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三百零三章 母训

第三百零三章 母训

    楼兰古国之事尘埃落定,最终以九州鼎落在张百仁手中而告终,但所有人心里都很清楚,事情并没有完结,更大的风暴还在酝酿之中。张百仁在沙漠里被诸子百家追杀,事情绝对不会这般算了,知道张百仁的人都清楚,这小子剑走偏锋睚眦必报,绝对不会轻易收手。

    就比如说是现在,张百仁坐在船上,思忖着后面报复之事!

    这事绝对不能这么算了,张百仁从小到大还从没吃过这种亏,要是不报复回去,觉都睡不好。

    收起九州鼎,三人与大部队汇合,没有在张掖停留,一群人连夜开船向着涿郡而去。

    张百仁坐在船舱上,瞧着水下的清波,懒洋洋的晒着太阳。

    “这么悠闲,打算如何报复回去?”鱼俱罗来到张百仁身边坐下。

    “自然是以血还血,以牙还牙!”张百仁毫不犹豫道。

    “只怕事情没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门阀世家再加上各大道观,诸般力量联合起来陛下都要顾忌万分,这种种力量联合起来足以颠覆了大隋的江河”鱼俱罗拍着张百仁肩膀:“你还年轻,莫要意气用事。门阀世家力量深不可测,不然陛下也不会如此忌惮,早就将门阀世家连根拔起了。”

    张百仁闭上眼睛,呼吸着阳光:“不知陛下会怎么做。”

    “陛下怎么做,还要咱们演戏配合才行!”鱼俱罗笑了笑:“总之你的好处少不了就是了,等你玉液还丹练就阳神,便可为自己找回场子了。”

    张百仁闻言沉默了一会,没有多说,继续闭上眼睛小憩。

    就这般又过了半个月,眼见着除夕倒数之时,张百仁一行人终于回到涿郡。

    “我和夫人说你在府中闭关修炼,你莫要说漏嘴”鱼俱罗叮嘱了张百仁一声。

    “放心好了,绝不会说漏的”张百仁背着剑囊走入庄园,从后门进入,来到张母所在别院,高声道:“娘,孩儿回来了!听人说城外来了歹人,大将军怕你受到惊吓,所以特意接到城里。”

    “你小子可终于出关了,还以为你要过年后才出来。”

    庄园里,张母与张丽华正在绣花,瞧着风尘仆仆的张百仁,眼中露出担忧之色。

    “娘与丽华住的可还习惯”张百仁笑嘻嘻道。

    “哪里及得上自己家中习惯”张母瞪眼。

    “孩儿既然回来了,那咱们就回家”张百仁招呼一声,对身边侍卫吩咐道:“和大将军打个招呼,就说我回家了。过年了,总不能还赖在这里。”

    侍卫闻言去通秉,张百仁叫人准备好马车,一行人浩浩荡荡回到张家庄园,一群花花绿绿的姑娘迎了出来,正是张百仁在醉花楼里赎身的姑娘。

    瞧着眼前的花花绿绿,张母一愣,张丽华瞪了张百仁一眼。

    “娘,这些姑娘可都是心思伶俐之人,是孩儿找来伺候母亲的”张百仁笑了笑。

    “见过小公子,见过主母”众位姑娘果真心思灵巧,纷纷行了一礼。

    “就你心思多,将姑娘们安排下去吧”张母点点头,没有反驳张百仁的话,算是受了这群姑娘。

    张母在前面走,张丽华落了后面,一把揪住张百仁耳朵,压低嗓子道:“小家伙,玩什么把戏。”

    “都是醉花楼里的可怜人,我一时心软就赎身了”张百仁摇摇头,眼中满是唏嘘之色。

    年关将近,庄园一片喜色,大红灯笼高高挂,涿郡的各家势力又开始纷纷送礼了,年货根本就不用张百仁自家买,所有物品用度都是各家送的。

    不论酒水也好,糕点也罢,都是一等一的上品,大红绸缎高高挂,张百仁一袭紫色绸缎,上面花团锦簇刺绣,瞧得姑娘们眼热无比。

    “这是皇宫里的贡品,要宫中刺绣最好的大家,几个月才能裁剪出这么一身,皇后娘娘对你真是不赖,过年还记得给你送衣服!”张丽华扯着张百仁身上的料子,宫中的贡品乃皇家专属,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用的,就算是尚书令、司徒也不行。

    “今年太子归天,皇后娘娘伤心过度,几次晕厥,你有时间就去上京城看看”张丽华整理着张百仁的衣领。

    “知道了”张百仁点点头:“年后正好要去上京城走一遭,见见当今的大隋天子。”

    瞧见一群姑娘穿着新衣在远处水榭处嘻嘻,张百仁紧了紧身上的熊皮:“你说这些姑娘怎么想的,也不怕冷。”

    “就你问题多”张丽华掐了掐张百仁的小脸:“在过年,小先生可是七岁了,小先生长了一岁,妾身却又老了一年。”

    “你带着北海明珠容颜不老,看不出岁月流逝的样子”张百仁轻笑:“你放心,我这次从楼兰古国得了不知多少秘术,定然有办法助你一臂之力的。”

    正说着,有姑娘走过来道:“小爷,主母叫你过去。”

    “知道了”张百仁站起身,拍拍张丽华:“你别多想,等我回来在和你说。”

    张百仁来到张母的庭院内,周边气机起伏,隐藏着牵机营的高手,时刻不停的暗中守护。

    自家庄园内布置没话说,张百仁细致的做了安排,而且庄园内足足养了十几只猎狗,有人想要混进来比登天还难。

    走入屋子,张母闭目坐在椅子上,静静坐着不语。

    “娘!”张百仁喊了一声。

    张母睁开眼睛,看着衣着华贵的张百仁,面无表情道:“你随我来!”

    说完话起身走了出去。

    看着自家老娘严肃的面孔,张百仁顿时觉得心中升起一股不妙之感,不晓得自己哪里有问题,惹得老娘发怒。

    进入厢房,看着屋中摆设张百仁头皮麻烦,自家老娘什么时候弄了这么多牌位?

    密密麻麻,朱红色的排位一排排高低有序的排布好,下方安插着朱红色的鼎炉。

    “这是我张家的历代祖宗,你跪下烧香吧!”张母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苦笑,祖宗还是要跪贵的,便宜祖宗也是祖宗。

    烧好了香火,张母没有叫张百仁站起身,而是道:“可还记得娘以前和你说的话?”

    “什么话?”张百仁一愣。

    “娘要你登科及第,考得文武举人!”张母瞪着张百仁。

    张百仁愣了愣,举人这一说法是有来历的,个人理解为古时候隋唐之前没有科举,人才的聘用都是各大门阀世家举荐,而开了科举之后,只要你经过重重考试,到了‘举人’这一级别,就可以做官了,地位等同于各大门阀世家的举荐,其才智足以及得上各大门阀世家举荐之人。

    “娘你叫我考状元孩儿能理解,但是武科举是什么鬼?没听人说朝廷要开武科举啊!”张百仁挠了挠耳朵。

    “此乃你外祖父当年亲自测算天机提笔批字,绝对不会有错,你照办就是!今日叫你到这里,是要你记住娘和你说过的话,千万不要忘了!”张母瞪着张百仁:“你这些日子醉心武道,却是将功课都落下了。武道也好,道法也罢,都只是小道,只要你入了朝堂,天下能人异士尽数为你驱策,你切莫胡乱分心,武道修炼强身健体就好,莫要耽误了道业!”

    听了张母的话,张百仁苦笑,自家母亲怎么就那么瞧不起武道与方外之人。

    不过张母的话他还真没胆子辩驳,只能闷闷的受了,不断点头。

    “知道就好!知道就好!武夫与人拼杀,杀人者人恒杀之,早晚要战死,还是当官逍遥自在的多”张母心中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