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三百六十七章 面见杨广,第一根钉子

第三百六十七章 面见杨广,第一根钉子

    听到萧皇后的话,张百仁动作愣了愣,然后默不作声的喝着茶水。

    杨广与李渊同属关陇门阀,大家都是一条线上的蚂蚱,古时候门阀之间的亲近绝对超乎众人想象。

    萧皇后看着张百仁,过了一会才道:“先生此行,可是有什么收获?”

    “李阀!李家有问题!”张百仁直言不讳。

    萧皇后眉毛一皱:“会不会弄错了?”

    见到萧皇后皱起的好看眉毛,张百仁顿时一阵苦笑,萧皇后都是这种表情,自己若说给杨广听,不知杨广会相信几分。

    不过杨广好歹也是刀山火海里面走过来的,对于皇位的重视、警惕超乎任何人预料,也不一定叫杨广绝对相信,而是在其心中逐渐埋下一根钉子。

    天长日久总归会发挥作用。

    张百仁摇摇头:“此事我亲自断定,绝对没有错。”

    萧皇后闻言面色顿时阴沉下来:“李家!这件事还需找到证据才可。”

    “对了娘娘,贫道有位发小被一位道姑带走,还请娘娘替我找找!”张百仁手中拿出一卷画卷:“关于小草的所有事情,都在这幅画卷之中,还请娘娘过目。”

    张百仁想要凭借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去寻找张小草,简直如大海捞针,若依靠朝廷的力量,比张百仁的机会大很多。

    萧皇后接过画卷,正要说些什么,忽然一阵急促脚步声传来,然后便见内侍走进来:“娘娘,陛下听说张百仁进京,正在上书房传召!”

    “陛下传召?”萧皇后一愣。

    张百仁眼中闪过奇光,杨广这厮传召自己,确实有些出人预料,来到大隋后萧皇后自己天天见到,至于杨广还从未见到过。

    “陛下传召,本宫与你一道前去”萧皇后站起身,拉住张百仁的手:“陛下忽然传召,想来也有所预感。”

    张百仁点点头,背起剑匣跟在萧皇后身边,在丫鬟的拥簇下来到了上书房。

    不用通秉,萧皇后直接走进去,张百仁跟在萧皇后身后,好奇的打量,左右宫女各各美艳至极,当真令人眼花缭乱。

    “陛下!”萧皇后微微行了一礼。

    “见过陛下!”张百仁抱拳一礼。

    如今还不是大辫子时期人人称奴,朝中官员见到皇帝不必跪下,见礼便可。

    当然了,如果一旦犯罪,小辫子被人家抓在手中,该跪还是要跪的,绝对不能不识抬举。

    “爱卿免礼!”杨广点点头。

    事实上杨广确实称得上是美男子,一身基因绝对不差,三十多岁年纪,看起来又像是二十五六岁,叫人不好断定。

    身上一袭衮黄色龙袍,面色白净安稳的坐在那里,此时一双眼睛打量着张百仁。

    张百仁眉头皱起,他感受到了压力!

    杨广周身汇聚着万民意志,任何武道高手、道家高手站在杨广身前,都变成了普通人,这就是法则的压制。

    “朕对爱卿实在好奇得很,九州鼎大振我大隋气势,朕心甚慰。你有什么需求,尽管提出来!”杨广看着张百仁,颇为豪气的道。

    九州鼎对于杨广来说确实是重要,九州鼎从某一种意义上来说,已经近乎于代表了天下正统,若是有心人故意暗中作乱,后果不堪设想。

    “全凭陛下赏赐!”张百仁不紧不慢,不卑不吭道。

    “素闻你博学多才,皇宫大内道法巫术数不胜数,你若喜欢尽管取用,难得你这般少年英才,朕当然多多支持!”杨广脸上带着笑容:“皇后常在朕耳说你如何少年了得,今日一观,方知皇后所言不虚。”

    “谢陛下夸赞,陛下过奖了!”张百仁抱拳谦逊一笑。

    看着张百仁,杨广笑呵呵道:“一点都没有过奖,朕所言全都是实话,这天下想杀你的人太多,越有本事的人就越能惹事,你最近消失了几个月,可有什么收获?”

    张百仁略作沉思,然后才道:“若说有事,那下官还真有一件事,不过此事说起来有些耸人听闻,陛下听了怕是不信。”

    “有这么玄乎?朕倒好奇你小子要说什么!”杨广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但说无妨,这世上离奇的事情多了,不差你这一件。”

    “下官入宫前曾听人说:十八子得天下,而且臣在太原城中遭人暗算,怕是与李家脱不开关系!不瞒陛下,臣奉命前去调查运河龙脉之事,发现李家似乎从中作梗,多次暗算于我,臣怀疑李家图谋不轨!”张百仁一字一句道。

    此言落下,大殿内气氛一片沉寂,萧皇后看着张百仁,眼中满是怪异之色,这种事情他还真敢开口。

    杨广笑容僵滞在脸上,动作停在那里,似乎有些没听清张百仁的话,过了一会才愣愣的道:“可有证据?”

    张百仁摇摇头:“这种事情李家怎么会留下证据!”

    “没有证据就是空口白话了?你这般污蔑朝中重臣,罪名你应该清楚”杨广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

    “下官虽然没有证据,但李家图谋不轨乃是事实!此事乃臣亲身经历,绝对不会有错。这种事李家怎么会留下证据给下官?有的事情知道证据后就晚了,有备无患总归没有坏处!”

    杨广闻言面色阴沉下来:“说说为何怀疑李家!”

    见到杨广的态度,张百仁见怪不怪。

    父子亲兄弟尚且都会谋篡你的皇位,更何况是姑表兄弟乃至于同一个门阀的战友。

    张百仁略作沉吟,便从寻找卜算子开始,一直追踪到太原,然后遭受伏击的事情说了一遍。

    包括之前自己与李昞发生冲突,李昞的算计之事,诏狱之乱乃至于张百仁一开始离村遇见黑山老妖,李家故意放走天牢中的大妖。

    “不够!远远不够!”杨广听了张百仁的话摇摇头,李渊乃自家阵营中的人,若想杀李渊,还需有确凿的证据,不然关陇门阀必然会离心离德。

    “李家虽有嫌疑,但若说造反远远不够!”杨广连连摇头。

    张百仁还能说什么呢?

    不过不着痕迹的扫过杨广表情,张百仁知道自己这根刺已经扎下了。

    “爱卿一路奔波辛苦了,暂且下去休息吧,各种赏赐稍后送达!”杨广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对张百仁强自一笑。

    点点头,张百仁转身离去,走出皇宫,嘴角挂着笑容,对于皇帝来说,什么事情都不重要,唯一可以挑动皇帝那根神经的就是谋反。

    当皇帝都有某种幻想症,似乎天下间所有人都在盯着自己屁股下面的椅子。

    背负双手,哼着小调,张百仁上了马车。

    上书房

    杨广看着萧皇后:“军机秘府那边怎么说?”

    “军机秘府那边查不到任何情报,唯有诏狱之乱时,李昞确实是登门杨素府上,只是如今杨素已死,此事死无对证!”萧皇后叹了一口气。

    “可恶!”杨广呵斥了一声,一双眼睛看向天宫:“要不是他故意放纵,怎么会有如今这般局面,天宫之事朕分毫不知情,就连辨别都做不到!”

    “陛下打算如何行事?”萧皇后看着杨广。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件事朕要亲自试探一番,方可知究竟!”杨广低声道:“张百仁的赏赐之事,你拿个章程就好!”

    “臣妾早就准备好了,还请陛下过目!”萧皇后手中拿出一本折子。

    杨广接过折子缓缓打开,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又再次闭合了折子:“张百仁的身世可曾查清楚了?”

    咳咳咳,最近真加不了更,手指疼的要死,上一本书几十万爆更把手指累着了……疼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