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三百四十四章 此一别,天人用隔

第三百四十四章 此一别,天人用隔

    少女脸皮嫩,即便是清醒着,也不可能立即睁开眼睛。

    众人吃了一会鱼肉,才听到船舱大门吱呀一声打开,公孙大娘面色绯红的走了出来,看了看正在吃鱼肉的众人,少女半个月米水未进的肚子咕咕作响,叫人忍不住为之一笑。

    “大娘,这位是无生剑张百仁张公子,剑术之高乃天下一绝”卜算子笑着为张百仁介绍了一句。

    “见过张公子”公孙大娘红着脸低头对张百仁施了一礼,硬着头皮笑了笑。

    卜算子拿出一碗鱼汤递过去,众人果断没有继续关注公孙大娘,免得公孙大娘尴尬。

    张百仁美滋滋的喝着鱼汤,见到公孙大娘无碍,卜算子方才放下心来,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张公子满世界找我,要卜算什么尽管道来。”

    “我其实并不想卜算什么,所有事情我都知道,只不过没有证据罢了”张百仁摇摇头,寻找卜算子是做给萧皇后与当今天子看的。

    卜算子闻言沉默,过了一会才苦笑道:“公子乃人中龙凤,未来不可限量,自从公子自塞外南下之后,天下间既定的命数忽然间多了一种不定的因素。”

    “怎么说?”张百仁一愣。

    “张公子带有一股奇怪的力量,老夫也说不出这种力量的根源。感觉自从公子出山以后,天下间定数皆变为了无定数,未来皆源于公子指掌之间,似乎公子可以逆改天数,有更变乾坤山河之能”卜算子一双眼睛认真的看着张百仁:“所以老夫才下定决心与玄机道观闹翻,流浪江湖。本来未来江山当属于某一个门阀,但自从天黑客栈见到真人之后,老朽才知道自己见识浅薄,天机难测啊!未来江山沉浮据都在公子一念之间。意动而江山改,念动则风波定,本来大隋气数已尽,但自从公子出现后,大隋气数犹若是枯藤生新枝,居然有无数生机孕育,不知何时能破土而出,这一切要尽数归于公子的决定。”

    张百仁看着卜算子,笑了笑:“未来如何?”

    “十八子,得天下”卜算子不紧不慢道:“但自从你出现之后,帝王星动,变数横生,未必是十八子得天下。”

    “十八子,得天下?”张百仁莫名一笑:“当官的都是婊子,尤其当皇帝的!”

    “我知道了,你这老东西果真奸猾,是不是看到了天数变迁,才敢跑出来找我?”张百仁打量着卜算子。

    卜算子苦笑:“你是不知道,这天下间想要找我算卦的人太多,有的人我又不能拒绝,但有的卦也不能算,没办法我只好躲起来了,只要我想躲起来,就没人能找到我。”

    张百仁放下鱼肉,擦了擦手,自袖子里掏出笔墨纸砚,上好的宣化纸铺开,张百仁下笔犹若舞剑,锋锐无匹的剑意灌注其中。

    “你这老家伙打的好算盘!”张百仁一边书写,一边道:“你这老东西号称无所不知,无所不晓,那你算算我命运如何?”

    “命运如刀!”卜算子摇摇头:“公子念动之间天机更改,算不得!算不得!”

    “倒也识相”张百仁低下头继续书写。

    “不过公子此行北上,怕是多生事端祸福相依”卜算子看着手中卦象。

    张百仁停笔,将宣化纸卷起来,所有水汽瞬间蒸干,递给了一边低头喝着鱼汤的公孙大娘:“公孙姑娘剑走偏锋,非正道所为。我这里有一套剑诀,就赠送给姑娘了。烧了姑娘一卷剑诀,如今在送给姑娘一套剑诀,这买卖刚好扯平。”

    公孙大娘连忙放下手中鱼汤,面色羞红的看着张百仁,眼中带有一抹喜色,怯生生的接过卷轴:“多谢真人。”

    张百仁点点头,这姑娘被自己看光,不害羞才怪呢。

    br/

    istyle=‘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istyle=‘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

    “老先生继续说”张百仁坐在卜算子身边。

    “老朽命不久矣,大娘与二娘举世无亲,日后就要靠小先生照应了”卜算子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哀求:“老夫命不久矣,日后若这姐妹有什么危难,还请先生伸出援助之手。”

    看着卜算子,张百仁伸出手拿住对方手腕,过了一会眉头皱起:“确实是要油尽灯枯了,何不施展续命秘法,向天借寿。”

    “有借有还,老夫借不起”卜算子摇摇头:“先生乃人中龙凤,有先生照应,这姐妹必然可以安然无忧。”

    说到这里,卜算子犹豫许久才道:“未来不久,天下大乱,这对姐妹在乱世中也是颠肺流离,若小先生不嫌弃,老夫做主将大娘许配给你。”

    “外公!”公孙大娘羞得猛然站起身,气恼的叫唤了一声,转身走入船舱。

    “姑娘家脸皮薄”卜算子摇摇头。

    “外公,我也要嫁给小张真人!我也要和姐姐一起嫁给小哥哥!”公孙二娘跑过来凑热闹。

    这话听得卜算子面色一黑:“你这小丫头,这麽小就想着找夫家了,羞也不羞。”

    公孙小娘只是嘎嘎一笑,不以为然。

    张百仁自然千肯万肯,不过看公孙大娘那副气恼的样子,女孩子家面皮薄,自己若说出来肯定要惹得公孙大娘恼羞成怒。

    “唉,看缘法吧!”张百仁正要悄悄点头答应下来,一边的卜算子低着头已经改口,顿时叫张百仁身子僵硬在那里,苦笑连连好不尴尬。

    说完闲事,卜算子郑重道:“再往前走便是太原,关陇门阀的地界,强龙压不住地头蛇,更何况你还不是强龙。你若练成阳神,当可笑傲天下,可惜你迟迟不肯突破,为何?”

    卜算子满面奇色:“你这般年纪便已经户枢不蠹流水不腐,老夫生平仅见,也不晓得你为何不肯踏入阳神境界。”

    “无他,至道而已!”张百仁眼中满是傲然,心中却苦笑,自己有阳神的境界,但却迟迟无法踏入,并非自己火候不足,而是因为四道剑胎的关系。

    不过为了装逼一把,张百仁当然不会将真正原因说出来。

    卜算子闻言果真悚然动容,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满是震惊之色:“好雄心,好魄力!”

    张百仁撇撇嘴,缓缓站起身:“老道士,你若没有什么交代,本公子可要走了。”

    “不着急!不着急!你我至此一别便是天人永隔,何不多呆一会”卜算子笑眯眯道。

    “你已经修成阳神,还想来骗我?即便转世投胎,你也会快速破开胎中之谜,你还想诓骗我!”张百仁不屑一笑:“行了,下辈子再见吧,没准那个时候我已经修成至道阳神,抱得大小美人归,前去度你转世之身。”

    说着话张百仁一步迈出脚踏波浪:“下个轮回再见。”

    见到张百仁走远,公孙大娘自船舱中走出来,一双眼睛看着踏月离去的背影面色复杂,公孙小娘泪眼婆娑,不断哽咽。

    “果真潇洒,枉我活了这么久,居然还没一个小孩子洒脱!”卜算子轻轻一叹。

    “若有难事,尽管来涿郡找我”天边回荡着张百仁的声音,直至张百仁身形彻底消失,卜算子才滑动渔船远去:“走吧!走吧!那些苍蝇又要追过来了,临死前都不叫人安静一些,真烦人!”

    卜算子无奈一叹,渔舟消失在水波之中。

    美人如玉剑如虹,面对着风华绝代的公孙大娘,毫无疑问张百仁心动了。

    “可惜,时候不对!”张百仁站在扁舟上,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先看看是不是李阀在暗中捣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