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四百零一章 李秀宁与张百仁

第四百零一章 李秀宁与张百仁

    【全♂本÷小?说☆网.】,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关于五禽戏,张百仁在后世略有研究,一双眼睛看向对面容貌精致的少女,摆了摆手双方坐下,张百仁道:“所谓五禽戏就是五种动物,分别对应人体内的心、肝、脾、胃、肾,我这里有一道口诀,你且谨记!”

    “五禽五行应五脏,五脏五方修五神。”

    “五神汇簇八方应,五气得来朝天阙。”

    “……。”

    张百仁口中念诀,少女一双精致的眸子看着张百仁,圆溜溜上下摇摆不停打量。

    过了一会张百仁住口,看着眼前少女:“可曾记下了!”

    “记下了!你小子可以啊,本小姐就不追究你擅闯小苑的事情了,这五禽戏内炼的法诀我伯伯都不知道,但你却知道,也不知道你在哪里得来的五禽戏内炼口诀,据说五禽戏内炼口诀已经消失很久了”少女拍拍张百仁的肩膀,脸上带着一股子豪迈劲:“本姑娘承你的人情,日后在李家若有什么事情,尽管来找本姑娘。”

    “那就多谢小姐了”张百仁做样抱拳一礼,惹得少女哈哈大笑。

    二人谈笑了一会,张百仁指导着少女修炼五禽戏,心中暗自思忖着孙思邈的事情,过了一会那边少女气喘吁吁道:“这五禽戏内炼法门果真强大,往日里我能练习一上午而不知疲乏,如今才不过半个时辰就已经饿得手足发软。”

    张百仁笑了笑,手中拿着一本书卷:“没想到你居然还看奇门遁甲。”

    “奇门遁甲格物致用,讲的是统兵排阵之事,再加上人鬼神以测天时地利,逆乾坤转时序,我心中好奇就跑过来学学”少女笑着道。

    张百仁点点头,少女干脆坐下来:“你也懂奇门阵法?”

    “略懂”张百仁笑着道。

    “咦,那本小姐可要考校考校你”少女顿时来了兴趣,双方坐而论道,从奇门遁甲到道家无尽经海,佛家无数典籍,儒家学海做舟,天下古今多少中外事,俱都负于谈笑之中。

    时间过得快,眨眼间已经接近傍晚,少女肚子饿得咕噜噜作响,面带不舍道:“可惜,我该去吃饭了,不能继续和你谈古论今了,你小子小小年纪也不知是如何做到的,居然面面俱识,什么都懂,也不知你小子小小年纪怎么学了这么多东西。”

    “你在这里等着”少女笑着跑开,不多时就从外面拿来一大堆食物,有包子、肉干、馒头,还有一坛酒水。

    “你还喝酒?”张百仁愣了愣。

    少女道:“我偷偷喝一点,这可是我父亲在酒窖里面藏了几十年的陈酿,喝后有益无害,姑娘今日难得碰到一个说得上话的,这酒算我请你喝。”

    一边说着,少女拿过包子咬开,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你怎么不吃啊?”

    “哦哦哦”张百仁愣了愣,赶紧拿起包子放入嘴里。

    看着眼前少女的吃相,张百仁感觉时空一阵恍惚,自己似乎回到了二十一世界,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少女坐在自己面前,正在美食中大快朵颐。

    眼前的少女有一种惊人的魅力,那是属于二十一世纪女性特有的魅力,自信、活泼、青春,大家闺秀中带有一种另外气质,张百仁差点以为自己再次回到了二十一世纪。

    张百仁可以肯定,这个少女是自己来到这方世界后,见到过最独特的少女,最接近二十一世纪女性的少女,在其身上有浪漫、自由的气息。

    吃过饭,张百仁与少女在竹林中弹唱,

    少女看着张百仁招招手,二人来到竹林内的一处楼阁前,看着眼前白玉桌子上摆放的古筝,经过历史的沧桑已经开始包浆。

    “铛!”

    少女波动琴弦,一首曲子在竹林里静静响起。

    许久后才停下手看着张百仁:“如何?”

    “清净、活跃,曲子不错,谁创造的?”张百仁看着少女。

    “我自己写的”此时的少女很文静,坐在案几前丝毫不弱于那些大家闺秀。

    少女缓缓站起身,再次恢复了之前的活泼,张百仁笑了笑慢慢坐下,手指打在古筝上。

    “你也懂乐器?”少女眼睛圆瞪,满是讶然。

    “略懂”张百仁缓缓闭上眼睛,手指轻轻拨动,一首沧海一声笑缓缓自指尖流转而出。

    许久后,音色消散,唯有竹林摇摆,树叶婆娑,少女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面色复杂至极:“好曲子!好曲子!我从未听过如此动听的曲子,唯有如此曲子才配得上这古筝,日后这古筝就送你了。”

    张百仁愣了愣,手中古筝怕不是有几百年历史,价值不可估量。

    “这曲子谁做的?”少女看着张百仁。

    “我做的”张百仁笑了笑,毫不引以为耻的据为己有。

    少女面色复杂:“好志向,你如此年幼却有与天下群豪争雄的决心,日后必非寻常人,大隋江山滚滚,英雄豪杰无数,必然有你一席之地。”

    张百仁手掌搭在古筝上,轻轻一叹:“千古英雄人物,大浪淘沙,我必然一枝独秀压天下。”

    “你小小年纪,脑袋里怎么装了这么多东西”少女瞪着张百仁,恨不得将张百仁脑袋刨开。

    “没办法,本公子脑袋天生好用”张百仁站起身抱住古筝:“我也该走了,小姐回去休息吧。”

    少女一双眼睛定定的看着张百仁,此时张百仁一袭粗布麻衣,背负着剑匣,看起来仪表不凡,少女道:“你肯定不是我家仆人,你是那家亲戚的后代,若论才学,怕我大哥与三弟比你都差多了。”

    张百仁闻言面带苦笑,没有多说,只是缓缓摘下了一片竹叶,一缕缕剑意流转:“潇潇落月无形剑,劝君孽海且回头。”

    一行小字雕刻在薄薄的竹叶上,张百仁道功之精湛,对于剑意的掌控已然步入化境。

    还不待手中竹叶送出去,少女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瞪着张百仁:“小女子绣宁,公子可莫要将我忘了。”

    张百仁一愣,动作僵滞在空中,一双眼睛愕然的看着眼前少女,这半大萝莉就是李秀宁?

    李渊府上称作绣宁,而且还是小姐的,貌似只有一个。

    少女笑着自张百仁手中拿过竹叶:“你是要送给我的吗?”

    张百仁回过神来连忙道:“我该走了。”

    “那你明日来继续找我玩,和你聊天绣宁感觉自己收获很大”李秀宁笑,整齐的牙齿仿佛是一颗颗珍珠。

    张百仁没有作声,转身离去。

    少女手中拿着竹叶,待到张百仁背影消失才低下头细细打量,然后猛然动作一愣,僵滞在哪里,面孔霎时间涨红,站在竹林中不知所措。

    潇潇落叶月无形剑,劝君孽海且回头。已经成为了张百仁的代号,只要出现这句诗,便代表着张百仁。

    “居然是他,这回丢人丢大了!”李秀宁跺脚,恨不得一头扎入泥土里不要出来:“这里是后院,他怎么进来的,这回要死了!要死了!”

    李秀宁羞红满面,转身就走:“不是说他只有八九岁吗?怎么看起来好像十三四岁了,一点都不比我小。”

    少女心事无人知晓,张百仁来到前院,李家父子摆好宴席,张百仁吃了酒席后轻轻一叹:“李大人,小侄还要前往太华山寻找孙思邈踪迹,多谢大人今日款待。”

    李渊点点头,也没有继续强迫张百仁叫自己岳父,少年人害羞也是正常的。

    “早点去也好,你母亲伤势拖延不得”李渊轻轻一叹:“有时间就来荥阳转转。”

    “小侄知道了”张百仁点点头,与李家兄弟抱拳一礼,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