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三百八十七章 连夜急召

第三百八十七章 连夜急召

    “大人,不好了!”一阵阵惊呼自大门外传来,惹得张百仁猛然坐起身踢开被子:“发生了什么?”

    此时天空中**散尽,唯有满地冰雹证实昨夜并非梦幻。

    “大人,温大夫满门老小,尽数遭遇了不测!”骁虎脸上满是激动,眼睛都红了。

    “什么!”张百仁睡意瞬间消散的一干二净,转身回到大厅背上剑匣:“什么时候的事情?”

    “还是上半夜那场妖风作乱之时,刚刚有军机秘府的兄弟们传来消息,陛下被连夜惊醒,群臣全都在宫中候着”骁虎压低嗓子道:“估计要不了多久宫中就该传召大人了。”

    “丧心病狂,这里可是上京城啊,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张百仁背负双手在院子里来回走动,将十只乌鸦收了起来,眼中满是怒火:“哪方势力做的,可有消息?这是不将我军机秘府放在眼中,故意给咱们上眼药呢。”

    张百仁府不太平,此时宫中也是人声鼎沸,群臣汇集在一处议论纷纷,温大夫被人灭了满门,这是在挑衅朝廷威严,挑衅杨广的底线呢! 一流小站首发

    众人压低嗓子,什么人做的大家都心里有数,除了门阀世家外还能有那个?

    皇宫中

    杨广面色阴沉的坐在那里,大殿内气氛压抑。

    黄门侍郎裴矩站在杨广下手:“陛下,群臣在外面候着呢!”

    “宣召张百仁觐见!”杨广话语阴沉。

    “是!”裴矩恭敬的应了一声,这个时候没有人敢激怒杨广,盛怒下的杨广做事绝对不加考虑。

    一边虞世基老神再也,裴蕴道:“陛下,此事依照臣之见理应封锁洛阳城门,明日不开城门,这些人就被困在皇城中,只要被困在洛阳城中一日,终究有机会将其揪出来。”

    “我大隋都城,若不开城门成何体统!岂不是有失天朝上国威严”杨广面色阴沉:“将此事通传皇后,请军机秘府督办。”

    说到这里杨广看向虞世基:“这件事爱卿配合张百仁督办。”

    “臣必然严惩凶手”虞世基面色恭敬,眼中怒火酝酿。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这么玩就等于掀桌子,大家的都没得吃。

    今日可以是温大夫,明日就可以是他虞世基。

    选曹七贵中,虞世基专断,得杨广宠信,为何?

    因为虞世基并不是门阀中人。

    没让杨广等多久,张百仁背负剑匣来到了皇宫,瞧着静悄悄站立在一边的选曹七贵,恭敬一礼:“陛下!”

    “起来吧”杨广点点头,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朝中大臣无数,军机秘府内能人也有不少,知道为何朕独召你过来吗?”

    “因为下官与陛下永远都是一条心,下官与大将军交好,一心为大隋兢兢业业,这大隋江山繁花似锦,唯一不会谋夺陛下江山的只有臣与大将军”张百仁面色恭敬道。

    “错了!”杨广摆摆手,示意选曹七贵退下,寝宫中只剩下张百仁与杨广,杨广勉强露出一个笑容:“因为你是注定要追求至道阳神的人,追求至道阳神就注定无法当皇帝,你小小年纪已经站在玉液还丹门槛上,却迟迟不肯踏入,定然是为了追求至高阳神至道。”

    “陛下圣明”张百仁笑着道。

    杨广轻轻一叹:“朕是昏君啊,你追求阳神至道,朕绝对不会吝啬手中的各种物资,我大隋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各种奇珍异宝,日后大内皇宫对你全部敞开,任凭取用。”

    张百仁闻言一愣,杨广大方的有些出人预料,叫人摸不着头脑。

    “朕已经感觉到了危机,资源再多又有什么用?转化为力量才是根本,才能获得更多宝物,守住更多资源!”杨广揉了揉眉心:“今日这些人敢对付温大夫,明日就敢对朕动手,你少年英才,这些物资不给你用给谁用?”

    一边说着杨广道:“眼下温大夫的事情你想必也有所听闻。”

    张百仁点点头:“臣在进宫之前已经听闻。”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这些人胆敢在大隋做乱,理应抄家灭门,断子绝孙。科举之事利在当代,功在千秋,此等伟业也敢破坏,这些人死不足惜”张百仁眼中杀机四溢。

    听了张百仁的话,杨广很满意:“你稚子之年却名动天下,手段过人,历经数次大战死里逃生,这件事交给你朕也很放心。”

    说到这里,杨广道:“这件事交由你与军机秘府大都督查办,朕专门知会虞世基全权相助你等。”

    张百仁闻言点点头:“陛下,对方有阳神真人出手,臣恳请陛下宣召大将军鱼俱罗入京,一旦真找到线索,便施展雷霆之力将暗中势力连根拔起斩草除根。”

    “想法不错,朕这就密诏鱼俱罗入京”杨广点点头,如今杨广最大的底牌便是鱼俱罗了。

    将鱼俱罗说成是大隋定海神针或许有些夸张,但鱼俱罗在大隋的作用无人可以替代。

    “臣告退,这就前去查案”张百仁行了一礼转身就走。

    才走出大殿,碰到了等在外面的选曹七贵,虞世基迎了上来:“张都督,陛下的吩咐我已经尽知,若有什么吩咐尽管招呼一声,这次事情做的有些过分。”

    一边说着虞世基看向了宇文述,宇文述苦笑:“虞大人,你看我作甚,这事又不是我宇文阀做的。”

    “纵使不是你做的,你也应该知道一些风声”虞世基道。

    宇文述摸着鼻子:“虞大人,这话可说不得,传出去本官是要掉脑袋的。”

    见到二人斗嘴,张百仁懒得理会,转过身道:“不论是谁做得,被我抓到定要遗灭其满门,鸡犬不留!”

    张百仁话语森然,剑意迸射,在寒冷的北风中叫人忍不住一阵哆嗦,心生恐惧。

    “好恐怖的剑意!”

    众人心中一惊。

    张百仁冷冷一笑,转身消失在北风中不见了踪迹。

    无生剑!

    “怪不得小小年纪名传天下,居然有如此剑意,端的了得!我等一把年纪活到了狗身上”裴矩看着张百仁远去的背影轻轻一叹。

    走出皇宫,军机秘府高手已经聚集在宫门外,一道缥缈人影在皇宫前静静站立。

    “见过大都督”张百仁上前行了一礼。

    “陛下看重你,估计要不了多久杨素空出来的位置就是你的,你莫要如此多礼,本官精于修炼,查案之事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此事交由你一手操办”大都督道。

    “当年陈塘关还要多谢大都督救命之恩”张百仁恭敬的行了一礼。

    大都督摇摇头:“我乃奉命而为,何必谢我。”

    说完后大都督看向身后军机秘府探子:“这里小都督三人,你代我发号施令,你职位虽然在他们之下,但你代表的是天子旨意,这三个小都督都要听你号令。”

    “虎、鲍、豺,你们三个上来”大都督吩咐了一声。

    “见过大都督”三人走上前来恭敬一礼。

    “此乃军机秘府都督屠龙,职位虽然在你们之下,但代表却是陛下的意志,温大夫被灭门,陛下震怒,你们安心把事做好,若搞得一团糟,少不得切了你们脑袋!”

    “是!”三人一个激灵,齐齐应了一声。

    大都督摆摆手示意三人退下,然后看向张百仁:“我这是故意拿陛下压他们,此事若成了,则得罪天下门阀,不成陛下降怒有先生背黑锅,他们是巴不得呢,对你绝对惟命是从!”

    张百仁苦笑,这位大都督倒也坦诚,所有责任都叫自己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