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三百六十一章 神木大椿,乾坤在变

第三百六十一章 神木大椿,乾坤在变

    如何判断出蜃有没有消除兽性,张百仁也是犯难,缓步在石室内踱步,登上之前的石阶,看着石台上的大椿树,张百仁轻轻一笑:“来吧,虽不知道你有什么使命,但我却只知道,你现在要融入我的神魂,成为我神魂的一部分,我的小世界必然更进一步。”

    说完后虚空扭曲,一望无际的虚空缓缓撕开,一方‘大陆’上元磁涌动,张百仁神性之力流转,瞬间将大椿树收了进去。

    大椿树扎根于息壤之上,瞬间大地上风起云涌,整个虚空世界发生了一种莫名变化。

    大椿树的根须快速扎根,几个呼吸间密布整个息壤底层,似乎将息壤看做是了自己的地盘,一缕缕怪异气机缓缓自大椿树中释放出来。

    大椿树吸收了息壤的力量,已经开始逐渐被这方世界同化,化作了这方世界的循环中的一部分,点点生机似乎在大地之中开始汇聚酝酿,天空中木之力量在缓缓的降临,与大地逐渐契合。

    土生木!

    息壤有助于大椿树的生长,此时的大椿树还仅仅只是一个小树苗,在息壤的作用下居然以肉眼可见速度长出了一片叶子。

    一股玄妙之力在张百仁周身波动,张百仁忽然悟了,自己对于天地间的植物有好像有着某种莫名亲切,大椿树融入自己的神性之中,等于融入了张百仁的神魂之内。

    此时神性世界内风起云涌,大椿树呼吸出的气机化为了臭氧层一般的存在,附着在世界扭曲的壁障上,化作了世界胎膜,使得世界的稳固更加强大了几分。

    世界依旧在不紧不慢的扩张,大地元磁本源的作用下,天空中的世界屏障空间之力在此时越加稳固,有了几分坚韧味道。

    张百仁神魂沉浸在世界的变迁微妙变化中,这般直观的感受到沧海桑田世界变迁的意境,可是相当难得的。

    “嗡!”

    某一种共振忽然发生,大椿树居然在刹那间崩溃,化作了齑粉,周身翠绿叶子枯黄凋零,树干枯死,这一幕看的张百仁心中一惊,大椿树可不能死,绝对不能死!虽不知道广成子说大椿树有什么意味,但大椿树的重要性绝对不容置疑。

    赶紧调动神***要将大椿树自小空间内拽出来,可惜此时小小大椿树仿佛有千万斤之力,任凭张百仁拉扯,也奈何不得大椿树分毫。

    张百仁苦笑,只能无奈的注视着大椿树的变化,大椿树在岁月之力下腐朽,然后磐盘,一身生机散入了泥土中,整个大地瞬间似乎变得不同了,但究竟有哪里不同,张百仁又说不出来。

    大地似乎蕴含着一股玄妙生机,然后只见大椿磐盘,在灰烬中一颗翠绿色种子缓缓破壳,钻出了土壤,稚嫩的枝桠探出地面,在几个呼吸间长大,而且似乎比磐盘之前大了一倍。

    张百仁愕然,此时他能感觉到,大椿树是真的彻底融入了这方世界,大椿树成为了这方世界的一部分,无时不刻的不在影响着这方小世界发展。

    “怪哉!”张百仁眼中满是不解,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不对劲啊!”

    确实是不对劲,大椿树生存的环境要求极高,否则将会停止生长,广成子虽然将大椿树扎根于崆峒山的地脉上,但却也单单只能满足大椿树的生机,仅此而已。

    张百仁抚摸下巴,睁开眼扫视着石室,盘坐在石室的石台上:“大椿树都被我得到了,日后吕洞宾与李白怎么办?”

    “吕洞宾师承钟离权,练就的乃金丹大道,怎么看也不像是练了广成子剑法的样子,反而李白那小子吊儿郎当号称剑仙,倒是有几分相似!”张百仁摸了摸下巴:“上古诸神转世,东华帝君此时也不知教导钟离权成道了没有,东华帝君这个名号颇为特殊,也不知与天庭有什么瓜葛,看不出有什么关系啊!”

    张百仁苦笑,隋唐时期唯一已知的远古神灵便是东华帝君,但此时东华帝君大寿将至,不得不转世投胎度过劫难。

    东华帝君尚且如此,更何况那些普通神灵、修士,早就寿命耗尽落入了无尽轮回之中。

    “若有机会前去拜访一番,肯定有许多好处”张百仁面露精光。

    世间有没有三清张百仁不知道,他只是知道老子当年确实是过了函谷关,或许三清乃老子死亡之后演化,亦或者是别的,张百仁对于这一切不太清楚,上古神道不显于二十一世纪,这一些都仅仅只是张百仁的猜测,在二十一世纪的猜测。

    也不知道空间融入大椿树,张百仁有什么变化没有。

    融入了息壤,诞生大地本源,张百仁获得土遁之术,可以操控大地元磁,也不知道融入了大椿树有什么变化,张百仁不得而知,这里也没有植被供张百仁实验。

    张百仁缓缓站起身,一双眼睛看向上方面色紧张的蜃,眼中带有犹豫之色。

    何去何从?

    张百仁不知道,若是蜃兽魔性没有消除,贸然将半步大觉的蜃放出来,天下将不得安生,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自己若先动手将蜃斩杀,要是蜃已经化去了兽性呢?岂非滥杀无辜造下了杀孽?

    “难办啊!我不如试探一番,看着蜃有何反应!”张百仁面色犹豫,将轩辕剑重新插在石台上,猛然站起身纵身一跃,自洞口飞了出来:“前辈!”

    “小子,你终于出来了!你终于出来了!天见可怜!天见可怜啊!”蜃一个激灵,眼中满是激动之色:“快,可曾找到轩辕剑?快点助我斩开枷锁!”

    张百仁苦笑:“前辈,广成仙人留下的传承,小子不曾获得,那上古文字小子根本就不识得,轩辕剑的踪迹也没看到,只看到下方有一方墙壁,墙壁上刻印上古仙文,然后石室内什么都没有。”

    “这不可能,本座当年亲眼见到广成子带着轩辕剑进入其中,你既然不会上古仙文,没有得到传承,怎么会在山洞内呆那么久?”蜃的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

    张百仁苦笑:“晚辈摔晕了,这不刚刚醒来,难道晚辈在里面呆了很久?”

    “摔晕了?真的假的,现在已经过去了几个月,你居然没有被饿死?”蜃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张百仁,过了一会才道:“石室内肯定有密室,你下去继续寻找,一定要找到轩辕剑,找不到的话你就别出来了。”

    张百仁苦笑:“可是前辈!”

    “没什么可是的,快下去找!”蜃二话不说,再次将张百仁踹了进去,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张百仁哭笑连连:“真是倒霉!倒了八辈子大霉了!”

    说完后张百仁来回转悠:“也难办,我如今道行有限,怎么知道蜃是不是真的消除了兽性?”

    张百仁拿出诛仙四剑的剑坯,此时四把长剑虽然圆滚滚,但却是有了那么一丝丝剑的形状。

    张百仁手握诛仙剑,眼中满是犹豫,此时心思杂乱:“我若将蜃放出来,毒害万民便是我的罪过,若蜃已经化解了兽性,我就是误杀!”

    各种纷乱念头忽然铺天盖地涌起,张百仁眼睛微微眯起:“既然无法断决,那就按照我的办法来好了。这老东西自广成时代活到今朝,一身血肉、根基之雄厚天下少有,乃一等一的大补之物,若诛仙四剑剑胚吞噬了这老家伙,必然可以真正化作长剑,而不是眼前的烧火棍。”

    张百仁眼中凶光直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