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三百二十八章 能改变什么?

第三百二十八章 能改变什么?

    胡女行,箫声悠悠,传遍附近营帐,远处的役夫、士兵安静的听着曲子,似乎亲眼看到了一位胡女从出生呱呱落地,再到死亡的一生。

    隋唐时期胡商盛行,长安城中酒楼大部分都与胡商脱不了瓜葛。

    收起玉萧,看着天空中的明月,也不知杨素这家伙有没有完成尸变。

    眼下虽然运河之事关乎重大,但对于张百仁来说,杨素之事更重要,只要杨素完成尸变,彻底变为不生不死的僵尸,张百仁身边等于多了一个大保镖,甚至于日后大隋发生动乱,张百仁也多了一手弹压的准备。

    “李昞这混账中了我诛仙剑气怎么还不死?”张百仁转悠着眼睛,通过诛仙剑气模糊传来的感应,张百仁模糊中大概可以感知到李昞所在之地。

    “还有黑山老妖,怎么跑到西南方国度去了”张百仁眉头皱起,张百仁最想斩杀之人当属李昞与黑山老妖,不过这两个家伙都不是易于之辈,想要斩杀难上加难,单凭自己如今的修为,除非出动诛仙四剑本体,否则想要斩杀李昞无异于痴人说梦。

    “不过虽然杀不了你们,但给你们点苦头尝尝还是没问题的”诛仙剑气灌注于玉萧中,张百仁脚踏大地,调动大地元磁之力,瞬间增幅张百仁的术法。

    此时的张百仁可以看成是一个发射塔,信号发射塔。

    音波浩渺,突破了时空的限制,瞬间响彻在几人耳边。

    “啊!”李家后院,李玄霸猛然一声悲惨咆哮,周身肌肉扭曲,缩成一团。

    神界

    李昞眉头皱起,周身神体不断扭曲,万箭穿心是一种怎么样的疼?

    南方某个附属国度,黑山老妖正在吞噬着人血,脸上满是陶醉、享受,忽然间一股淼淼箫声传来,只听得老妖一声惨叫,手中的血肉爆开,化为了肉泥。

    “张百仁,我要你死!我要你死!”黑山老妖翻过来调过去的打滚。

    “四弟,你怎么样?”听到呼声,李家众人连忙赶来。

    李玄霸疼的面容扭曲,说不出话,直接晕厥了过去。

    李渊面色阴沉:“陛下召选天下武士,培育大隋镇国柱石,我去上京求情,为玄霸争取一个名额。”

    许久过后,箫声停止,李昞方才慢慢睁开眼睛:“小贼不死,我心中难安。”

    不单单是几位被张百仁剑气侵袭之人,某一处屋子内,一袭红杉的绝美女子面容苍白瘫倒在地下,身子不断抽搐,一边一位年轻英武的男子抱住女子:“出尘,你怎么样?你怎么样?”

    “靖哥,只怕杨家秘卫高手已经发现了你我踪迹!杨家公子已经到了附近,这箫声虽然不是胡女行,但却挑动了我体内的金线蛊,你快走吧!若被杨家的人找到,你我怕是难逃一死!”张出尘面色惨白。

    男子摇摇头:“要走一起走,我绝不会丢下你的!”

    说完后抱起红拂女冲了出去,进入密林中不见了踪迹。

    “这是什么曲子,好大的杀性!”一边营帐挑开,皇莆议走了进来。

    “十面埋伏!”张百仁收起玉萧。

    十面埋伏作为后世经典曲子之一,张百仁当然要参悟、观摩一番。

    “十面埋伏?”皇莆议闻言身子顿时一个哆嗦:“好大的杀性。”

    张百仁不语理会,只是静静的看着书简。

    张百仁在这里看书,外界却是翻了天。

    随着五神御鬼大法流出,不知多少人陷入了狂热状态。

    “大胆小鬼,居然敢白日出行为害,今日撞在道爷手中,道爷正好收了你!”一个胡子拉碴的道人看着五鬼搬运木简从远处飘过,顿时来了精神,立即追了上去。

    “阳神真人!”五鬼一阵哀嚎,世上什么时候蹦跶出那么多阳神真人了?

    本来五鬼正在追逐一个商队,看那商队主家有些实力,想要将法诀甩出去,不曾想居然路遇阳神真人。莫非世间的阳神真人都成了大白菜不成?

    不是阳神真人成了大白菜,而是前段时间张百仁在楼兰闹腾的太欢,楼兰古国密藏不知道吸引了多少修炼之人,甚至于深山中的老怪物都跟着跑出来凑热闹,所以才显得世间高手多的一种假象。

    瞧着五鬼鬼鬼祟祟跟在商队后面,道人自然要顺手替天行道,为民除害。

    五鬼哀嚎,干脆抛下玉简迅速逃遁,那道人眼见着五鬼越走越远,却并不着急,反而手中拿出一只红皮葫芦猛然打开,口中念咒脚踏罡斗。

    漩涡流动扭曲,下一刻五鬼倒飞而回,被阳神真人收摄关押起来。

    “白日里也敢做法行乱,当真不知死活,不过这木简值得五鬼白日里盗窃,理应是什么宝物!”道人上前将木简拿住,感受到那浩荡堂皇的气机之后,顿时面色一愣:“这是什么气机?至高、至贵、至大,恢弘无比?”

    道人连忙打开法诀,二话不说开始参悟,至于说道人的操守,早就被扔到了爪哇国。

    五道先天神祗的气机进入道人周身五脏,开始帮助道人运转法诀,修炼法诀。

    好人不是那么容易做的,不知道人若知道这五神御鬼大法里面的陷阱之后,会不会继续做好人,暗恨自己手贱。

    “今年乃多事之秋也!”张百仁心中一叹,他若是没有记错,今年长宁王杨俨将会被毒杀,甚至于牵连到襄城王杨恪,云定兴此人开始崭露头角。

    云定兴!

    张百仁默默叨咕一声:“要不要将此逆贼直接斩杀!”

    云定兴此人乃真小人也,杨广的死、与文化节能称帝,皆是此人一手推动。

    云定兴谄媚当今天子,确实是有些手段,毕竟云定兴的女儿乃是杨勇嫔妃,身为杨勇岳父的云定兴为了重新启用,可是没少谄媚杨广。

    隋末之时,杨广执意游玩江都,禁卫跷果多为关中之人,思乡心切于是想要逃跑,却被杨广下令抓一个杀一个,结果惹得人心浮动,然后云定兴趁机推举宇文化及为天子,斩了杨广的头颅。

    甚至于此人为了做官,亲手杀了自家亲外孙长宁王杨俨,甚至于杨俨的其余兄弟都被云定兴给一窝端了,自此太子杨勇一家绝后。

    杨勇被废,和云定兴绝对逃不了干系,要不是云定兴女儿气死了当年的太子妃,惹得独孤皇后大怒,心中有了疙瘩,然后云定兴不断将疙瘩放大,杨勇也不会被废掉。

    可以说这厮就是杨家兄弟的克星。

    “要不要杀掉云定兴!”张百仁心中暗自盘算,杀掉云定兴对于张百仁来说不难,但是即便杀掉云定兴,宇文化及该篡位还是要篡位,并不会因为云定兴之死而改变历史。

    杨广也一定会去江都游玩,杨广此人刚愎自用,没有人能改变他的主意。

    至于说救下太子杨勇的子嗣,对于张百仁来说好像也没有什么好处。

    张百仁坐在大帐中犯难了,历史的惯性是巨大的,不是你想改变就能改变的,当你真的穿越之后,你会发现你什么也做不了。

    就比如说你中午要吃饭,你会因为别人劝你说你吃饭会噎死,你就不吃饭吗?

    来到这个时代,才明白想要改变付出怎么样代价。

    杀了宇文化及,时势造英雄,谁不想做皇帝?到时候某位将军也会宰了杨广,成为皇帝的梦想就在眼前,没有人能抗拒。

    “谁我都改变不了,唯一能改变的就是我自己,不论是谁阻碍了我的道路,我都会送你去见阎王!”张百仁抚摸着案几上的宝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