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三百一十三章 白云拦路,想长生否?

第三百一十三章 白云拦路,想长生否?

    看着张丽华,张百仁苦笑,自己才不过是七八岁,年纪在古时候不大不小,张母对自己溺爱至极,此去长白山千里迢迢,张母未必会允许自己孤身前去求学。

    “辞别就不必了,你和母亲说一声就好”说完后张百仁背上剑囊,转身向着大门外走去:“要不了多久我就会回来,没那么麻烦。”

    说完话张百仁已经走出庄园,一路上轻舟南下,向着东都而去。

    虽然说张百仁执掌大地元磁,缩地成寸的速度比乘舟快了不知多少倍,但自己赶路要消耗真气,一叶扁舟南下借助水流的力量,当然是怎么省力气怎么走。

    坐在扁舟上,张百仁对着明月饮酒,就在此时忽然听到岸边传来一阵高呼:“小先生!”

    “白云,你这厮怎么在这里!”张百仁目光一凝。

    白云脚踏禹步,过了江水落在张百仁的身前,瞧着一袭紫色衣袍的张百仁,上面道道云纹雕刻,华贵至极,眼中闪过一抹羡慕:“小先生如今可真得宠,当真是简在帝心啊。”

    张百仁笑笑:“还是道长闲云野鹤自在,朝游北海幕苍穹叫人羡慕至极。”

    白云苦笑:“我等风餐露宿,哪有朝廷权贵的锦衣玉食舒服。若有选择,贫道也想锦衣玉食,何必风餐露宿受苦。”

    “道士,你没事不在白云观修行,莫非是专门盯我稍?”张百仁似笑非笑,意有所指。

    “小先生真是聪明,贫道专门为了先生而来的”白云道人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

    “就知道你这家伙每次都有事情,小爷我一碰到就要倒霉。说说吧,找小爷做什么!”张百仁端着玉杯,里面酒水粘稠的仿佛是蜂蜜一般,酒香飘飘传了四五里。

    白云苦笑,面带犹豫,过了一才道:“贫道是来做说客的。”

    “说客?给谁做说客?”张百仁瞧着天空中的明月。

    “并非为了某一人,而是为了天下众生也!”白云面色凛然。

    天下众生?

    张百仁一愣:“白云,我记得你上次和吴江见面,对方称呼你俗家名字叫郝壬吧!”

    “小先生好记性,不经意间的话你都记得”白云愣了愣神。

    “郝壬,不愧是烂好人!你放心,不用你做说客,大隋的事情我自然不能不管,运河之事未必没有挽回的余地,你放心好了!”张百仁举起玉杯一饮而尽:“我也不是那种铁石心肠之辈,运河出了大问题,事关天下安稳,我又怎么会不管!”

    白云看着张百仁,面色僵硬,眼睛里带着苦笑:“小先生说错了。”

    “怎么说错了?”张百仁反倒疑惑起来。

    “贫道来此是劝小先生不要插手此事!这洛阳最好不要去了!”白云一双眼睛定定的看着张百仁。

    “为何?”张百仁满面不解。

    “为何?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大隋如今国运已经显露出败坏之相,乃亡国之始,长则三五十年,短则三五年,大隋必然二世而亡,小先生何必枉费心力”白云轻轻一叹。

    张百仁闻言愣住,手指捻着玉杯不断把玩,月色下玉杯细腻无双,张百仁的手指也犹若是玉石,与玉杯融为一体。

    “运河之事有白云观出手?”张百仁转过头看向白云。

    白云摇摇头:“非也!白云观怎么会做这种担负大因果之事。”

    “那至少你们也已经背离了大隋!”张百仁看着身前的白云:“白云观投靠了谁?”

    “白云观没有投靠谁,只是为自己前程寻找出路罢了”白云轻轻一叹。

    “出路?”张百仁面带冷色:“白云观如今已经是北方数一数二的大宗门,难道这不是出路?”

    “我白云观当年因为站错队伍,所以被当今天子所厌恶,被如今天下主流道观排挤,不得不龟缩在角落里,偏安一偶之地,不得大隋碟度文书,不为正统,身份尴尬至极。虽然当今天子大度,没有与我白云观计较,但当年之事已经无法挽回,为了我白云观的未来,不能不这么做”白云看着张百仁:“我等在寻找出路。”

    张百仁沉默,过了一会才道:“如此作风,可曾将天下众生看在眼中?大隋若乱,不知多少百姓流离失所,战乱而亡,妻离子散易子而食,白云观将天下百姓安于何地?”

    白云摇了摇头:“不单单是我白云观,天下有太多的道观对于大隋如今状况不满,还有各大门阀心怀鬼胎,我等也没得选择。”

    “没得选择,这话未免太可笑”张百仁嗤之以鼻。

    听了张百仁的话,白云愣了愣神,过了一会才道:“我只问你,若有长生的机会,你会不会争取?”

    “我当然要争取,修行就是为了长生”张百仁毫不犹豫道。

    “那我若是说,我等所作所为,皆为了长生呢?”白云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张百仁。

    “长生?”张百仁一愣。

    白云苦笑:“真不知道令师怎么教你的,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没和你说。”

    “覆灭大隋与长生不死有什么关系?”张百仁愣了愣神。

    “你师父既然没和你说,我也不想多嘴,你若想知道,回去问你师傅吧”白云深吸一口气:“长生不死就在眼前,许多寿命将近的前辈要么转世投胎,要么就是想着办法长生不死,而颠覆大隋乃是长生的唯一希望。”

    张百仁搞不懂,长生不死和大隋的兴亡有什么关系。

    “你莫要唬我!”张百仁抚摸着下巴,眼中满是狐疑之色。

    “那个唬你,问问你师父就知道了。我也不想百年之后化为一堆枯骨,然后转世投胎,所以我也要长生不死!”白云轻轻一叹:“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长生不死也需自己努力争取。”

    说到这里,白云道人看着张百仁:“小先生天资不凡,只要小先生肯入我等阵营,暗中败坏大隋气数,日后大事乃成,得长生不死之机,必然有小先生的一份。”

    “长生不死?”张百仁眉头皱起,实在是想不出王朝兴衰与长生不死有什么关系。

    “我也不多说什么,只问小先生想长生否!”白云话语凝重:“若想长生,则立即退还,随我一起颠覆大隋,若是继续一意孤行,只怕前途坎坷,杀机四伏啊!那些门阀、道观早就在前方埋伏下了高手,小先生若继续前行,极有可能会被丢入江水中喂鱼。”

    张百仁坐在船头不语,面露犹豫之色。

    修行之人心中都有一个最大的执念,那便是长生不死!如今白云说长生不死的机会就在眼前,张百仁该如何选择?

    “长生不死?有何证据?”张百仁一双眼睛盯着白云。

    “诸子百家争鸣,为的是什么?”白云看着张百仁:“没事谁会去做没好处的事情。”

    “小先生考虑的如何了?”白云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轻轻一叹:“长生实在是虚无缥缈,便是见神不坏、至道阳神都无法长生,我实在想不出大隋的兴亡与长生有什么关系。”

    白云伸手指了指星空,浩瀚无匹的神威浩荡,无尽群神居住于缥缈群星之中,高高在上远离尘世。

    “神祗便可长生!”白云目光凝重,一字一句道:“其中关窍不可多说,我等还需小心谨慎方可。”

    说完后不给张百仁发问的机会,张百仁看了远处一眼,白云一步迈出登临岸边飘然而去,唯有声音淼淼传来:“想长生否?”

    ps:别打赏了各位同学……弄的我都不好意思不加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