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三百九十八章 假传圣旨

第三百九十八章 假传圣旨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张百仁时间很宝贵,他感觉自己的时间一直都不够用。

    拿着名册张百仁急匆匆向上京方向赶去,在远处的深山老林里,刘武气喘吁吁的坐在大树下,眼中里满是怒火、仇恨,仿佛受伤的野***要择人而噬。

    “张百仁!你敢杀我兄弟,断我成道机缘,咱们不死不休!不死不休!”刘武深吸一口气,缓缓回复着体内伤势:“刘周,你放心吧,哥哥一定会替你复仇的,一定会活出咱们兄弟的风采。”

    说完后刘武怒吼道:“自今日起,世上再无刘武,唯有刘周武。”

    说完后刘周武自怀中掏出一卷羊皮,以殷红的鲜血沾染,缓缓在羊皮卷上写下一道道字迹:“拿到了名册又能如何?你以为那些家伙会叫你活着进入上京城吗?”

    只见所有字迹被羊皮卷吸收,消失的无影无踪,刘武将羊皮卷卷起,闭上了眼睛,低垂着眼眉道:“找个地方先突破见神不坏再说。”

    俗话说得好,狡兔三窟,刘周武暗中来到自家老巢,一个处于深山老林的石洞内,里面藏着足够的食物和水。

    在烈日下闭上眼睛,之前想要突破见神不坏境界被张百仁给打断,刘周武心中郁闷可想而知,见神不坏的锲机是何等难寻,打断人的突破不下于杀人父母。

    闭上眼睛,循着之前突破留下来的感觉去追寻冥冥之中的锲机,很快之前被打断的锲机被刘周武找到。

    “就是这种感觉”刘周武正要趁机将那种感觉抓住,下一刻只见虚空中天翻地覆,一方栩栩如生的手印自天而降,手印过处天翻地覆,刘周武的意识猛然被击散,自感悟中退了出来。

    “混账!”正在打坐中的刘周武睁开眼睛,一抹愤怒流漏而出:“混账!居然敢暗算我,咱们非要不死不休可。”

    尝试了几次都被手印轰出来的那一刻,刘周武就知道,自己与张百仁必须要死一个。

    张百仁死,印诀失去了主人自然会化去,自己也能突破见神不坏,若自己死……自己死则一了百了,再无日后!

    “怪不得不怕我逃跑,原来早就设计好了在哪里等着我呢!”刘周武的眼中怒火熊熊。

    自己想要突破,就必须找上张百仁!

    赶往洛阳路上的张百仁嘴角挂着一股莫名笑意,刘周武的每一次尝试,他都能有所感应。

    不过如果他若是知道刘武改名叫做刘周武,估计肯定会跳脚跑过去将其宰了在说。

    刘周武在岁末可是动乱天下的乱党之一,也不知道这个刘周武是不是随末的那个刘周武。

    张百仁一路上缩地成寸赶路很快,半日时间已经到了洛阳城。

    此时的洛阳城警备已经解除,随着三山道的覆灭,所有一切都已经回归到了之前,唯一不同的是世上少了三山道与温大夫,门阀世家与杨广之间的气氛越加紧张了一点,仅此而已。

    “大人!”刚刚踏入城门,就见身穿宫中内侍服饰的小黄门领着四个护卫喊住张百仁。

    停下脚步,看着眼前的一行人,张百仁眉头一皱:“本都督不记得见过你。”

    “大人说笑了,皇宫中内侍何止成百上千,莫说大人,小人常年待在宫中,也不能全部混个脸熟”内侍笑了笑。

    张百仁点点头:“你在此地等我有何要事?”

    “陛下吩咐小人在此等候都督,只要都督归京,立即入宫一述”内侍恭敬道。

    “带路”张百仁道。

    小黄门在前面带路,张百仁走在小黄门后面,在之后是四个侍卫。

    一路来到皇宫,在皇宫中来回弯弯绕绕,张百仁顿时眉头皱起:“咱们走的路似乎有些不对劲吧。”

    “这次陛下在明德殿召集大人,养心殿以及上书房已经被众位大臣给围住了,想去也去不了”内侍不紧不慢道。

    张百仁点点头,也不曾多想,走了大概一刻钟,来到一处庭院前,小黄门道:“大人进去吧!”

    “不去明德殿吗?怎么是一间偏殿小院?”张百仁一愣,法眼睁开看着虚空汇聚的阴气,似乎来到了冷宫之地,哀怨之气环绕。

    “这边不经常住人,陛下被众位大臣烦的不堪其扰,只能躲在这里,大人进去便知”小黄门推开大门,里面站立着面色威严、整齐的一对对侍卫。

    张百仁点点头,刚刚走入小院后,大门瞬间关闭,然后只听得一阵笑声传来:“张百仁啊张百仁,果真嘴上没毛办事不牢,一个黄毛小儿就是差劲。”

    “唰”

    “唰”

    “唰”

    寒光闪烁,几十名护卫齐齐抽出了腰间的钢刀,瞬间排布成军阵,将张百仁牢牢的锁住。

    张百仁面色一变,什么情况?

    “假传圣旨”这个念头在张百仁脑海中一闪即逝,失声惊呼:“尔等好大的狗胆,居然敢假传圣旨!”

    “名册在哪里?”大殿中走出一位带着脸谱的男子,一袭大红色太监袍,看起来颇为威武。

    “原来是为了名册”张百仁心中恍然,面色讶然:“尔等权势果真惊人,居然在宫中都能安插自己人手,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

    “废话少说,咱家也不想多事,你只要交出名册,我等就放过你,不然少不得血溅当场,可惜你年少英才”太监手中拿出一张强弓,手指摩擦着弓弦,发出‘绷’‘绷’‘绷’的声响。

    “这里可是皇宫,高手无数,若惹出动静,必然会被人察觉,尔等敢算计我,简直在自寻死路”张百仁眼中闪烁着不屑,心中却震惊至极,眼前的三十多人居然有一半是易骨强者。

    “所以杂家才说,交出名册万事大吉,世家门阀力量不是你能对抗的,就算陛下也不行”太监缓缓抽出了一边箭囊内的箭矢,弯弓搭箭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

    张百仁深吸一口气,摇了摇头:“易骨强者来多少都不够我杀的,除非易骨大成强者,凭借肌肉本能反应才有机会可以挡住我的攻击。”

    右手缓缓自袖子里伸出,屠龙剑拿在手中,一抹璀璨剑光冲天而起,精粹至极的剑意迸射而出。

    “这里已经有人布下阵法,你的剑意根本就惊动不得朝廷内的高手,你不要白费心思了!你以为我等不知道你的战绩?如今可是有兵家战阵之力加持,待我将你擒下不怕你不肯开口,不肯就范”太监摇了摇头。

    确实如内侍所说,事情出乎了张百仁的预料。

    张百仁的剑意被天空中一股莫名力量挡住,此时剑意笼罩而下,欲要将眼前的武者诛杀,周边各个刁钻的角度有侍卫出手,向张百仁攻击而来。

    众人动作整齐划一,似乎形成了某种奇特力场,张百仁的剑意居然大打折扣,被抵消了不少。

    “有点意思!”一个鸽子翻身,避开了周身刀光,张百仁虽有诸般手段,但施展起来却需要时间,而恰恰对方绝不肯给张百仁任何时间。

    大地元磁之力扭曲,困仙绳裹挟音爆猛然自袖子里钻了出来,在空气中卷起层层音爆。

    困仙绳相当于易骨大成武者,易骨大成的武者攻击力道可不是那么容易抵挡,再加上大地元磁之力更改力场,使得众人失去重心,瞬间被张百仁寻到破绽一一抽飞,然后袖里乾坤张开,失去了重心的武者已经落入袖里乾坤内,成为张百仁的阶下囚。

    “杀我?想多了!”

    咳咳咳,对不住大家,后天再加更吧……妹的,手疼……以前病根还没好,明天攒一章,后天赞一章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