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三百五十一章 汉家血脉今何在?

第三百五十一章 汉家血脉今何在?

    第二日张百仁刚刚醒来,便看到昨晚随意点的姑娘在铜镜前慢慢梳妆。

    模模糊糊坐起来,张百仁道:“姑娘,可否准备早饭?”

    “哟,公子不去外面的酒楼吃,怎么在花楼里吃,这里面东西可不便宜”姑娘轻轻一笑,张百仁此时一袭粗布麻衣,显然不是富贵人家,小小年纪却来找姑娘,难怪人家心生鄙夷。

    青楼姑娘见惯了人世种种百态,自然懂得笑面相迎的道理,对于张百仁也不拆穿,只是笑着道:“那妾身就去为公子传唤早膳。”

    不多时早膳上来,张百仁不紧不慢的吃了几口,这家青楼的早膳味道确实是不怎么地,而且价格还贵!

    随意吃了几口包子米粥,转身潇洒离去。

    此时太原城中气氛一片紧张,路面上无数官差、士兵在翻查着过往路人。

    张百仁冷冷一笑,遇见官差只需一步迈出,缩地成寸与官差擦肩而过,官差察觉不到丝毫的异常。

    来到昨夜肇事的酒楼前,遥遥看着废墟中哭嚎的掌柜,张百仁轻轻一叹:“这世道和谁说理去?谁又肯和你讲理?”

    五鬼搬运**,一些金软银白之物自天空坠落,砸了掌柜一身:“此事因我而起,这些银子算做补偿了!”

    说完后张百仁转身离去,留下掌柜面色愕然,猛地抹了抹眼泪,看着地上的黄金白银,连忙放在嘴中咬了一口,面色愕然:“真的?这是真的?”

    真的自然是真的,绝对假不了。

    掌柜与伙计们欢呼时,张百仁已经转身离去,他当然不是烂好人,今日的损失日后会找李家千百倍讨要回来。

    “李家!”张百仁背负双手站在某个角落里,过了许久后才转身走入身后酒楼。

    城门如今封锁严密,想要趁机混出去根本就不现实。

    太原城的城墙被朝廷龙气镇压,莫说张百仁,就算阳神真人也休想从地下钻出去。

    慢慢登临酒楼,此时酒楼中客人不多不少,张百仁扫视一圈,看着身前小二:“给小爷我来一间包厢。”

    “小爷,您这……我们酒楼里的伙食可不便宜!”小二看着粗布麻衣的张百仁,眼中露出尴尬之色,不紧不慢的搓了搓手掌,一双眼睛忐忑的看着张百仁,生怕被张百仁责怪。

    “无妨!”

    一串铜钱飞出,张百仁了解,酒楼又不是傻子、冤大头,你穿的这么寒酸还来吃饭,人家怕你吃霸王餐给不起钱,到时候抓你做苦工都嫌弃赔本。

    “多谢小爷体谅,您这边请!”小二轻轻一笑,领着张百仁上了更高层,来到了一处雅致的包厢中,一双眼睛看向下方街道过往景色,张百仁不缓不急道:“小二哥,随便准备一点吃的。”

    张百仁说随便,小二可不会随便,点点头下去准备。

    不多时一桌色香味俱全的美食端上来,看着那红烧猪蹄,张百仁瞬间来了胃口。

    古时候的人不懂煽猪,所以猪肉有一股骚味,这一点也是士大夫一族将猪肉划为末等的主要原因。

    士大夫权贵吃的是牛羊肉,至于说猪肉,穷苦百姓家过年时候才吃得起。

    张百仁吃的嘴角流油,忽然外面传来一阵叫嚷、推搡喝骂之声,探头望去,却见窗外两家大型商队在对峙,你推我攘互不相让挤在一起。

    一伙突厥人,一伙是中原商队。

    突厥人用不太标准的汉语与商队之人争吵,待到激烈之时,突厥人瞬间大打出手,打的汉人商队抱头鼠窜、头破血流,汉人商队却不敢还手,只能无奈退开。

    张百仁愣在那里,汉家什么时候多了这群无卵鼠辈?居然被突厥人打的抱头鼠窜也不敢还手?这里可是汉人的地方!

    隔壁包厢内传来一阵气恼之音,猛地掀翻了桌子:“突厥欺人太甚,不但大肆打压我等商品,还在城中横行霸道,遇见同行竞争之人便会将其打伤,轻者筋断骨折,重者丧了性命。”

    “也忒窝囊,被打了还不能还手,更不敢去告官,据说这些突厥商队背后的靠山就是李家,一旦去了官府,小命都要丢掉半条,李家与突厥勾结在一起,肆意欺压我汉族同胞,端的可恶!”又有人怒喝了一声。

    “嘘,二位兄台慎言!慎言!小心隔墙有耳,一旦传入李家耳中,难免惹祸上身!”又有人在一边低声劝了一句。

    听闻此言,众人霎时间噤若寒蝉,气氛沉闷的喝着酒水。

    张百仁端坐在窗头,一双眼睛看向下方,眼中杀机缭绕:“卑贱之血,罪不可恕!”

    “都是一群孽种!”张百仁眼中杀机缭绕,手中玉杯被剑气化为齑米分。

    当年五胡乱华,不知多少女子被糟蹋,诞生出了外族的孽种,毫无疑问太原李家门阀便是其一。

    这是一场阴谋!

    汉家气势恢宏,注定天下一统,灭绝异族,可惜这些异族得了天机,于是改天换日,攻入了中原,将自家卑贱血脉与汉人血脉融为一体,以求延续卑贱血脉,盗取汉家气数,现在看来是成功了。

    “乱我中华者,虽远必诛,这天下终究是汉人的天下,尔等异族也想染指!且先问过我手中的利剑!”张百仁关上窗子,也唯有这等卑贱不知廉耻的血脉才会做出盛唐时期违背伦理的种种荒唐事。

    “祸害我汉家正统啊!”张百仁轻轻一叹,看着眼前的酒菜无心下咽,静静坐在那里发呆。

    杨家体内也有外族血液,张百仁该何去何从?这天下大势力,除了世家外,俱都掺杂了外族血脉,底层草莽难成大器,汉家权势被压制到了极点。

    当年的王谢二家也逐渐走入下坡路。

    张百仁忽然有一点明悟,但却更多的是弥漫。

    大隋流淌着外族的血液,值不值得自己的守护?

    李唐欲要取代大隋,自己该不该阻止?

    就那般静静坐着,不知不觉间已经夕阳西下。

    看着天边的夕阳,张百仁忽然眼睛亮了:“大隋当然不能乱,我维持的不是大隋权势,而是动乱受苦的又是汉家百姓。”

    “若想夺回汉家正统,只需想办法叫杨广纳妃,我汉家正统的妃子,然后暗中将杨广害死,老子亲自上阵,诞生纯正汉家血脉,挟天子以令诸侯,暗中偷改江山,叫杨家的江山姓张!”张百仁眼睛忽然亮了,给杨广戴绿帽子,悄然间改变江山正统,这绝对是一件刺激的事情。

    别人惧怕天子龙气,张百仁可不怕。

    “此计可行!杨广那么多老婆,不知那个是汉家血脉”张百仁坐在酒桌前沉思。

    看着已经凉掉的食物,张百仁来了兴致,也不嫌弃食物油腻,慢慢的啃食起来:“完美!这计划堪称完美,不过需要时间,关陇门阀以及各大势力未必给我那么多时间!”

    吃完桌子上的食物,张百仁站起身出了酒楼,此时太原禁宵,路上静悄悄的,除了巡逻士兵以及更夫外,再无任何人影。

    懒得在惹任何麻烦,张百仁直接潜入地下,在大地中暗自游走。

    忽然一股妖气升腾,大地泥土翻滚,那妖兽气势汹汹的向着张百仁撞击而来。

    “大胆,何方妖兽!”张百胜拿住困仙绳,只听对面传来一阵讨饶:“二爷莫要叫嚷,大爷叫我来给二爷送帖子,前些日子大爷出关,要请二爷过府一述。”

    什么大爷二爷,张百仁听的是云头脑胀,不明所以,不知对面家伙什么来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