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三百六十四章 收取镇妖碑

第三百六十四章 收取镇妖碑

    张百仁闻言无语,他相信蜃兽的话!阳神真人法天象地,就像是纯阳道观的老祖,铺天盖地的太阳真火洒落,就算易骨大成武者也只能遁逃。

    想要对付道人的唯一办法就是斩了对方肉身!

    张百仁纵身跃起,来到镇妖碑前,看着古朴的镇妖碑,手掌搭在镇妖碑上,忽然心中一动:“我若将镇妖碑拔出来,地脉动荡下会不会造成地龙翻身生灵涂炭!”

    “你放心吧,广成子又不是傻子,早就想到了这种情况,你尽管将镇妖碑拔出来就是,虽然会惹出不少动静,但绝对不会改变崆峒山分毫!”蜃兽无所谓道。

    “你别坑我”张百仁看着蜃兽。

    “你小子花花心思太多!”蜃兽摇摇头,张百仁苦笑了一下,然后纵身跃起,袖里乾坤施展开,开始拉伸镇妖碑。

    “轰!”

    千山震动,鸟兽惊惶、走兽狂奔,山中一片乱象。

    镇妖碑高两米五,宽一米五,被张百仁硬生生的从岩石中拔了出来,霎时间惹得昆仑山脉震动。

    张百仁一己之力奈何不得镇妖碑,若是有大地龙脉相助呢?

    镇妖碑立于此地几千年,崆硐地脉被镇压了几千年,如今有人欲要相助自己脱困,沉重无比的镇妖碑居然被地脉硬生生的顶了上来。

    几千年的时间,镇妖碑早就和大地、山石融为一体,此时广成仙府忽然炸开,地脉翻滚将镇妖碑推出去,镇妖碑瞬间落入了张百仁的袖里乾坤内。

    失去了镇妖碑的镇压,大地龙脉瞬间欢呼抖动,惹得崆峒山山脉颤抖,一股善意向着张百仁汇聚。

    执掌大地元磁,张百仁忽然感觉到了崆峒山山脉传来的善意。

    崆峒山巨变,十几位崆峒山高手阳神穿梭山谷,寻找异变的来源之地。

    崆峒山内

    张百仁苦笑,打量天空中震动的飞鸟,猛然跃出广成仙府。

    外面动静早就惊动了淮水水神,感受到脚下的地脉震动,淮水水神猛然跃起身,一双眼睛看向下方的山口:“这小子在里面干什么!居然惹出这么大动静,山中云雾都开始消散了。”

    “大哥!”张百仁纵身跃出来,霎时间冷风扑面,外面的空气叫张百仁精神一震。

    “别说话,快走!崆峒山的高手很快就会循着龙脉异动余波找到这里!”淮水水神二话不说,抓住张百仁二人扎入了远处的水池中。

    二人走后盏茶时间不到,一道道虚幻人影自虚空中走来,看着已经化为废墟的广成仙府,顿时面色阴沉下来。

    “传令下去,封锁崆峒山脉!封锁治下所有管卡,给当地官府传去信息,搜查一切可疑之人!”一道命令自崆峒山飞出。

    十几位阳神真人的阳神在乱石中穿梭,渗入地下,看着广成仙府的废墟,顿时面色更加阴沉了几分。

    “莫非是传说中广成仙师所在之地?”

    “可惜,咱们空守此地这么多年,居然毫无所获,宝物已然被人捷足先登,不论是谁,绝对不能放过他!”

    “广成仙府是我等的,此人吃相太难看,一点汤水都不给咱们留!”

    “抓住盗贼,通传天下,所有属于我崆峒山的东西都要追缴回来!”

    “此事决不能姑息!”

    众位阳神的恼怒张百仁不知道,此时距离崆峒山百里外的一处荒山上,张百仁站在水中整理着发丝,缓缓洗漱。

    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不知不觉已经是寒冬腊月,年关将近了。

    张百仁眼中满是感慨:“不知不觉又是一年。”

    “你小子在广成仙府内收获如何?”淮水水神面带笑容。

    “大有所获!”张百仁缓缓将玉簪插入玉冠内,换上了一袭锦衣,外面披了一袭火红色胡裘披风,好一个面容俊朗的郎君,此时张百仁看起来已经是十三四岁少年大小,真正身体的发育也比之十三四岁少年绝对不差。

    “可有分润?”淮水水神眼睛亮了。

    “我助你一统天下水脉,日后你就是下一代水神之主,你还想要什么好处!”张百仁翻了翻白眼。

    “你小子既然出关,那咱们赶紧回去吧,这一年大隋可是出了不少事情,你小子做好心理准备!”淮水水神轻轻一叹,眼中满是惋惜:“唉!我也要准备一番,开始训练水师,准备征战。”

    “要多久?”张百仁脚踏波水,来到淮水水神身前。

    “大隋什么时候乱,咱们就什么时候动手”淮水水神笑了笑,远处岸边飘来一道扁舟,

    张百仁与淮水水神踏上扁舟,瞧着远远的崆峒山脉,张百仁目光似乎穿越了时空,一双眼睛看到了动乱的崆峒山。

    “我准备最近几年闭关,在出关时必然横推天下,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不成阳神终究会受到肘制”张百仁看着一边的淮水水神。

    淮水水神摇摇头:“我倒是不那么认为!”

    “哦?”张百仁露出好奇之色。

    淮水水神笑笑,伸手指了指天空中的法界天宫:“这些家伙虽然尸位素餐,但经过几十年大隋香火灌溉,猪也能成高手了。”

    张百仁默然,淮水水神看着张百仁:“你就没想过自己的身世?”

    “没有!整日里修炼就已经够累了,哪里还有时间去想那些?”张百仁看着淮水水神:“一旦修成阳神,转世投胎由我定,在世轮回不由娘!”

    “至道阳神可没那么容易练成,你若能练成至道阳神,那你便是古往今来这几百年内第一人!”淮水水神轻轻一叹,催动着扁舟路过太原境内,看着远处河面上的突厥船队,张百仁笑了:“其实突厥能在境内横行霸道,也非尽数是李家的错,杨广这昏君为了显示圣天子之仁德,默许此事也有很大关系,不然军机秘府遍布天下,太原这么大动静绝对瞒不过天子。”

    “你明白就好,杨广自己作死,怪不得李家!”淮水水神笑了笑。

    “但我却偏偏看不下去!”张百仁看着淮水水神:“咱们就此分别,日后大哥有事,尽管传信到涿郡找我。”

    说完后张百仁一推淮水水神,将淮水水神推入水中,自己驾驭扁舟向着远处的突厥船队冲去:“今日小爷我今个也做一回水上的盗匪!”

    不知在哪里摸出来一个晶莹之色的面具戴在脸上,张百仁背着剑匣,一叶扁舟拦在了江水上。

    大船气势汹汹,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要将张百仁的小船撞翻在江水中。

    “尔等突厥蛮子,留下船中宝物,道爷留你等一命,不然今个爷爷就要将你等喂鱼!”张百仁手中拿着困仙绳,声音淼淼传遍方圆里许,船上的人听得一清二楚。

    看着远处一叶扁舟上的身影,船上突厥汉子一笑:“这小子肯定脑袋被门夹了!”

    “就是!就是!也敢来找我突厥麻烦,当真不知死活,蓇葖你送他一程!”船老大不紧不慢道。

    蓇葖嘿嘿一笑,娇艳如花。

    一个面容靓丽女子,脸上挂着骨骼饰品,脸上画了不知道什么花纹的女子,看起来狂野美艳。

    “我送他上路!”蓇葖口中念咒,蹦蹦跳跳仿佛跳大神一般,接着就见脚下江水涌动,不断上涨,化作了丈许高的浪头向着张百仁狠狠拍下来。

    “有些意思!和我比控水术!”张百仁调动真水玉章,只见脚下波涛翻滚,张百仁脚下的波涛在节节拔高,不过三五个呼吸已经盖过了当先的大船。

    “受死吧!”

    吼吼吼,大家十月一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