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三百四十三章 公孙大娘

第三百四十三章 公孙大娘

    “不知公子想要问什么,尽管与我一一道来,老夫这把老骨头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卜算子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清澈的仿佛是世俗中的婴孩。

    张百仁看了看卜算子摇摇头,他知道卜算子的意思,生怕自己拿公孙大娘要挟他。

    “卜算之事不着急,先看看大娘的情况如何”张百仁站起身看着船舱:“若果不介意,我进去看看。”

    “不介意,当然不介意!”卜算子连连摇头。

    公孙小娘跑在前面掀开了帘子,张百仁笑了笑,迈步走入船舱之内。

    船舱虽小,但却没有丝毫杂乱,所有该有的东西置备齐全。

    一位身穿红色霓裳的佳人端坐在床榻上,怀中抱着一把精致长剑,在其身前一卷剑谱铺开,此时公孙大娘闭目坐在那里,似乎对于外界情况毫无感知。

    卜算子也不避嫌,公孙大娘身前的剑谱也不曾收起来。

    剑谱虽然珍贵,但张百仁剑道造诣天下皆知,一卷剑谱对于张百仁来说并不值得窥视。

    眼前的公孙大娘与公孙小娘似乎一个胚子里刻出来的,不过大娘大概有十五六岁,小娘还不到十岁,看着眼前的小娘,张百仁似乎看到了几年前大娘小的时候。

    大大的方方拿起剑谱看了一会,然后闭目沉思,小娘与卜算子俱都是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

    张百仁沉吟了一会,才睁开眼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公孙大娘,此时的公孙大娘每一寸肌肤仿佛玉石一般,流露着温色,肌肤细腻无双,叫人忍不住凑上去摸几把。

    手指缓缓伸出,抚摸着公孙大娘的秀发,此时公孙大娘秀发坚硬无比,仿佛是一把把利剑。

    “天才!”张百仁赞了一声,缓缓收回手掌,一根手指点在了公孙大娘的眉心上,过了一会才道:“修行最怕钻牛角尖,绕指柔可不是这么参悟的。”

    说完后张百仁手掌一伸,公孙大娘的宝剑被其拿在手中,诛仙剑气灌注其中,只见坚韧的百炼精刚仿佛化为了布条,在张百仁手中随意蜿蜒扭曲。

    上善若水,一套剑法仿佛涛涛大河,在公孙大娘面前舞动:“百炼成钢心有千结方才能化钢铁为绕指柔,此炼非彼炼,欲要绕指柔,还需内炼剑气,我这里有一套口诀,你且细细听了。”

    张百仁看着公孙大娘,一套剑诀缓缓背诵而出。

    剑诀张百仁不稀罕,自家剑胎内蕴含无数奥秘,区区剑诀罢了,只要自己好生参悟,要多少有多少,还不带重样的。

    公孙大娘眼皮微微一动,却仿佛灌了铅铁,迟迟无法睁开。

    张百仁无奈一叹:“陷得太深!”

    “怎么办?”卜算子看着张百仁。

    “金针渡穴,我助她一臂之力,不过……”说到这里张百仁略带犹豫:“还需将她衣服全脱了!”

    “这……”卜算子犹豫起来,古时候女孩子的名节可不是一般重要,如今张百仁年纪也不小,再加上祖龙骨骼的洗练,张百仁看起来和十四五岁半大的孩子也没啥区别。

    时间代表不了什么,肉体的成熟与时间的流逝有时候未必能成正比。

    张百仁名声可不算好,若趁机坏了公孙大娘名节,卜算子哭都没地方哭去。

    “你出去,叫公孙小娘留下看着我行了吧!”张百仁无奈苦笑。

    卜算子苦笑:“没有别的办法了吧?”

    “没有了!”张百仁摇摇头:“大娘半个月未曾进食,再耽搁下去就要被饿死。”

    “就依了你!不过你小子可不要趁机做一些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否则我和你小子没完!”卜算子恶狠狠的留一下一句狠话,说完后走了出去。

    张百仁苦笑摸了摸鼻子,见到卜算子走出去,才将船舱的

    istyle=‘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istyle=‘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门关好,看着一边傻傻的公孙小娘,张百仁对着大娘一礼:“请恕贫道无礼,姑娘如今剑气纠结,堵塞了经脉,在耽搁下去,只怕剑气会破开经脉,到时候姑娘要爆体而亡了。”

    说完后看了看公孙大娘不断抖动的眼皮,无奈一笑上前缓缓解开公孙大娘衣领上的一颗扣子。

    一抹嫣红浮现脸颊,张百仁无奈摇摇头,他知道公孙大娘虽然无法醒来,但对于外界的情况知道得清楚,不比普通人差。

    公孙小娘在一边看热闹,把玩着手中的螃蟹。

    玉体晶莹,仿佛精致的瓷器,完美无双,胸前一对玉兔坦荡的在空中晃悠,十六岁的公孙大娘发育的确实不错,仿佛一对精致倒扣的小碗。

    除去了公孙大娘上衣,看着公孙大娘的裤子,张百仁略带犹豫的转过头看向公孙小娘:“小娘,你会金针刺穴吗?”

    公孙小娘摇摇头:“不会。”

    张百仁苦笑的看着公孙大娘:“大娘,在下失礼了。”

    人体有周天,任督二脉交汇之处有两处,一为头顶百会,二为双腿间的会。

    缓缓解开了公孙大娘的裤子,张百仁不敢多看,手中抓出一把金针,按照一种奇特频率扎入了公孙大娘的体内。

    短短半刻钟,公孙大娘周身已经扎满了金针,仿佛是一只刺猬般。

    张百仁叹了一口气,手中最后一根金针犹豫了一下,缓缓扎入了公孙大娘的会阴之处,指尖掠过一层毛发,叫人更加尴尬。

    公孙小娘在一边羞红了脸,也不知道这小毛孩知道什么。

    此时公孙大娘面色樱红,仿佛能滴出水来。

    张百仁苦笑,手掌在公孙大娘身上慢慢推拿,舒缓着经脉内剑气的流动。

    行功过了三个时辰,张百仁才收了金针,瞧着依旧一动不动的公孙大娘,缓缓拿起衣服笨手笨脚的给公孙大娘穿上。

    公孙大娘胸口鼓荡,急促的呼吸喷在张百仁的脸上,顿时叫张百仁心中一热,快速给公孙大娘系上扣子,然后拍拍手站起身,看着面色绯红的公孙大娘,张百仁道:“好了,过了一会大娘就该醒了。”

    其实公孙大娘一直清醒着,张百仁又不是傻子,总要给人家姑娘一个台阶下。

    说完后张百仁卷起公孙大娘身前的剑谱,来到了船舱外,公孙小娘好奇的来到红孙大娘身前,看了看公孙大娘鼓囊的胸口,在摸摸自己的飞机场,颓然一叹走了出去。

    “好了?”卜算子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张百仁。

    “过一会大娘就该出来了,疗伤之事咱们都莫要提及”张百仁看着卜算子。

    卜算子点点头,他又不是傻子,这种事情能乱说吗?

    很明智的没有进船舱查看,只是看了看帘子,生怕张百仁没有收拾妥当,看到什么不该看的,即便公孙大娘是自己的亲外孙女,卜算子也要避嫌。

    手中剑谱缓缓撕碎塞入火炉中,瞬间被大火点燃。

    “哎,你小子干什么……”熊熊的火光吸引了卜算子的注意力,待看到张百仁手中的剑谱后,卜算子顿时急了,连忙伸手去夺。

    “剑走偏锋,害人的东西,不如烧掉算了!”张百仁干脆将剩下剑谱全部都塞入火炉中。

    浓浓的鱼香味散发而出,张百仁眼睛亮了:“炖了这么长时间,鱼都炖烂了吧,咱们赶紧吃吧!”

    “唉!”看着火光中的剑谱,卜算子无奈一叹:“吃鱼肉吧,鱼汤留给大娘,这孩子半个月没吃东西了。”

    张百仁闻着鱼香,急不可耐的拿起筷子夹了一大块,公孙小娘自船舱中跑出来,拿起筷子就开始与张百仁抢夺鱼肉。

    “你少吃点!”张百仁将公孙小娘碗里的鱼肉夺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