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四百一十六章 气运加持,诛仙阵图

第四百一十六章 气运加持,诛仙阵图

    袁听了袁天罡的话,张瑾心中也此时起了心思,眼下袁天罡已经凝聚阳神,如何会吹捧一个都督?而且张百仁小小年纪便搬运河车,威震天下,想起来确实是不可思议。

    阳神真人可是要脸面的,即便见到当今天子那也是普通见礼罢了。

    “一命二运三风水,命运第一,能主宰大隋众生命运的不是仙人是什么?”袁天罡嘟嘟囔囔拍开阵图:“你按我吩咐调兵遣将,咱们布下阵法,外面的神机弩就成了瞎子,就算见神不坏强者闯进来,也讨不到好处。”

    楼阁上,张百仁长身玉立,头顶发簪传来阵阵凉意,一丝丝莫名之力进入神魂,不断滋润着张百仁的魂魄。

    庄园外

    群山之中,一群人看着庄园内逐渐模糊的景象,一位黑衣汉子道:“回禀主家,就说庄园内来了阵法高手,速速请人过来破阵。”

    站在楼阁,看着袁天罡调兵遣将不断布置阵法,张百仁心中一动:“这老小子倒有些本事,第一神棍果真不是吹的。”

    熬到天亮,再也没有什么动静,张百仁吸纳着太阳之力与草木生机,似乎不知疲惫一般,静静的站在楼阁上。

    袁天罡来到张百仁身边,将附近景色尽数收之于眼底。

    “道长这阵法不错,有几分把握?”张百仁道。

    “左骁卫的人都是军中好手,精锐中的精锐,就算见神不坏强者入阵,也摸不着东南西北,更何况张瑾修成金身,也不是好惹的,昨夜偷袭未能建功,便已经打草惊蛇,朝廷岂会坐视不理?”袁天罡轻轻一叹:“如今万事俱备,只差先生逆改命数了。”

    张百仁沉默,远处的深山中,四五位道人你看我我看你,低头不断刻画推演着阵图,过了一会才听其中一人道:“这阵法太复杂,想要找到破绽没有半年是休想。”

    “我倒无所谓,但怎么和主家解释啊?”

    “无能为力!解释什么?这阵法乃是上古大阵在经后人改良,玄妙万分变化无穷,关键这大阵是活的,想要破阵就要钻研出大阵的每一种变化,没有半年实在是休想。”

    阵法无法破解,顿时叫各大门阀人心惶惶,心中更加急切几分,终究是心有顾忌,不敢使出底牌。

    见神不坏武者各大家族未必没有,天下英雄豪杰无数,总归有那么几个幸运儿忽然悟彻其中关窍,但上京城有天子坐镇,若是惹的动静太大,惊动了杨广……。

    想到杨广如今仿佛炸了毛的猫,大肆杀戮卷起阵阵血腥,各大门阀世家沉默下来,现在大隋国力鼎盛,成为杨广一家之堂,门阀世家也不敢开口。

    三日时间转瞬即过,这一日张百仁正在楼阁上苦修,袁天罡坐在张百仁身边不断鬼画符不知道推演着什么。

    忽然间一阵欢呼在楼阁下响起,接着一股摇摇之光冲天而起,浩荡之气铺天盖地,儒家气运仿佛吃了春药般节节暴涨,半柱香的时间便已经将诸子百家压了下去。

    活字印刷与造纸术诞生,耀耀之光即便是袁天罡的大阵也阻拦不住,寻常人不可得见,但道行深厚的人眼中那冲天而起的光柱比之太阳更加耀眼。

    一时间天下风起云涌,各大势力俱都骇然失色,不知那处皇家庄园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听着下方的欢呼,张百仁便知道,造纸术成功了。

    不是古时候的劣质纸张,而是正宗二十一世纪的大白纸。

    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无自由,忽然间张百仁似乎感知到了冥冥中的气运之力,瞬间加持于己身,正在修炼诛仙四剑剑胎的张百仁猛然一惊,此时四道稳如泰山的剑胎居然气机交织,演化为了一方阵图。

    不错,确实是四把长剑演化为了一方阵图,四把长剑居然按照某种玄妙的感应组成了阵法。

    在气运之力的加持下,就像是得了催化剂,张百仁居然在四道剑胎中感悟出了阵法。

    诛仙四剑,有了阵法的诛仙四剑才是真正诛仙四剑,阵法玄妙、晦涩、似乎隐含了开天辟地古往今来的无数微妙之奥义,此时在冥冥中这股力量的加持下,张百仁居然在快速的解析、吸收,推演着阵图。

    运气确实是存在的,但运气只是催化剂,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天之前还有一个人谋。

    张百仁站在了楼阁上,陷入一种玄妙境界,似乎尘世已经远离,唯有那诛仙剑阵的奥义在不断自眼前流转而过。

    诛仙剑阵不单单是诛仙剑阵,更多的是关于四剑的感悟御使。

    张百仁此时忽然明白,自己对于诛仙四剑剑胎的理解太过于浅薄,诛仙四剑的玄妙犹若是天书,岂是自己能理解的?若非此时得了大隋、儒家气数加持,张百仁处于玄妙境界,绝对无法真正领悟到诛仙四剑的核心奥义。

    张百仁愣在那里,袁天罡也是一双眼睛呆呆的看着虚空中风起云涌的变数,一双眸子不断闪烁,似乎在推算着什么。

    此时下方人群吵闹,大儒王通老泪纵横,儒家大兴终于从自己的手中实现了,此功德足以载入史册,他王通日后封亚圣也未没有机会。

    看着楼阁上呆愣愣站立的张百仁,王通本来正要报喜,但随即脚步停住,满是认真的看着闭目忘物的张百仁,双目中满是惊骇之色:“坐忘!居然是坐忘!”

    坐忘也称之为天人合一!

    “都督,大喜!大喜啊!”张瑾满面欢喜的向着楼阁冲去,却被王通一把拦住:“闭嘴。”

    “怎么了?”王通一愣。

    “你且仔细看看”王通指着楼阁上闭目不语的张百仁,似乎对外界失去了感应。

    “怎么好像睡着了一般”张瑾一愣。

    “坐忘!小先生正在坐忘,你若敢扰了他机缘,便是陛下也饶你不得”王通面色凝重,脸上满是感慨。

    坐忘啊,那可是道家梦寐以求的境界,唯有庄子那种道家大宗师才有机会触及的境界。

    自古今来人类触及坐忘的有几人?

    老子、庄子,或许还有那么三五人,屈指而数。

    “坐忘!莫非袁天罡所说是真的,张都督当真要成仙?”张瑾脸上满是惊悚。

    “将造好的白纸秘密送入宫中,赶紧试验活字印刷,小先生这次坐忘也不知要多久,老夫还要去和天下儒生商量一番,我儒家大兴的日子到了”王通脸上满是激动之色:“还要恳请陛下开启皇家书库,大肆印发书册才行,我要将自家的书册也捐出来,为天下寒门士子开一条通天之路。”

    说完后王通坐不住了,开始准备向皇宫而去。

    钦天监

    看着城南冲天而起的无量之光,钦天监司正顿时大喜,猛地向着大殿外跑,却被门槛绊了个跟头撞得头破血流,却犹自没有发现一般,继续向着杨广寝宫而去。

    “陛下!陛下!大喜!大喜啊!”钦天监司正一路狼哭鬼嚎,不知惊动了大内多少高手、皇妃。

    “何事大喜?”杨广即便心有所觉,但却也不曾得到确切消息。

    这一个月张百仁等人在城南庄园办事,谁知杨广在深宫是何等难熬!珍馐美味犹如嚼蜡,以前百年的佳酿喝起来都不是那个味道。甚至于以往看起来靓丽无双的美人,此时也颇觉心中厌烦,没有了那个心思。

    此时遥遥听到钦天监司正的吼叫,杨广顿时坐不住了,猛然站起身看向了大殿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