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三百五十六章 神兽入梦,进入水府

第三百五十六章 神兽入梦,进入水府

    张家的事情淮水水神忌讳莫测,不愿多谈,张百仁躺在水池里醉眼朦胧不知不觉已然入睡,忽然间天空一暗,一道熟悉的人影出现在张百仁眼前:“我说小子,你跑什么跑,有什么事情咱们可以在商量一下嘛!”

    “前辈!”看着眼前的镇府神兽,张百仁一阵愕然,半步大觉确实不同凡响,居然将自己给拉入梦中,而自己居然毫无所觉。

    “你通关不成,我可以帮你嘛!”镇府神兽笑了笑。

    “帮我?”张百仁一愣。

    “你帮我,我帮你!”大汉双眉飘荡:“你帮我斩断枷锁,我助你获得广成子那老不死的传承。”

    “可是晚辈无法通过考验,如何获得传承?”张百仁一阵愕然。

    “我助你一臂之力,你不就通过考验了!你通过考验后,找到广成子的轩辕剑,斩断捆束老祖我的枷锁,咱们各自获得好处,岂不妙哉?”黑衣人化作滚滚烟雾逐渐远离梦境:“小子,老夫受到广成子限制,无法长时间远离广成仙府,你速速过来吧!”

    烟雾消散,张百仁猛然转醒,看着天空中的星斗耀耀,淮水水神正在喝着酒水,张百仁迅速自水中坐起来:“回广成仙府!”

    广成仙府的传承不能不要,至于说那镇府神兽,张百仁总感觉有些不妥,待自己获得广成子的传承,将好处拿在手中再说其他。

    而且广成仙府内居然还有轩辕剑,这可是大大出乎了张百仁的预料。

    轩辕剑不是跟在轩辕黄帝身边吗?怎么给广成子陪葬了?

    张百仁眼中满是不解,冲淮水水神招呼一声,已经缩地成寸向广成仙府奔驰而去。

    “贤弟,你要去哪里”淮水水神赶紧跟上。

    张百仁耳边生风,并不作答,而是再次来到洞府之内,直接跳入了碧波池里,此时壮汉正满面笑容的看着张百仁:“你果然来了,这世上没有人能抵抗得了广成子传承的诱惑。”

    “前辈说可以避开广成仙府考验?”张百仁愣愣的看着广成子。

    大汉点点头:“不错,想要进入密室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搬开这镇妖碑,密室入口自然会出现。”

    张百仁摇摇头:“镇妖碑怕不是有千斤重,我搬不动。”

    “你想多了,镇妖碑勾连地脉,足足有几万斤重,就算见神不坏强者也搬不开”大汉摸了摸自家眉毛,脸上满是嘲讽。

    张百仁无语,过了一会才道:“既然搬不开,那前辈定然有对策,不然也不会叫我来此。”

    “不错,老祖我本体就在这镇妖碑下,稍后你去闯关,不断破解广成子的考验,你通关一层,这镇妖碑便轻快一些,待到最后一关之时,这石碑只有千斤重,即便你无法通过最后一关,只要你坚持的时间多一个呼吸,我便能趁机将镇妖碑推开,你就可以进入地下密室,拿到轩辕小儿的轩辕剑,然后斩断老夫的枷锁!”说到这里,那汉子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你小子别想耍花招,老祖就在洞口看守着,你只要出来肯定就会路过老祖,你若敢反悔,老祖我教你吃不了兜着走。”

    张百仁闻言面色不变,心中却是一沉,这老东西果真不是什么好玩意。

    不过广成仙府的传承就在眼前,能有机会获得广成子的传承,张百仁绝对不会错过,这诱惑太大,大到张百仁根本就不知道怎么抵御诱惑。

    “开始吧!”感受着袖里乾坤内的诛仙四剑剑胚,张百仁轻轻伸出手搭在了镇妖碑上。

    铺天盖地的幻境汹涌而来,霎时间叫张百仁沉沦其中,唯有一缕神性不断保持着清明,惯看世事诱惑,红尘纷扰。

    与上一次的幻境不同,这一次张百仁居然直接化为了女子,夫君酗酒暴虐,婆婆恶意刁蛮,叫张百仁那一丝清明的神性不由得感觉蛋疼。

    “仙道若如此愚孝,则不求也罢!”看着低头生闷气的女子,周身遍体鳞伤,做家务伺候婆婆却被恶意刁难,张百仁心中也不由得火气涌动,瞬间轰碎了幻境。

    这一次幻境在变,张百仁居然化为了愚忠的大臣,任凭奸臣构陷,皇帝处罚,全家老小尽数受到牵连。

    在转世,化作了一位男子,自家妻子红杏出墙,张百仁手执三尺青锋,血溅当场。

    在转世,自家兄弟为了钱财暗中谋算,一刀枭首割了对方的脑袋。

    在转世,一出生便被父母抛弃,然后被猎人捡到,成年后考取功名,名传天下,当亲生父母来相认之时,张百仁割肉还血,大病三个月,惹得天下议论纷纷。

    然后亲生父母遭人诬陷,张百仁成了刑场官员,对于苦苦哀求、哭哭啼啼的亲生父母视若无睹,手中令牌落下,刑场上好大的头颅冲天而起,。

    “忠君爱国?若为昏君,我必反之!一粒金丹吞入腹,我命由我不由天!寿命我都可以尽数掌控,何人可以做主我的命运!什么忠君爱国、尊师重道,都是狗屁!给我斩开!”不知为何,一股暴戾之气猛然自张百仁心中升起:“君若负我,我必长虹贯日!妻若负我,我必血溅三尺!兄弟若负我,我必割其项上人头!父母若负我,我必割肉还血!我之道,无所束缚,勇猛无前!”

    “走偏了!可惜!杀机太重、戾气太重,此生难成大器!”看着张百仁周身的血腥味,一边中年男子揉了揉眉毛:“好大的杀性,这等杀性比之蚩尤、炎帝还要更甚三分。简直是无天无道,无法无天!无有法纪,世间怎么会有这种人!放在魔神中都是极品的存在,比魔神还要像是魔神!”

    汉子心中有些发毛:“若生在上古,被那些魔神发现,肯定会好好培养吧。”

    二十一世纪的人,哪里受得了古代的这些条条框框,道德约束?

    这一次张百仁破关前所未有的迅捷,那大汉见到石碑上翠绿之色仿佛能浓郁的滴出水来,猛然一掌拍打在石碑上,就见石碑似乎被胶水黏住了一般,艰难的移动着。

    一个洞口出现,只有两米大小,光华四射。

    “行了,别通关了,赶紧进去吧!”大汉看着依旧沉浸在通关状态的张百仁,猛然一脚踢出,将毫无所知的张百仁踹了下去。

    “砰!”

    下方卷起阵阵烟尘,中年男子一双眼睛看着下方洞口,望眼欲穿:“小子,老祖我能不能脱困就全靠你了。”

    外界

    淮水水神化作流光追了过来,看着张百仁再次钻入广成仙府,面露疑惑之色:“莫非这小子想到了什么关窍?里面的镇妖碑与镇府神兽可都不好对付,可惜……便宜了这小子,我这贤弟运道太好,也不知道在广成仙府内有什么收获。”

    说完话,淮水水神小心翼翼的遮掩好周边草丛,慢慢在洞口等候。

    且说张百仁直接坠入石室,被摔得云头脑胀,筋断骨折,调动太阳之炁回复着体内的生机:“我说你就不能打个招呼,温柔一点吗!”

    张百仁能看到上方的大汉,但大汉却似乎没有听到张百仁的话语,依旧满面急切的站在洞口俯视着下方的入口,眼中满是急切之色。

    “听不到我说话?”张百仁呲牙咧嘴的站起身,扫视着石室内的景色。

    石室内亮如白昼,有篮球场大小,在石室的墙壁上雕刻着一幅幅石板,上面文字笔走龙蛇不断勾勒。

    ps:欢迎大家关注本书微信公众账号“第九天命”,嘿嘿,回复番外便可看到有趣情节。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