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四百一十七章 九日坐忘

第四百一十七章 九日坐忘

    之钦天监司正‘噗通’一声扑倒在地,眼中满是狂喜之色:“大隋国运暴涨,城南庄园有异象发生,显然谋划是成了。”

    “当真?”杨广嘴角裂开。

    “此事下官岂敢欺骗陛下”钦天监司正狂喜道,丝毫不曾察觉到身上伤口的疼痛。

    “当浮一大白”杨广转身端起美酒一饮而尽。

    没让杨广等多久,就听宫门外有人奏报:“陛下,张瑾大将军遣人来传信了。”

    “速速叫其进来!”杨广脸上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激动。

    大隋国运节节暴涨,顿时叫各大门阀世家骇然失色,而儒家气运伴随着大隋国运居然压了诸子百家一头,简直有些令人难以置信。

    “怎么会这样!”琅琊王家,一位老者抬头看向上京城方向,眼中满是不敢置信之色:“大隋国运暴涨,儒家国运暴涨,为什么?到底为什么?”

    不单单是王家老祖的疑惑,更是天下所有门阀世家的疑惑,这一夜注定天下无数人寝食难安,砸碎了不知多少瓷器。

    城南庄园恰恰相反,此时的城南庄园一片严肃,张百仁静静的站在楼阁上,三日时间转瞬即过,第三日傍晚袁天罡睁开眼,双目中闪过纠结之色,似乎遇到了什么难解的题目般,皱眉思索着。

    待看到依旧沉浸于悟道状态中的张百仁,悄悄蹑手蹑脚的下了楼阁,此时庄园内秩序已经恢复,三日时间足以叫众人的激动化为平常心。

    “饿死贫道了,还请将军为我准备一点吃的”袁天罡离开楼阁便是一阵哀嚎。

    这三日时间大脑在无时不刻的推演着数数变迁,对其精气神的消耗不是一般大的大。

    张瑾对着一边的侍卫摆摆手,有侍卫领着袁天罡向后厨走去,张瑾看着依旧处于悟道状态的张百仁,眼中闪过一抹担忧之色:“不知小先生为何还不醒来,这般下去不等悟道成功,已经要被饿死了。”

    “你放心,这小子道功玄妙,定然是有大收获,绝对饿不死”王通摆摆手,打量着手中的白纸,露出一抹陶醉:“造化!造化啊!简直是巧夺天工。”

    时间悠悠流转,眨眼间便是八天的时间过去,待到第九天,此时的张瑾已经站在楼阁下寝食难安了,不断来回走动,一双眼睛时不时的看向楼阁,袁天罡抱着一本书籍坐在藤椅上不断摇摆。

    “先生,都督已经九日不曾进食,这样下去不会被饿死吧”张瑾忧心忡忡道。

    随着造纸术与活字印刷术出世,宫中的那位激动的恨不得立即将造纸神术传遍天下,可惜张百仁迟迟不曾醒来,如今张百仁在天家的地位简直无可取代。

    宫中每日催三五次,急的张瑾是焦头烂额,但却偏偏不敢上前打扰。

    正在二人说话之时,张百仁悠然睁开眼,露出一抹陶醉:“阵法之妙,如今我才真的了然,往日里总是看不起阵法,却是我井底之蛙了。”

    “小先生,你可终于醒了,再不醒来本官都想着将你推醒了”听到张百仁自语,张瑾兴奋的在下面喊了一声。

    迎着张瑾与袁天罡的目光,张百仁回过神来猛然站起身:“饿死我了!快点准备吃的!”

    张百仁脚步一软,差点栽倒在地,好在有侍卫机灵立即跑上楼去搀扶,将张百仁背了下来。

    “伙食早就准备好了,正等你下来呢”张瑾一挥手,立即有人吩咐厨子去准备伙食。

    袁天罡一双眼睛盯着张百仁:“先生道功通天彻底,简直难以想象居然坐忘了九日,不知先生收获几何?”

    说到收获,张百仁嘴角翘起,露出一抹得意笑容:“弹压天下间无数跳梁小丑指日可待。”

    有厨子端来伙食,宫保鸡丁、糖醋鲤鱼、红烧里脊、酱闷五花肉,张百仁大口吞食,脸上满是幸福之色。

    没有什么比饿极之时来一碗红烧肉更令人兴奋的了。

    化作饕餮将所有的食物都吃完,摸了摸鼓起的肚子,懒洋洋的躺在毒辣太阳下不想动弹。

    “先生请看”张瑾拿来一张洁白的白纸,仿佛是一片无暇的雪花。

    张百仁接过白纸,点点头:“不错!”

    “先生再看看这个”张瑾拿出一本书籍。

    张百仁接过书籍,油墨香气传来,缓缓掀开书籍,却见其中字迹方方正正,整整齐齐。

    张百仁双目中闪过若有所思之色:“莫非此书乃活字印刷术印刷出来的?”

    “不错,先生好眼力”张瑾拊掌称赞:“陛下这几天日日夜夜召集小先生入宫,王通广邀天下大儒汇聚于洛阳,欲要重振儒门之威,只待小先生醒来,陛下便将造纸神术传遍天下,到那时必然万民归心,天降祥瑞也!”

    张百仁目光始终平静,并没有太多激动,区区造纸术罢了,对于古人来说不可思议,但对于张百仁来说已经习以为常,并不曾觉得有什么值得兴奋的。

    “准备马车,本官洗漱一番回宫缴旨,日后城南庄园就交给将军照应了,本官的手下尽数撤离”张百仁慢慢站起身。

    张瑾闻言点点头,吩咐侍卫准备好洗澡水,洗了个冷水澡之后,才走出屋子,在这炎炎夏日里格外舒坦。

    袁天罡衣衫整齐的站在门外等着张百仁,见到张百仁出来,顿时咧嘴一笑:“贫道多谢先生,若无先生应允,贫道也不会踏入坐忘之境领悟出无数道理。”

    “你自己的机缘,干我何事?”张百仁看向袁天罡:“你若心怀感激,就替我去办一件事。”

    “督尉尽管吩咐,贫道绝不推辞”袁天罡郑重道。

    张百仁手中拿出一份密信:“按照书信的指引,去找一个叫武士彟的,本官所托尽数都在这密信中。”

    “贫道必然办妥”袁天罡接过书信。

    张百仁点点头,起身上了马车,向着皇城走去。

    才出庄园,张百仁就感觉到暗中一道道目光向着自己投来,这庄园外不知汇聚了多少密探,若非袁天罡阵法确实了得,只怕造纸术的秘密已经被人发现了。

    大隋国运暴涨,此事石破惊天,叫那些暗中消弱大隋国运的势力吐血三升,以往所做下的布置全都白费了有没有。

    事情经过九日的发酵,整个大隋都为之沸腾,不知多少势力都在疯狂的寻找着大隋气运暴涨的根源。

    造纸之术太隐秘,杨广压而不发,只能叫各家心急如焚,却没有什么好办法。

    坐在马车里,张百仁眼睛微微眯起,这次坐忘来的太突然,突然的一点准备都没有,机缘来了就是来了,在冥冥中某一种力量的作用下,居然触动了四道剑胎中的核心之谜,诛仙剑图无意中被激发出来,剑阵的力量被张百仁窥视。

    默然不语,诛仙剑阵太过于庞大繁琐,即便经过九日坐忘张百仁也只是粗略的感悟了阵图的冰山一角,不知有生之年能不能彻底悟透诛仙阵图。

    诛仙剑阵以雷法驱动,此雷法非彼雷法,乃是属于诛仙剑阵的雷法。

    想要御使诛仙阵图,还需冒着天险修炼雷法。

    没有雷法催动的诛仙剑阵,只是一个花架子。

    “雷法”张百仁眯起眼睛。

    雷法他当然有,还是四道剑胎自带,专门用来催动诛仙四剑的,这般神胎自带的雷法,亦可以称作是先天雷法,亦或者是大乘雷法。

    此雷法比之寻常雷法更加难练、更加危险,但若练成,好处也不知多了多少倍。

    ps:今天加更,明天加更,没别的说的,就是求一下订阅,前几天限免了……这几天求订阅,拜托了各位同学,有能力的尽量顶一下,哪怕签到赠币凑凑数据也是好的。