆党”萧皇后迟疑道。

    杨广闻言站起身,过了一会才道:“那就叫鱼俱罗亲自去接应!涿郡哪里叫杨素顶着,将张氏接入上京!”

    “接入上京怕是不妥,恐有挟持之嫌”萧皇后手指弹了弹桌子。

    “上京总归比涿郡安全!朕不担心张百仁吞没了九州鼎,而是怕那些隐藏在暗中的獠牙趁机出手,九州鼎落在普通人手中也就是一口普通大鼎罢了,若落在门阀世家手中,后果不堪设想”杨广轻轻一叹:“叫杨素去涿郡吧。”

    与此同时,大隋内各大门阀、道观俱都是齐齐动作,各路高手快马加鞭向着敦煌方向赶了过来。

    九州鼎大有文章可做,绝对不能叫其从眼皮子底下溜走了。对于门阀世家来说,就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了。

    不单单是中土,外族高手也纷纷动作,九州鼎就算自己拿着没用,但总比落在大隋要强得多。

    敦煌之地,风起云涌。

    龙门客栈

    看着过往的商旅,杨汐月眼中满是惊愕的放下手中书信,吧嗒吧嗒嘴:“这小子,很能折腾!这才分别一日,居然惹出这么大篓子,天下各大势力恨不得将其抓住,逼问出九州鼎与袖里乾坤的口诀,这小子麻烦大了。”

    看着往来的客旅,杨汐月摇摇头:“可惜了!混账小子太能折腾,这回可真是滔天大祸。”

    沙漠中

    站在滚滚的黄沙上,张百仁周身披着黑袍,只可惜身高在哪里摆着呢,特征太明显,叫人一眼就看出了真身。

    瞧着身前的六个大汉,张百仁缓缓一叹:“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尔等当真要与我为敌?”

    “张百仁,九州鼎不是你能拥有的,你还是将九州鼎交出来吧,不然早晚要死于九州鼎上”一个汉子开口,话语中充斥着一股恳切味道。

    “是吗?”张百仁不紧不慢的站在那里,指掌间发丝不断游动:“就凭你们兄弟六人也想吞下九州鼎吗?不是我看不起你们,九州鼎落在你等手中,杀身之祸近在眼前。”

    “我们兄弟能不能守得住九州鼎是我等的事情,现在要你做得是交出九州鼎,你身后势力也不小,咱们只要九州鼎,不想胡乱结下仇敌”一个汉子苦口婆心的劝了一句。

    张百仁笑了笑:“想要九州鼎?这天下的人都想要九州鼎,不知你们兄弟有何本事,也敢在我面前开口,只要你兄弟六人能挡住我一招,九州鼎拱手相让。”

    “一招?小子,你也太瞧不起人了吧!”其中一人被气笑了。

    张百仁摇摇头:“一招都抬举你们了,半招你们都挡不住。”

    说完后手指上的发丝瞬间飞出,切开了空气,仿佛一道闪电般划过了其中一人的脖子。

    大好头颅被血液压力推得冲天而起,瞧得身边五人一愣。

    “大哥!”

    一声惊叫尚未完毕,发丝瞬间洞穿了其中一人的眉心,再次有人毙命。

    “唰”

    一人太阳穴被贯穿,一人眼睛被破开,眨眼间留下了满地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