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三百零八章 楼兰武技——灵蛇

第三百零八章 楼兰武技——灵蛇

    潇潇落月无形剑,劝君孽海且回头!

    张百仁火了,火遍大江南北,火遍了塞内、塞外。

    无生剑的名号不只是谁传出去的,若是叫张百仁知道,非要一袖子抽死他不可。

    无生剑这三个字听起来就不怎么正派。

    天下大小道观,无人不知无生剑张百仁的名号。

    塞北围杀张百仁的六大易骨大成武者不知所踪,余者中了张百仁剑气,无不是在极短时间毙命,无一幸免。

    遇到无生剑,孽海且回头!张百仁作恶多端,已经是罪孽成海。

    手中拿着楼兰古国的书籍看得津津有味,荆州鼎被鱼俱罗派遣秘密侍卫,还有朝廷阳神真人押运,向着洛阳城而去。

    可以肯定的是,张百仁各种赏赐定然不会少。

    “可惜了”张丽华趴在张百仁大腿上,眯着眼睛仿佛是慵懒的大狸猫。

    “可惜什么?”张百仁移开书籍,看着阳光下洁白无瑕的面孔。

    “可惜小先生没有将九州鼎自己留下,反而送给了陛下,荆州鼎留在手中,日后大有可为啊!”张丽华懒洋洋道。

    “我还年幼,有得是时间!属于我的就是属于我的,谁也夺不走!”说到这里张百仁捋着张丽华柔滑发丝:“上古先民文字之事,你记得去找一个老学究,我要学习上古先民文字。”

    “这事简单”张丽华看着张百仁:“大儒王通无所不精,对于文字的研究更是无所不包涵,你可以去找王通帮忙。”

    “王通?”张百仁见过王通,当年陈塘关之时,就是王通出手在关键时刻退了龙族的两位龙王。

    “这是关于王通的行踪”张丽华手中拿出一份书信。

    “你准备的倒是齐全”张百仁拆开后看了一遍,愕然道:“长白山?王通居然跑到了长白山教书?这也太无聊了吧!”

    “小先生要不要去?”张丽华笑眯眯道。

    “当然要去,九州鼎上的上古先民文字,我一定要弄懂,日后再遇见九州鼎也不必两眼摸黑”张百仁翻看着手中书籍:“可惜母亲不肯随我前往东都洛阳,不然也省得在涿郡这偏僻之地忍受苦寒。”

    如果没记错的话,杨广今年三月份将要回长安。

    今年的大隋可不算太平,事情有很多,张百仁也懒得管。神功未成之前最好老实的猫着,冒犯天威之事可不能随便乱做。

    张百仁来到此方世界,最大的依仗有二,一者乃诛仙四剑,二者乃神性。

    夕阳西下,张百仁回到屋子里,袖里乾坤内空间扭曲,一池清水碧波荡漾,一朵素白色的花朵缓缓绽放。

    张百仁至道阳神一阵扭曲,瞬间将池水吞入了神性之中。

    与袖里乾坤相比,还是神性安全一些。

    只见那池水落地生根,居然镶嵌入泥土里,整个空间仿佛多了一点莫名的变化。

    张百仁心中灵机一动,神性不断推演。

    过了一会才道:“空间、世界,因为有了息壤,所以这方空间有了土地,已经不单单是一个普通脆弱的小空间,而是世界雏形。土之神物可以刺激空间的进化生长,若是在找到其余五行属性的灵物呢?”

    “天地万物的演化,莫不能脱离金木水火土,我既然已经找到土之神物息壤,那为何不再去寻找其余的神物?”张百仁忽然一道灵光闪烁:“五行循环,如今这方空间只有土的力量,没有生机,想要叫其孕育出生机,最好是五行循环。将息壤融入这方空间,我掌握了元磁之力,若能将其余的神物融入其中,我是不是也能掌握金木水火土的力量?”

    张百仁想到这里忽然莫名兴奋,随即又摇摇头:“五行灵物没有那么容易找到,甚至于这世上存不存在都两说,唯一的线索只能寄托于其余八只禹王鼎,不知其余八只禹王鼎内还有什么灵物。”

    张百仁手掌拿着书籍缓缓敲打另外一只手掌的掌心,张丽华点燃油灯,端来一碗莲子粥:“小先生吃一些晚饭吧。”

    张百仁点点头,将手中书籍塞入袖子里,这些日子日夜钻研书籍,对于楼兰古国文字识得七七八八,记在脑子里的口诀开始逐渐消化翻译,慢慢的参悟推敲。

    “灵蛇蜕皮”张百仁手掌舞动,仿佛灵蛇一般,在空中散发出阵阵嘶鸣。

    所谓的嘶鸣,是配合着空气撕裂之音产生的,张百仁肉身其实并不弱,在剑意、祖龙之骨的锤断下,未必会比易骨强者弱。

    “丽华,我这里有有一套灵蛇武技,你要不要学!”张百仁转过身看着张丽华。

    张丽华笑了笑,眯起大眼睛:“只要小先生肯教我,那妾身就一定学习。”

    灵蛇

    简简单单就如它的名字,武技修炼到极致,全身犹若无骨,会将所有骨头都化入血肉之中。

    并非是骨头消失了,而是以另外一种形势存在于肉身之中。

    武者武道大成,血肉骨骼混元,彻底融为一体,但骨骼依旧是骨骼,血肉依旧是血肉,只是多了某种奇异变化罢了。

    灵蛇却不然,灵蛇是将全身上下所有骨头真的修炼成只有一块,但却是一块大骨头,柔韧无比,隐匿于血肉之中,比之血肉皮囊还要柔软,但绞杀之力却绝非血肉之躯能比。

    张百仁提笔,寥寥几笔便勾勒出一条条灵动的武者身姿,身姿妙曼无双,扭曲到了极致,不可思议之至极。

    “人的骨头如何这般柔软”瞧着成了一个花卷的人影,张丽华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只要你修炼了,以后也可以!此功法正适合你,灵蛇蜕皮,人也会蜕皮,就像是蛇一般,青春不老,活得越久反而越厉害”张百仁眼中露出惊叹,楼兰古国武技无数,但能叫张百仁记忆深刻的唯有这套灵蛇功法。

    “了,那妾身自然要修炼”张丽华笑了笑。

    “修炼武技,少不得药材,各种上了年岁的药材浸泡、辅助,去年叫你建立的药材库,可曾准备好?”张百仁道。

    “早就建好了,这涿郡内的所有药材商铺,有了好的灵药都会主动送过来,如今积攒了不少”张百仁点点头:“药材库里面的药材一定要齐全,武技的修炼药材是主要,不能被人根据用药量、药材的采买推断出药方。有的药材即便是多买了,扔在库房里存好就是,我自然会找个机会将其炮制。”

    说到这里,张百仁慎重道:“药材库只有你一个人可以进去,这庄园内不知多少探子,可别露出马脚。”

    “妾身知道,小先生放心就是”张丽华笑嘻嘻道。

    “来,我将修炼功法的要诀告诉你,你好生修炼便可,帮你踏入正轨之后,我再去长白山走一遭,长白山隐藏着一个很有意思的人,不知能不能为大隋除了这祸害”张百仁眼中一抹杀机迸射,叫张丽华身子一抖,不知张百仁为何发这么大脾气,动了这么大杀机。

    “长白山王薄,这混账第一个起义,才使得山东烈火燎原,叫人看出了朝廷的虚实,致使天下大乱,实在是罪该万死!”张百仁从来不认为这些起义之人是什么英雄,或许起义初始之时大家只为了活命,但起义之人的头领却都是别有用心、野心勃勃之辈。

    “王薄!”张百仁在案几上写下王薄二字,杀机灌注于纸笔,只见桌子居然被缓缓切开。

    “王薄?”张丽华露出好奇之色,不知王薄是何人,居然惹得张百仁动如此杀机。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