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三百零五章 复仇之始,兵困道观

第三百零五章 复仇之始,兵困道观

    瞧着笑嘻嘻走进来的张百仁与宋老生,鱼俱罗与涿郡侯果真早就已经在大厅中等候,看到一袭紫袍的张百仁,鱼俱罗道:“小先生果真恩眷深厚,这皇宫中的物料,就连我等也没机会穿戴。”

    衣服料子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一身衣服代表的含义。

    张百仁笑了笑,有仆役端着托盘走进来,张百仁道:“今年可是特意为二位大人准备了礼物,区区心意不成敬意。”

    “哟,你小子这么抠门,正要看看是什么东西”涿郡侯笑了,直接掀开托盘,随即面色一苦:“大过年你送给我的礼物就是糕点?”

    张百仁笑了笑:“这可是我特意从敦煌带来的特产,千里迢迢走了好几百里路,将军与侯爷莫要嫌弃。礼物不重要,重要的是心意。”

    看着张百仁,涿郡侯很想将糕点拍在张百仁脸上,礼物不重要什么重要?心意能当饭吃吗?

    心意当然不能当饭吃,人还是要吃饭的。

    张百仁身后的宋老生嘿嘿一笑,便要走上前来,瞧着宋老生的托盘,涿郡侯道:“小子,你要是再敢送土特产,侯爷我就将你的脑袋拧下来。”

    “咳咳,礼轻情意重!”宋老生干干一笑。

    涿郡侯上下打量着二人,过了一会突然一笑,与鱼俱罗对视一眼,鱼俱罗咳嗽了一声:“本将军与侯爷也有礼物准备给你们二人,这些东西可都是本将军家眷稍带来的土特产,礼轻情意重嘛!”

    瞧着鱼俱罗与涿郡侯奸笑,张百仁抓了抓脑袋,果真人都没有吃亏的习惯,这两个家伙学得倒是快。

    上次涿郡侯送出一颗北海明珠却什么也没有收回,这般赔本买卖只有傻子才会做。

    一阵说闹之后,鱼俱罗才面带正色道:“不知小先生打算什么时候入京?”

    张百仁手指敲击桌子,眼中带着沉思:“陛下怕等不及了吧!”

    “宝物还是放在自己的手中令人放心”鱼俱罗答非所问。

    张百仁点点头,已然明了其中因果,略作思忖道:“那就请将军将九州鼎送往上京城。”

    “你不去?”鱼俱罗一愣。

    “大过年的,可不能叫那些道观舒坦了,还请将军替我发兵,诛灭了一两个道观,也好叫人知道咱们不是好惹的!”说到这里张百仁眼中剑意缭绕,空气在此时似乎停止了流动:“涿郡地界所有道观全部诛杀殆尽,然后依次向着河北、河南而去,所过之处盗匪诛绝,道观焚毁,我就不信这些家伙能坐得住,将各大门阀世家的触角彻底从涿郡连根拔起。”

    “朝堂上勾心斗角,牵连不断,咱们这边稍有动作,朝廷那边各大世家门阀的人必然会搞动作,在陛下面前吹风,咱们还没有成功,陛下的圣旨已经来了”涿郡侯摇摇头,门阀世家在朝廷上的力量绝对不小,几乎是主流,杨广虽然强硬,但这等大事上稍有不慎便会动摇国之根本,杨广必然会慎重考虑,取一个折中之策。

    “灭了大小道观不现实,我又不是傻子,当然知道此事几乎成不了。咱们不在北地做出一副不死不休的样子,陛下如何借机发难,从门阀、世家、道观哪里扣出一些好处?这可是一个好借口!陛下是聪明人,知道该怎么做”张百仁手指敲击着案几,眼中闪烁睿智之光。

    “好,就如你所言,咱们先诛灭三家道观,且看这些门阀世家动作”鱼俱罗一拍桌子,他是半步至道武者,倒也没什么好怕的。

    “柿子挑软的捏,有阳神坐镇的能避开尽量避开,免得到时候报复起来你我都要头疼,只有千日做贼,哪里有千日防贼的?”涿郡侯敲了敲手中的琉璃:“阳神真人转世投胎,报复起来令人头疼,咱们还需慎重,若不能将其一棍子打死,日后遗患无穷。”

    “不必担心,道观我已经选好了”张百仁伸出三根细嫩手指:“三全观、玄一观、上水观,这三家道观里面道功深厚者也不过周天大成罢了,不足为虑!区区三家小道观居然还敢在暗中算计我,简直是活腻味了。”

    “好,就先拿这三家开刀,待本将军点齐兵马,咱们即刻动身!”鱼俱罗猛地站起身。

    “大将军是何等高手,若是亲自法驾未免以大欺小,此事不劳费心,本侯亲自走一遭吧!”涿郡侯嘿嘿一笑。

    “你想发财想疯了吧”鱼俱罗笑骂着道。

    “杀人放火金腰带,可惜附近没有寺庙,若是发现寺庙去掠夺一番,那才是真正赚翻了”涿郡侯二话不说兴致冲冲的走出鱼俱罗庄园,开始点齐兵马准备动手。

    “这……”张百仁看着涿郡侯:“比我还兴奋!”

    “光明正大杀人放火,搜刮钱财的机会,这老东西当然不会放过”鱼俱罗摇摇头。

    “大将军若是闲着没事做,不如前往杨庙观走上一遭如何?”张百仁露出雪白牙齿,显得有些森然。

    “杨庙观?本将军听过,不过一个二流道观罢了,观主正在准备玉液还丹,这杨庙观惹到你了?”鱼俱罗喝了一口茶水。

    “岂止惹到我了,这杨庙观乃是北天师道下辖的一颗棋子,劳烦将军替我扫平杨庙,宰了杨庙观观主便可,那群弟子放就放了吧”张百仁摇摇头。

    “本将军晓得,你与郡候出发,本将军就动身”鱼俱罗道。

    “三全观!”张百仁站起身走出鱼俱罗庄园,宋老生左看右看看,面色迟疑不定,鱼俱罗笑骂了一声:“还不快点滚过去搜刮一些好处。”

    “多谢师父!”宋老生闻言屁颠屁颠的追了出去,此时城中涿郡侯已经点齐兵马,一行人浩浩荡荡向着三全观而去,将三全观围的水泄不通。

    “见过大人,不知大人为何兵围我三全观?”一位三全观小道士颤颤巍巍,吓得身子发抖。

    “闪开!”涿郡侯直接驱马入山,一鞭崩碎了山门,策马闯入了三全观众。

    此时此刻,道观一片惊慌,大大小小几十个道人慌慌张张跑出来站在院子里,眼中满是惊恐。

    “不知侯爷为何闯入我三全观,若三全观若有失礼之处,还请侯爷见谅,日后定然登门赔罪”三全观主瞧着山下密密麻麻的人影,将整个三全观围的水泄不通,顿时心中‘咯噔’一下。

    “道士,俗话说得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的因果报应来了”张百仁马术不佳,只能迈步上来,慢了涿郡侯一筹。

    即便早就有所猜测,可是真的瞧见张百仁身影的那一刻,三全观主犹自一懵,身子颤抖。

    “施主……”三全观主磕磕巴巴,颤颤巍巍。

    “人啊,最重要的就是本分,不该拿的不要拿,不该想的不要想”张百仁手中拿出一炷香,插在了庭院中心的鼎炉中:“从现在开始,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立即脱离三全观下山,不许携带任何东西,小爷法外开恩留你等一命。若是敢私藏任何财物,小爷管杀不管埋。”

    话语落下,众道人看着三全观主,三全观主苦瓜脸:“都下山吧,三全观今日之后自此除名。”

    一言落下,众位道人轰然而散,一窝蜂的逃入山下。

    “道友,当真要如此苦苦相逼不成?”瞧着空荡荡的道观,三全观主无奈一叹。

    “我若是在大漠里死在你手下,连苦苦相逼的机会都没有!”ps:各位小伙伴不要打赏了……不要打赏了,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