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三百五十四章 镇妖碑

第三百五十四章 镇妖碑

    看不出石碑有什么特别之处,为何淮水水神对于石碑会这么顾忌!

    “小子,真没想到,你一个小娃娃居然有如此修为,莫非道法盛世又到了?又一次大兴之世即将开启,你这小娃娃居然开了肾气,已经踏入玉液还丹的门槛!”一道响亮之音犹若雷鸣,震得张百仁耳膜作响。

    “你是什么人?”张百仁一惊,立即扫视石洞,却没有发现任何动静。

    “我是什么人?爷爷我不是人!”声音隆隆:“爷爷我乃广成仙府的镇府神兽,你这小娃娃既然有缘来到这里,那就且上前来接受广成子的三个考验吧”声音在耳边响起,一道虚幻人影自镇妖碑中走出,停在了张百仁身前。

    “半步大觉!”

    看着眼前人影,张百仁忍不住一声惊呼。

    “哟,你小子倒是蛮有眼光,居然看得出我修炼至半步大觉的境界,上次来了个修炼神道的小子虽然修为比你高,但眼力却没你好!”人影三十多岁年纪,头上浓密黑发披散,在黑发下浓密得令人心惊的眉毛居然蜿蜒到了下颚,一双眼睛里散发着金光。

    张百仁练成至道阳神,当然晓得半步大觉的境界。

    半步大觉也称之为半步至道阳神,真正的阳神也可以称之为大觉。

    张百仁前世红尘炼性已经化作至道阳神,成就了大觉境界,方才可以不死不灭,不觉不醒,在时空中的磨练下没有魂飞魄散。

    真正活着的半步大觉高手之恐怖,没有人会比张百仁更清楚。

    也就是说,眼前这个家伙比鱼俱罗修为不知道要高了多少,若是走到外面,鱼俱罗面对这厮也只有逃命的份。

    至道阳神已经是一个神奇的境界,法天地万物,无所不能,无所不利、无所不往。

    知天下事,能逆改苍穹,搬山蹈海拿星摘月,已经不下于上古魔神。

    “见过前辈!”张百仁恭敬一礼,诛仙四剑的剑胎以及祖龙龙珠居然瞬间自动隐藏入魂魄深处,唯恐被眼前这怪物发觉一般。

    “广成子那老不死的所有宝物都镇压在在这镇妖碑下的石室内,当年广成子坐化之时,留下了三道考验,你若是能通过三道考验,便可获得广成子的传承!”人影来到张百仁身前,上下一阵打量后摇摇头:“不知道你吃了什么天才地宝,居然在如此年纪开了肾气,能来此地也是机缘。”

    袖子里,九尾蝎此时似乎化为了死物,呆愣愣的吊在张百仁袖子里,动也不动。

    “还请前辈赐教,不知广成前辈留下什么考验”张百仁道。

    “和你说了你也通不过去,还是自哪里来回哪里去吧,崆峒山的情况老夫也大概知晓一二,如今至道阳神已经成为过往,后辈弟子追求神通已经步入左道,可惜!没有人能过得了广成子的考验!”男子略带烦躁的摸了摸胡须。

    “前辈不说,怎么知晓晚辈通不过广成仙人的三道考验!”张百仁不动声色道。

    男子闻言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随即一笑:“也罢,这洞府好些年没有人来了,老夫整日里闲着也无聊,老夫就陪你耍耍!”

    “小子,看到上方的迷雾没有?”怪兽指了指上方的迷雾。

    张百仁点点头:“晚辈之前经历过了,这雾气好生恐怖,居然能蒙蔽人的感知,以假乱真。”

    “那是上古魔兽蜃留下来的蜃气,当年轩辕征战蚩尤,蚩尤那小子请来上古魔兽蜃,轩辕黄帝以轩辕剑将蜃斩杀,蜃气却被广成老儿收敛而来,化作了护持洞府的利器”说到这里,那男子压低嗓子道:“看到镇妖碑了没有,只要你一只手搭在镇妖碑上,镇妖碑内就会有蜃气侵蚀你的心神,迷惑你的感知,将你拉入幻境内。这镇妖碑材料有一部分是用蜃的尸体练成的,广成的考验就在此中。”

    “镇妖碑是蜃兽肉身炼制的?”张百仁一愣。

    男子面色唏嘘:“上古魔兽蜃,开口吞吐蜃气三百里,一切皆是幻境,风婆雨师也无可奈何,更何况你丹道未成,可惜了……荣华富贵乃过往云烟,但却偏偏没人能看得穿。”

    张百仁面色一动,听到这上古秘闻,顿时心中一动:“前辈生在上古,何不说说上古之事!”

    “你若能通过广成仙府考验,进入广成子的洞府,上古秘闻自然可以看到!”汉子嗤笑一声:“来吧小子,接受考验吧!”

    “舍生死外再无大事!荣华富贵于我来说不过过眼云烟罢了!”张百仁自信一笑,左手伸出缓缓的搭在了镇妖碑上。

    下一刻天旋地转,张百仁瞬间失去了知觉。

    “我等恭贺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群臣朝拜,无数人跪伏在张百仁脚下。

    看着那下方的无数群臣,张百仁摇摇头,谁能料到自己居然有一丝丝至道阳神极致蜕变而出的神性。

    蜃气所化的幻境就在眼前,但张百仁心神却不动如山。

    “王朝权势,沧海桑田!”张百仁声如铁石。

    下一刻幻境崩塌,无数美人拥簇,衣衫不着片缕,各种挑逗摩擦,诱惑不断,酒池肉林比之杨广何止奢侈了千万倍,无数面容妖娆的女子不着片缕的跪伏在张百仁胯下,美好身姿惹人无尽遐想。

    张百仁一袭衮龙服,面色不动如山,眼神清明:“红尘白发,红颜枯骨。”

    “砰!”

    幻境再次崩塌,此时外界镇妖碑上的青色气机逐渐开始变得浓郁起来,那汉子看着不断变成翠绿色的镇妖碑,眼中满是愕然、惊诧、狂喜之,口中不断喃呢:“真的假的?真的假的?这小子道心居然这么强,太不可思议了!若能突破广成那老匹夫留下的红尘问道,老祖我脱困有望啊!”

    外界汉子的嘀咕传入张百仁脑海,张百仁眉头皱了皱:“老匹夫?这镇府神兽居然骂广成子老匹夫?有些不正常啊!”

    张百仁心中起了嘀咕,依旧不动声色的看着那铺天盖地的幻境,此时进入幻境一切皆已经身不由己。

    草屋前

    看着死去的张母,一声悲呼响彻张百仁耳边:“百仁!”

    张百仁面色无动于衷:“生老病死,乃天道轮回!无所终亦无所止!”

    “砰!”

    幻境炸开,眼前情景再次一遍,却见张丽华三千乌黑青丝化为白发,容颜瞬间老去。

    “郎君!”

    张丽华一声悲呼,张百仁摇了摇头:“一切种种,皆是过往云烟,我有返阳花在手,生老病死操之于我手,一切皆为镜花水月,那个能动摇我心神!”

    张百仁深吸一口气,不得不说这幻境真实至极,即便以张百仁的心神都开始动摇,不过想到了在手的返阳花,瞬间心神安稳下来。

    “砰!”

    “砰!”

    “砰!”

    一道道幻境不断被破开,张百仁神性仿佛开了挂般,短短一刻钟手中的镇妖碑居然化为了翠绿色,化为了翠绿色的水晶,无数妖兽狰狞的面孔似乎在镇妖碑中哀嚎。

    “好手段!好道心!看来爷爷我脱困希望,还要依仗你了!”那汉子搓了搓双手,此时镇妖碑上浮现出一道道裂痕,仿佛玻璃一般,不断蔓延弯曲,无数的妖兽在疯狂咆哮欢呼。

    张百仁似乎没有所觉,手指依旧搭在镇妖碑上,梦回二十一世纪,隋唐时空与二十一世纪不断交错,梦?非梦?

    谁又能看得清分的明你?

    “是我梦到二十一世纪,还是自二十一世纪梦回隋唐!”2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