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三百五十二章 水神宴请,神道危机

第三百五十二章 水神宴请,神道危机

    看着眼前的泥鳅,如果说这么大号泥鳅还算是泥鳅的话。【鳳\/凰\/小说网 更新快 无弹窗 请搜索f/h/xiao/shuo/c/o/m】

    张百仁苦笑连连,泥鳅的脑袋都快比自己脑袋大一倍了,整个身子在地底乱钻,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居然能口吐人言。

    “水神是大老爷,您当然就是二老爷了,前日大老爷出关,听闻二老爷的事情,请您过去赴宴!”大泥鳅面色恭敬道。

    张百仁挠了挠脑袋:“大哥出关了?我如今被困在洛阳城,怎么出去?”

    “天下之水,莫不连通暗河,这地下暗河仿佛是大地的血管,勾连成了一张网络,二爷且跟我来!”大泥鳅在前面道。

    二人一路穿梭,泥鳅在地下卷起阵阵波涛,然后来到了一条暗河前,一辆墨家机关船停在暗河中。

    正是上次张百仁乘坐的大船,只见泥鳅周身一扭,化作了人形,顶着光秃秃的泥鳅脑袋格外好笑。

    张百仁也不多说,直接上了机关船,只听得嗡的一声,机关船瞬间窜了出去。

    淮水河畔

    歌舞笙箫,无数身子柔媚的宫娥手中拿着螺号、乐器排列成对等候张百仁到来。

    虽不是第一次来,但张百仁对于淮水水神的排场依旧感觉蛋疼。

    “哈哈哈,贤弟来了!”淮水水神温和一笑。

    张百仁苦笑:“大哥,你这排场太大了。”

    淮水水神摇摇头:“你不懂,像我这种活得太久的人,就喜欢热闹,各种热闹,不然人生岂不是没趣?”

    与淮水水神的生活相比,杨广只能说是小巫见大巫了!

    什么是醉生梦死?什么是酒池肉林?

    活得太久似乎没有什么意思,每日里只希望在醉生梦死之中得到一些快乐。

    人也好神也罢,本质并无区别,活得太久都想找点乐子,神祗看遍沧海桑田,早就将人世中的各种人情冷暖看穿,就像是天天吃泡面,总有一天会吃腻的时候。

    张百仁抚摸着下巴,坐在淮水水神旁边:“大哥闭关这么长时间,可有收获?”

    “收获不小!”淮水水神给张百仁倒了杯酒水,然后端起酒杯赔罪道:“去年贤弟在巴蜀遭人暗算,是为兄失察,这一杯酒便算做给兄弟当成赔罪礼了!”淮水水神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大哥哪里话,大哥当时闭关,怪不得大哥”张百仁摇摇头。

    淮水水神一双眼睛上下打量着张百仁,过了一会才道:“没想到咱们才两年未见,兄弟发育的已经和十三四岁孩子差不多,也不知道吃了什么宝贝。”

    张百仁苦笑:“可能是道功促进吧。”

    祖龙骨头的事情张百仁当然不会说出来,他不会说出来,鱼俱罗更不会说出来。

    这种事情说出来可是会要人命的!

    就算鱼俱罗得见至道,也会被众人算计抓住切成片研究,将祖龙骨骼重新提炼出来。

    “倒要恭喜贤弟,鱼俱罗大将军得见至道,这天下之大,贤弟尽可去得!”淮水水神脸上满是羡慕。

    “大哥说笑了,昨日在太原城中,便差点丢了性命,这世上想要我命的人太多,哪里会顾忌那么多!都是一群亡命之徒!”张百仁将酒水一饮而尽,脸上满是郁闷。

    “法不责众,此地太原群豪汇聚,人多杂乱,那个杀了你到时候一推脱责任,大将军即便是想要为你报仇,难道还能将所有人都杀了不成?李家暗中做些手脚,到时候把所有事情都推脱到太原群雄身上,大将军也是无可奈何!”说到这里淮水水神苦笑:“你的运气也忒好,上古九位蝎也能被你得到,这运气没的说,群豪不找你找谁?须知九尾蝎也是天地灵兽一种,若能吞噬可以取代上古灵物的作用,打破见神不坏门槛,所以你的劫难才刚刚开始,要不了多久天下间各路见神不坏强者都要找上你,你小子自求多福吧。”

    张百仁闻言苦笑,他早就料到了这种情况,但上古九尾蝎能抛弃吗?他舍得抛弃吗?

    眼下要么张百仁整日里东躲西藏,要么就回涿郡,有大将军鱼俱罗护持,此事倒也不算大问题。

    很显然,张百仁选择了后者,不但没有回涿郡,反而整日里在外面瞎折腾,到处招蜂引蝶,惹出无数的事端。

    “大哥请我,当是有什么要事吧!”张百仁放下酒杯,淮水水神请他,一般都有要紧事。

    “你小子这几年道功不见增进,手段却凌厉不少,据说上古神通袖里乾坤也被你练成了,这次找你来是有好处,大大的好处!”淮水水神一边说着,一边喝了一口酒水,看着下方只着片缕的舞姬,然后笑了笑:“此地人多眼杂,你我兄弟泛舟淮水,在细谈也不迟。”

    张百仁闻言目光一动,知道淮水水神定然有难言之隐,二人坐上扁舟,来到了淮水河面轻舟北上,一路居然穿过条条河流来到了河南、汝南境内。

    “大哥怎么来到了这里?”张百仁一愣,看着两岸景色飞速倒退,露出愕然之色。

    “带你看看各地神祗的情况,叫你晓得如今大隋形势!”洛水水神轻轻一叹。

    此时天色渐暗,渔舟唱晚,远处鱼家女子细着嗓子在唱小调,隔着很远也能听个**不离十,虽未见过姑娘,但却也可叫人由甜美的声音想象到姑娘的花容月貌。

    “看什么?渔舟唱晚倒是美景”张百仁点点头,夕阳之下江水染成了殷红色。

    远处一只大船队开了过来,所过之处乘风破浪,端的霸道,居然奴役着各地水妖拉穿,河水内神光流动,河神亲自推波。

    “那是谁家的船队,端的霸气,居然能御使神祗与妖兽!”张百仁一愣。

    “突厥的!契丹的!韦室的!”淮水水神开口。

    张百仁闻言立即面色阴沉下来:“这些神祗也忒没骨气,居然去给外族当奴役,莫非当真有钱能使鬼推磨?”

    “非是金钱,而是形势所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塞外之人在关内居然畅行无阻,各地门阀世家仿佛瞎子一般视若不见,贤弟可知这意味着么?”淮水水神道。

    看着船队远去,张百仁眉头紧锁:“官商勾结,门阀世家勾连外族之人,端的不当人子!莫非这些门阀世家给神祗施加了压力?”

    “唉,谁也不知道这种情况从什么开始的,神道已经逐渐被人侵蚀,而大隋却毫无所觉,高高在上的天庭正神忙着整日里享乐,哪里有时间关注人间之事?天庭与人间的沟通被某明力量堵塞,下方神祗想要上达天听,却忽然人间蒸发,再次有新神替代,所有人都沉浸在长生不死的欢快中,忘记了危机已经临近!”淮水水神驾驭扁舟向淮水回返。

    张百仁面色沉默:“大哥的洛水也有这种情况吗?”

    “为兄这次出关后,发现淮水居然被人暗中侵蚀了,还需贤弟助我一臂之力!”淮水水神看着张百仁:“危机在逐渐逼近,为兄绝不是坐以待毙之辈。”

    “大哥打算怎么做?”张百仁沉默了一下,然后抬起头道。

    “为兄打算挑起诸神之战!”淮水水神眼中霸气滔天。

    “诸神之战?”张百仁一愣。

    “我如今掌控上古水神神位,一统天下水神也是理所应当,乱世即将到来,正是为兄的机会”淮水水神眼中满是狂热:“当然了,为兄也不是没有报酬!”

    说着话淮水水神拿出一卷兽皮:“报酬尽数在此中,贤弟一观便知。”

    咳咳,尴尬,更新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