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三百三十三章 草木皆兵

第三百三十三章 草木皆兵

    这就是玄机道观的底气,明明不堪一击,但因为有阳神真人坐镇,底气强硬得很,即便面对着可以将玄机道观涂炭的朝廷大军,依旧是不肯松口,甚至于眼中还带着嘲讽的味道。

    阳神真人是那么好得罪的吗?

    若无必要,朝廷也绝对不会招惹一位阳神真人的,张百仁区区一个督尉,若招惹了阳神真人,只怕他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瞧着玄机观主眼中的那一抹轻蔑、嘲讽,吃定了自己手中的穿云箭不敢射出去,张百仁冷冷一笑:“观主,本官在问最后一遍,到底交不交出叛党!”

    “你要是有胆子,尽管射出穿云箭,我玄机道观若皱一下眉头,算我玄机观输!”观主抱着双臂冷笑。

    “好!好!好!这可是你说的,你都如此说了,本官若是没有什么动作,朝廷的脸面往哪里放?”张百仁看着玄机观主,下一刻松开手指,一阵尖锐的鸣叫传遍方圆几里,绿色火焰升空,熊熊磷火在空气摩擦下点燃。

    “杀!”

    马蹄声卷起,无数的军中高手居然策马直接登上了道观台阶,在陡峭的道观台阶上发起了冲锋。

    “你……”玄机观主见到穿云箭射出,下方惊天动地的喊杀声响起,手指颤颤巍巍的指着张百仁,眼中满是不敢置信:“你居然真的敢挑起玄机观与大隋争斗。”

    “区区一个玄机观罢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玄机观乃我大隋境内的势力,尔等胆敢违抗朝廷法令,那便是造反!对于反贼,朝廷从不姑息!”张百仁冷冷一笑,手掌搭在了腰间剑柄上。

    此时道观门前武士纷纷摆开阵势,挡在了山门前,下方大军马踏山门,在不远处摆开阵势。

    “督尉,所有人马皆已到齐,还请督尉下令!”军中高手站在军阵内恭敬一礼。

    “二愣子!愣头青!少年人不知天高地厚!”观主哆嗦着嘴唇手指张百仁,不知骂什么好。

    早知道这厮是一个无脑少年,先前就不应该激怒他。

    “火箭!”张百仁伸出一只手掌。

    “呼!”

    “呼!”

    “呼!”

    一只只火把被点燃,然后就见到众士兵弯弓搭箭,所有箭矢沾染上火油,然后借助火把点燃箭矢,对准了玄机道观,只要张百仁一声令下,这座百年道观霎时间将会化作火海。

    “住手!”

    一位童颜白发的男子自道观大门里走出来,眼中满是阴沉,脸上似乎要滴出水来。

    “老祖”玄机观主见到老祖走出来,顿时松了一口气:“这小子就是愣头青,初生牛犊不怕虎,没那么多顾忌,不知天高地厚……。”

    “不必说了!”玄机观老祖伸手阻止了男子开口,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小小督尉,也敢来我玄机观放肆,还不速速退下山去,否则稍后将你等全都留在这里,莫怪老祖我心狠手辣。”

    听到老祖的话,张百仁笑了笑:“莫非世上的阳神高手都是这般自傲吗?”

    张百仁看着玄机观阳神老祖,猛然间长剑出鞘,瞬间一抹惊鸿仿若开天辟地,划过虚空卷起道道洪波。

    一抹光,仿佛自虚无而来,诞生于混沌之中,为万物之初始,为生命之火,希望之光。

    犹若是飞蛾扑火,叫人忍不住靠近那一抹光,甚至于甘愿死在那一抹光下。

    朝闻道,夕可死!

    “嗖!”

    阳神高手不愧是阳神高手,虽然愣了愣神,但却在刹那间自剑意的笼罩下回过神来,居然在生死一线间避开了张百仁的一剑。

    一剑未曾建功,张百仁挽了个剑花收回长剑,心中大概清楚自己与阳神高手之间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放箭!”张百仁摆摆手。

    “嗖!”

    “嗖!”

    “嗖!”

    火箭铺天盖地射了过来,阳神真人面色一变,此时脸上方才露出一抹惊慌:“竖子,尓敢!”

    敢不敢已经无须争辩,铺天盖地的火箭已经说明了一切。

    “护道!”玄机观主一声令下,几十位玄机观武士纵身跃起,向着军阵冲了过去。

    张百仁冷冷一笑,下方军阵第二波火箭已经再次飞射而起,逼得玄机观高手不得不抽身后退。

    “今日玄机观便要彻底除名!”张百仁冷冷一笑。

    “嗖!”

    玄机观老祖飞身后退,落入了道观之内,被众位弟子保护起来,然后阳神猛然出窍,霎时间天空中风云变幻,群山中草木摇动,无数的树枝纷纷拉伸,仿佛一把把利剑,向着大军纠缠而来。

    “布阵!”军中高手瞬间布下了奇门大阵,大阵犬牙交错,树枝虽然被阳神高手赋予了某种神秘的属性,但却改不了其本质。

    所有树枝一靠近,眨眼间便被军中高手切断。

    “火箭!”张百仁不紧不慢道。

    “拿下这小子!”玄机观主高声道。

    十几位玄机观高手脱离队伍,手中软剑交织成剑网,向着张百仁覆压而来。

    张百仁冷冷一笑,面对着层层剑网,右手袖子仿佛天蚕宝衣一般,居然不惧刀锋,然后翻转一卷,所有的宝剑被吸摄住,猛然一拽便脱手而出,被袖里乾坤吸纳了进去。

    “嗡!”

    清脆的剑鸣响起,天地在无限拉伸,万物似乎变得渺小,一剑东来,充斥于整个乾坤,剑意颠倒笼罩之下,几位易骨强者毫无反抗之力,已经化为了剑下亡魂。

    即便你肉体在强大,诛仙剑意可以轻易刺穿你肉身形成的力场,锁定你的灵魂,易骨强者在张百仁眼中和肉鸡差不多。

    唯有易骨大成涉及到灵魂与血肉混元,此境界涉及到灵魂之力,方才可对抗张百仁的诛仙剑意。

    要说易骨强者气血强大形成力场,足以护持肉身防御寻常邪法,但张百仁的剑意先天上便占据了优势。

    张百仁与人征战,调动的都是自家剑胎,而不是先天剑胎。剑胎唯有在杀戮中,重复使用中方可明白其中的微妙之处,然后才能掌控入微。

    剑化绕指柔,屠龙剑在张百仁手中仿佛丝绸一般,蜿蜒盘旋顺着手臂来到了武者的脖颈间轻轻吐芯,收走了一位武者的性命。

    “住手!”玄机观主怒喝,手中一枚印章拿在手中,正要掐诀施法,张百仁手中屠龙忽然脱手而出,化作了天外飞仙,洞穿观主的心脏。

    兔起鹘落间,根本就不给人反应的机会,张百仁已经宰了玄机观主。

    看着玄机观主狰狞的面孔,眼中犹自透漏着一抹不敢置信。

    “你看看,现在知道我敢不敢杀你了吧!”张百仁来到玄机观主身前,看着殷红血液浸染了玄机观主的衣衫。

    “你……潇潇落月无形剑,劝君孽海且回头,果真没有说错,你作恶多端,终究有朝一日会遭受报应!”玄机观主回光返照,说完后立即毙命。

    “观主!”远处玄机观弟子不断悲呼。

    “草木皆兵!”

    道观内,阳神真人一声怒吼,霎时间山林中落叶脱落,仿佛箭矢一般向着山门前的朝廷大军卷来。

    玄机观修炼的乃图诀类功法,从玄机观主出手的痕迹来看,观想的应该与草木有关的神灵。

    此神灵非彼神灵!

    人体内有亿万神灵,总不能一一观想,人力终有穷尽之时,能观想一位神灵大成,已经是大不易。

    看着那满天树叶枝桠,仿佛离弦之箭,在空中卷起阵阵爆鸣之音,张百仁眼睛微微眯起来:“有意思!”

    “布阵!”军中高手猛然怒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