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三百三十六章 陷仙剑气捆老祖

第三百三十六章 陷仙剑气捆老祖

    “大人,咱们都在山下呆两日了,总这么看守下去也不是办法,山中蚊子多,大家都喂蚊子了,要不然大人向朝廷请求高手增援?”领头的将领看着张百仁,眼中满是苦笑之色。

    张百仁逗弄笼子里的巧鹰子,头也不抬的道:“你着什么急,本官自有妙计。皇后娘娘要咱们找卜算子,咱们兵围道观,不怕那卜算子不出来。若将玄机道观剿灭,卜算子藏起来才叫大海捞针呢。覆灭玄机道观不重要,重要的是找到卜算子。”

    也不知玄机观内到底出现了什么岔子,卜算子不知所踪,玄机道观又和李阀搅合在一起,张百仁看不清其中的迷障,这其中有许多疑惑之处尚未解开。

    话才说完,张百仁忽然抬起头,一双眼睛看向玄机道观:“有些不对劲啊!”

    “怎么了大人?”将领好奇的看着张百仁。

    将鸟笼塞入袖子里,张百仁猛然站起身:“不对劲!不对劲!立即发兵攻打玄机道观。”

    说完后张百仁来不及解释,已经缩地成寸追了过去。

    玄机观老祖中了自己的陷仙剑气,所以玄机观老祖的位置在自己眼中犹若是黑暗中的灯塔,一眼看去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可是此时在张百仁的感知中,这老道和自己的距离居然与自己逐渐拉远,这就有些不正常了。

    玄机道观就那么大点地方,怎么会拉远呢?

    “杀!”

    官差浩浩荡荡杀向了玄机道观,人未到一轮箭矢已经铺天盖地的飞了出去,不知多少道人捂着胸口、大腿倒地不起。

    “砰!”

    道观大门困仙绳崩碎,一群官差拥蜂而入,瞧着一群瑟瑟发抖的道人,张百仁摆摆手:“不对劲!暂且住手,这里有大阵!”

    张百仁发现自己陷入了大阵内,入眼处一片荒漠,似乎处于另外一方时空。

    “所谓的大阵就是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幻术与真实流转不定,叫人分不清楚,自然会被大阵所迷惑”张百仁看着脚下黄沙,运转大地元磁之力,地皮翻滚推倒了不知多少建筑,大阵轰然告破。

    “怎么不见玄机观高手,只剩下一群普通道人?”张百仁扫视全场,一群道人瑟瑟发抖跪倒在此,不断恳请。

    “官爷饶命!”

    “官爷饶命啊!”

    “玄机观老祖呢?”张百仁阴沉着脸。

    “老祖领着玄机观高手逃走了!”有道人磕磕巴巴道。

    “逃走了?本官亲自坐镇山下,你们老祖如何逃走?莫非你在诓我?”张百仁低下头,面孔几乎贴在了道人的脸上,一把攥住道人衣领。

    “大人只是把守住了前门,后山有一条暗道乃老祖特意托付墨家机关大师挖掘的,还请官爷明鉴啊”道人哭哭啼啼。

    “混账!还不赶紧带路!”感受着玄机观老祖距离自己越来越远,张百仁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了。

    好在那玄机观老祖中了自己的陷仙剑气,难逃自己手掌,终有一日会落在自己手中。

    看也不看地上的普通道人,张百仁循着感应直接追过去:“所有人搜查道观,看看玄机道观是否有遗漏,莫要中了埋伏。”

    事实证明张百仁想多了,当张百仁循着感应来到后山断崖之时,看着那黑兮兮的山洞,张百仁小脸顿时阴沉了下来。

    “大人,就是这里!”道人磕磕巴巴,眼中满是惶恐,生怕张百仁一剑宰了自己。

    “你先回去吧,本官亲自追过去看看!”张百仁面色阴沉道。

    张百仁不好过,玄机观的老祖也绝对不好过,初始之时还没感觉怎么样,但是从后从山逃跑之时,本来打算调动草木之力拽着自己直接落下去,此时发生的变故却叫玄机道观老祖骇然变色。

    且说玄机道观的众人在山中一番商量,看着山下张百仁丝毫没有罢手的样子,如今双方已经撕破面皮,张百仁代表的是朝廷,只怕朝廷高手赶来救援,自己一伙人全部都要死无葬身之地。

    “老祖,张百仁那小儿就在山下,此人心狠手辣,无所顾忌,杀了我玄机道观观主,此事已经无法调和,继续拖下去唯有死路一条,咱们不如弃了道观离去!”其中一位黑衣人面色阴沉道:“无生剑的名号我也曾经听闻,此人心狠手辣剑走偏锋,一旦惹上便是不死不休,玄机道观怕是难以保全了。”

    玄机观老祖面色难看,过了一会才道:“只能暂时弃了这玄机道观,随几位公子前往太原了。”

    “道长肯加入李家,我等求之不得,事不宜迟老祖速速吩咐吧!”其中一位黑衣人道。

    “我玄机观的修炼种子全部要带走,只留下普通道人看家,张百仁未必会对普通人动手”玄机老祖开始召集自家弟子向着后山汇聚,来到了洞口之处,瞧着那黝黑的无底山洞,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一位黑衣人道:“没有绳索,咱们如何下去?”

    “无妨!看我手段”玄机老祖看着远处的大树枝桠手指一伸,只见山风吹来,大树摇摆,除了泛起的沙沙声,不见丝毫动静。

    玄机老祖顿脸上时变了颜色,手指再次一指,大树依旧不见动静。

    这一幕看的众人莫名其妙,玄机观老祖面色变了变,手中掐诀,口里念诵真言,一指指向了大树:“咄!”

    依旧没有任何动静,玄机观老祖额头见汗,围观的众人似乎也察觉到了不对劲,一位黑衣人道:“老祖,可有什么不妥之处?”

    玄机观老祖眉头紧锁,猛然掐诀:“阳神出窍!”

    这回有了动静,玄机观老祖只觉得阳神一动,接着晃了晃,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阳神根本就出不来肉壳,似乎被什么东西困住了一般。

    “怎么可能!”玄机观老祖面色再次变了变,手中不断掐诀,脚踏大地,猛地一拍头顶百汇,只觉得脑袋被拍的生疼,却不见丝毫动静,仿佛一个不懂修炼的普通人一般。

    这回玄机老祖终于慌了神,不断掐诀、念咒、步斗,左蹦右跳,不见丝毫动静。

    “糟了!老祖我定然遭人暗算了!”玄机观老祖面色惨白。

    “怎么了老祖?”一位玄机观弟子担忧的道。

    “老祖我遭了暗算,也不知道是那个混账动了手脚,老祖我一身本事根本就施展不出来,还不速速去准备绳索下山!”玄机老祖只觉得万念俱灰,不断感受着体内的动静,检查体内的每一条经脉,终于发觉到了自家阳神中的不妥之处。

    “老祖,没事吧?”一个黑衣人小心翼翼凑了过来。

    “好邪门的神通!居然封锁了老祖我的窍穴,然后困住了我的阳神,将老祖我化作普通人,这是什么邪法!”玄机观老祖察觉到了不妥之处后心中稍安:“我这一路上无法施展神通保护你等,咱们只能快点赶路,莫要被那小子追上,不然你我都不得好死!”

    说话的功夫有玄机观弟子拿来绳索,众人顺着绳索牵引入了坑洞之中。

    落下山洞底部之后,玄机观老祖手中拿出火折子将绳索点燃,然后一行人快速奔了出去。

    “老祖莫要担心,我李家大队人马就在不远处,只要与李家大队人马汇合,这一关就算过去了,仍凭那小儿再厉害,也绝对不敢冲撞我李家车队!”其中一位黑衣人安慰着玄机观老祖。

    玄机观老祖闷闷不乐,不断思考着破解体内捆束的办法,一个高高在上的修士忽然变成普通人,这种落差能叫人疯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